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十章 主场?

  
  秦然一腿踢出,就由一化十,几乎是瞬间带起了漫天腿影,仿佛是大海中的浪潮一般,将夜胫淹没了。
  不同于武器战斗,当秦然使用双腿时,完全就是依靠自身的力量、敏捷与体质。
  此刻秦然的力量和敏捷达到了SS+,体质则是ZZZ-,几乎是强Ⅰ的程度。
  而在超凡级别【徒手格斗.超凡双腿】力量属性、敏捷属性等级+4的加持下,力量、敏捷双双进入了新晋入阶的程度,或许是最弱的级别,但也是超过了平凡级,尤其是超凡特效【非凡双腿】更是令秦然在面对常规、有实质的生物时,可以获得攻击等级额外+1的程度。
  哪怕使用双腿攻击时,会消耗额外的体力,但却让秦然的双腿攻击稳稳的进入到了超凡行列。
  而且,这并不是全部。
  呼!
  漫天的腿影中,突然燃起了烈焰。
  熊熊的恶魔之炎,附着在秦然的双腿上,一次又一次的攻击着夜胫的防御。
  在突破人物模板极限的副本世界,秦然突破技能限制时获得的特效【非凡之力】更是能够让秦然的双腿灌注‘晨曦之力’或者‘恶魔之炎’,形成较强级别的额外攻击,或许攻击等级不高。
  但是当秦然与大师级的【百烈脚】配合时,225%的攻击速度,弥补了攻击不足的效果。
  特别是触发了【贝西卡踢腿术】的效果与【蓄力】特效时,更是如虎添翼。
  从第二次踢击开始到第五次踢击为止,秦然分别获得敏捷属性等级+1+2+3+4的判定,而当第四第五次踢击,更是再原有的基础上,又获得了力量、敏捷+3+4的加持,这一次的加持,令秦然的攻击变得越发凌厉、恐怖。
  哪怕夜胫的‘极夜’有着远超秦然攻击等级的防御,也变得左支右绌起来。
  量变会引起质变!
  数量,在任何时候都是不应该忽视的。
  更何况,此刻秦然面对的早已是不完整的‘极夜’了。
  咔!
  咔咔!
  连续的破碎声不断的响起。
  秦然能够感觉到‘极夜’的防御越来越弱。
  可心底却有一种极度的危险感升起。
  没有任何的犹豫,秦然径直抽身后退。
  就在秦然后撤的刹那——
  夜胫的一只手,擦着秦然的靴子底而过。
  没有触碰到秦然。
  可却让秦然不寒而栗。
  不是温度。
  是直觉。
  似乎只要被那只手触摸到,他就会死无葬身之地般。
  仿佛是为了证明秦然的猜测,下一刻,夜胫身上的气息就再次直线下降,比之前的合击和刚刚一连串攻击加起来还要多。
  而随着这次气息的下降,这个时候的夜胫,早已从最初的极度危险,变得不那么危险起来。
  虽然依旧超过秦然,但在秦然的感知中,对方却已经不是深不见底了。
  “Ⅳ阶!”
  秦然按照巨大城市的方式给予了对方定义。
  然后,秦然迅速的调整呼吸,准备下一轮的攻击了。
  秦然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以及隐藏在曙光中的‘收益’!
  对方会给他带来什么战利品?
  这样的猜测,只要想一想就会令秦然激动不已。
  同样激动的还有【狂妄之语】!
  能够斩杀如此强大的敌人,对【狂妄之语】来说,无异于获得了一块最好的磨刀石。
  它会越磨越利。
  它会越磨越强。
  最终,达到最初打造者梦想的程度。
  人,身体微微下压,如同一头下山的猛虎。
  剑,剑尖直直向前,就是猛虎的爪牙。
  而当这头猛虎扑出去的时候,必然是势不可挡的。
  夜胫似乎感受到了这样的气息。
  他双眼忌惮的看着秦然。
  然后……
  后退了。
  刚刚现阶段最强一击的失效,已经让夜胫彻底的放弃了现在冲入宫殿的打算。
  至于逃跑是否会有失颜面?
  从没有荣誉感的夜胫根本不在乎。
  不然的话,也不会使用各种鬼蜮伎俩来对付大沼了。
  只有在他强大的时候,他才会‘堂堂正正’的出现。
  一旦陷入劣势,夜胫从来都是先退走,再想办法。
  就如同此刻。
  在秦然还没有发动攻击的时候,夜胫就开始逃跑了。
  只不过,并不是转身就跑。
  而是双脚点地,身形不动的后退,因此,夜胫的面容还是冲着秦然的,并且,他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说出一番威胁的话语。
  “这一次是你运气好。”
  “但你不要忘记,这里只是暂时压制了我的力量!”
  “当我返回地面时,我的力量就会恢复!”
  “到了那个时候……”
  “你最好祈祷我可以大发慈悲的给你留个全尸!”
  一边说着,夜胫一边抬起了右手,做了一个割喉礼。
  无疑,夜胫已经恨透了秦然。
  是秦然的出现,才让他功亏一篑。
  不!
  我还没有失败!
  炎城内还有我的布置!
  如果利用的好,我还能够扳回一城!
  心底的想法,令夜胫后退的速度更快了。
  但一根蛛丝却更快!
  无声无息的,【魔尔朵思之丝】就出现在了夜胫刚刚完成割喉礼的右手手腕上,而另外一头则被秦然牢牢的抓在手中。
  接着,蛛丝开始急速的收缩。
  刚刚拉开的距离,瞬间缩小到了忽略不计,哪怕夜胫在下一刻就挣脱了蛛丝的束缚,但秦然已经一剑斩下。
  而这一次,夜胫可没有了‘极夜’做为防御。
  在秦然连续的攻击下,‘极夜’早已不堪重负,进入了即将崩坏的地步。
  面对着一剑斩下的秦然,夜胫只能使用,更加原始,他早已看不上的办法:使用‘极夜’的本体去招架。
  一柄通体黝黑,剑刃只有两指宽,却布满碎痕,足有1.2米长的长剑,出现在了夜胫的手中,他一挥手,长剑就架住了【狂妄之语】。
  铛!
  金属剑刃的交击中,夜胫脸色大变。
  因为,力量还是不对。
  还是太小了。
  马上的,夜胫就看到了秦然再次从双手变为了单手,看着竖在自己面前的左手,夜胫的脸都要扭曲了。
  他完全想不到,到了这个时候,秦然居然还在玩这种花样。
  呼!
  恶魔之炎又一次燃起。
  可还没有等恶魔之炎吞噬夜胫。
  一片黑暗出现。
  吞噬着一切光亮的黑暗。
  包括,恶魔之炎。
  刚刚出现的恶魔之炎,就这么的熄灭了。
  黑暗中,夜胫的声音清晰的传来。
  “你知道我为什么叫做‘夜胫’吗?”
  “因为,只有在夜晚,我才能够发挥出我最强的实力。”
  “特别是……”
  “黎明时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