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章 有病
    在秦然的注视下,‘铸剑师’艾斯利得的气息变强了一丝。
  
      很微弱。
  
      但确实是在变强!
  
      秦然眯起的双眼中带着审视。
  
      对于玩家自行变强这一点,秦然并不意外。
  
      因为,不论是【晨曦骑士锻体术】还是【瘟疫骑士锻体术】,只要时间足够,都能够达到这一点。
  
      不过,通过锻造这种外在的方式变强,秦然却是第一次见到。
  
      “某种秘术吗?”
  
      秦然暗自猜测着。
  
      但却很快收回了探究的目光。
  
      每个人都有着秘密。
  
      也有着保守秘密的权利。
  
      秦然这样,自然不介意他人也是这样。
  
      所以,秦然没有再去看‘铸剑师’艾斯利得一眼,就这么转身选择了离开。
  
      刚刚的一幕,足以告知秦然,对方不是他要找的人,
  
      那看似精湛的‘锻造技艺’,完全不适合修复‘极夜’。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对方的根本不是‘锻造’刀剑,而是在锻造自己,任何一柄长剑在对方的锻造中,都会成为对方的养分。
  
      放弃自己在上个副本世界中的最大收获,去成全一个陌生人?
  
      秦然表示自己做不到。
  
      “需要进入副本世界中寻找合适的铁匠吗?”
  
      秦然默默的想着。
  
      并且,回忆着他所经历副本中,哪个可能会出现类似的工匠。
  
      无疑【通灵者搭档】内是最有可能的。
  
      可是据他能够进入【通灵者搭档5】的副本世界,还有着【女王之盾3】【远古入侵3】两个副本世界的间隔,这样的时间说长不长,单说短的话,也绝对不断。
  
      因为,秦然无法控制他在【女王之盾3】【远古入侵3】内经历什么任务,所需要多长的时间。
  
      或者,更加简单点说,他无法推测自己会遇到什么。
  
      每一个副本世界,展现在每一个玩家面前的总是冰山一角。
  
      只有经过挖掘,才能够看到这个副本世界的一丝真相。
  
      可随之而来的,必然是一次次的危机。
  
      但秦然可不会因为危机就改变自己早已决定的副本进行方式。
  
      不仅是因为,他体会到了这种进行方式的好处,还因为他面对的对手,让他没有了选择的余地。
  
      诡秘异常的‘掮客’。
  
      神秘无比的‘守护者’。
  
      不论哪一个,都有着比他更长的游戏时间,都有着比他对地下游戏更深刻的了解。
  
      有着这样的对手,还选择保守的话,那真的是和找死差不多了。
  
      思考中的秦然虽然近乎全神贯注,但依旧习惯性的保持着应有的警惕。
  
      所以,当身后传来气息变化时,秦然立刻察觉了。
  
      同样察觉到的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恶意目光。
  
      不是‘铸剑师’。
  
      是其他人。
  
      “2567?”
  
      “‘黎明之剑’?”
  
      ‘铸剑师’略显沙哑的声音中,一股锋锐的气息出现在对方的身上,如同真的刀剑出鞘般,寒芒四射,令人战栗。
  
      “嗯。”
  
      秦然没有转身,甚至,停下的脚步都继续前进。
  
      至于那锋锐的气息?
  
      秦然根本就是无视。
  
      对于秦然来说,这样的锋锐,真的就和微风拂面差不多。
  
      不用在意。
  
      也不值的去在意。
  
      他在意的是那道恶意目光所在。
  
      对方很擅长隐藏。
  
      以至于秦然能够察觉到对方的目光,却无法确认对方所在。
  
      “有趣。”
  
      ‘铸剑师’沙哑的声音变得清亮起来。
  
      显然,长久没有说话的对方,此刻的声音才是原本的声音。
  
      而随着这样的声音,一股越发锋锐的气息开始显现。
  
      假如之前出鞘的是普通刀剑的话,那么这个时候就是一柄堪称利器的刀剑了,但这样的利器很快就被‘折断’了。
  
      因为,一股灼热、混乱的气息猛地出现在了秦然的身上。
  
      当那灼热升起的时候,利器瞬间溶解。
  
      没有一丝涟漪。
  
      生不起一点波澜。
  
      整个过程无声无息的,宛如喝了一口水。
  
      秦然依旧没有回头,脚步继续响起。
  
      “太有趣了。”
  
      ‘铸剑师’清亮的声音浮现了一丝丝的兴奋,可还没有等他有所行动,天空中就响起了一声炸雷。
  
      不,是宛如炸雷的吼声!
  
      吼!
  
      天地间充斥着硫磺味道中,灼热让周围的空气开始扭曲、变形。
  
      一道巨大熔岩的身躯变得若隐若现。
  
      笔直而上的角,随着俯视,而割裂空气。
  
      烈焰的双瞳,带着暴虐与杀意。
  
      呼!
  
      灼热的气流吹动着‘铸剑师’的面容、发梢、衣物,他的发梢甚至已经出现了焦糊的感觉。
  
      可‘铸剑师’丝毫没有在意。
  
      他兴致勃勃的盯着那道恶魔的虚影,拿着铁锤的手掌不自觉的就握紧了。
  
      但,马上的‘铸剑师’就皱起了眉头。
  
      他想到了他一直以来的目标。
  
      新的对手,让他兴奋。
  
      不过,他不会忘却老的对手。
  
      他不是一个喜新厌旧的人。
  
      所以,‘铸剑师’强忍住与眼前值得一战对手的战斗。
  
      “等我完成一次战斗后,能够和我一战吗?”
  
      清亮的声音中满是期待。
  
      “没兴趣。”
  
      淡漠的回答中,前行中的秦然抬起了左手,烈焰凝聚,恶魔之炎如同一颗流星砸向了远处。
  
      他找到了那道恶意的目光所在。
  
      就在‘铸剑师’想他发出一战邀请的时候,那道恶意目光中的恶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对方再打什么主意,秦然一清二楚。
  
      与身后只想要战斗的‘铸剑师’不同,对方是抱着让两人两败俱伤后,捡便宜的想法。
  
      对于这样的人,还需要说什么?
  
      轰!
  
      炎浪翻滚,躲藏在远处的窥视者,连哼都没哼一声,就化为了灰烬。
  
      而看着那翻滚的炎浪,‘铸剑师’更激动了。
  
      他迈开步子,向着秦然追去。
  
      “一柄传说武器,之后,和我打一场!”
  
      ‘铸剑师’说道。
  
      “没兴趣。”
  
      秦然再次回答着。
  
      同时,前行的脚步越发的快速了。
  
      不仅快速,还带着【暗之匿行术】的技巧,光影闪烁间,秦然就消失不见了。
  
      ‘铸剑师’愣了愣。
  
      然后,发生大笑。
  
      “太好了!”
  
      “实在是太好了!”
  
      “又一个值得期待交手的目标!”
  
      “这样的生活太美好了!”
  
      大笑声中,这样的声音传出老远,清晰的落在了远去的秦然耳中。
  
      “有病。”
  
      秦然给予了最为忠恳的评价后,登上了返程的类火车。
  
      不过,就在秦然坐下的瞬间,私信的提示音却响了起来。
  
      j.佩雷尔曼:听说您在找修复武器的工匠?
  
      j.佩雷尔曼:如果不介意的话,来我这里看看,想比不会让您失望的。
  
      ……
  
      当秦然点开私信时,信息内容出现在了眼前。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