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三章 引
    听到士兵的禀告后,在场的人神情不一。
  
      秦然面容保持着习惯性的冷漠、淡然。
  
      玛丽则浮现了厌恶。
  
      希林伯爵却面带鄙夷。
  
      要知道,在胜利的消息传出来之前,那位威尔老伯爵派出的传令兵亲口告诉过在场的人,对方所带领的援军距离勒尔德里还有四天的路程,而在胜利的消息才传出两天后,对方就已经来到了勒尔德里城下二十公里处。
  
      “两天赶了四天的路,威尔老伯爵真是统兵有方。”
  
      “这样的速度,也真是让人佩服。”
  
      玛丽这样的说道。
  
      话语中满是讥讽。
  
      在秦然的面前,玛丽没有任何掩饰自己想法的意思。
  
      至于一旁的希林伯爵?
  
      很抱歉,在看到秦然的时候,剩下的人,玛丽自动忽略了。
  
      “你打算怎么做?”
  
      秦然问道。
  
      他并不打算在这些事情上过多的干涉。
  
      因为,秦然很清楚,玛丽是沃伦的继承者,最终,她会成为沃伦的女王。
  
      而他?
  
      不可能时时刻刻的待在她的身边。
  
      “我?”
  
      玛丽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就想要询问秦然,可马上的,聪明的王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秦然两次的‘外出’,足以给玛丽提醒。
  
      虽然她很想要和秦然一起游历,但是从小受到的教育,却让她无法舍弃自己的职责。
  
      矛盾,让年轻的王女沉思。
  
      但很快的,年轻的王女就抛开了这些。
  
      至少,秦然现在就在她的眼前,不是吗?
  
      那么……
  
      “我希望单独见到这位老伯爵,并且给予他嘉奖。”
  
      玛丽这样的说道。
  
      “最好是在勒尔德里。”
  
      停顿了一下后,玛丽又补充道。
  
      啪、啪啪。
  
      希林伯爵轻轻鼓掌,看向玛丽的目光中出现了赞叹。
  
      将威尔老伯爵与两万援军以嘉奖的名义分开,控制在自己的手掌下,能够想出这样的方式,并不奇怪。
  
      可考虑到玛丽的年纪,却又难能可贵了。
  
      “我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那位老伯爵了。”
  
      “上一次见面,还是数年前。”
  
      希林伯爵感叹着。
  
      当然了,这样的感叹,还是充斥着嘲讽。
  
      而且,自始至终的,这位年轻的伯爵都没有担心那位老伯爵不会前来。
  
      毕竟……
  
      希林伯爵看了看玛丽身旁的秦然,突然在心底为那位许久不见的老伯爵哀叹起来。
  
      恐怕这个时候,对方也是难以抉择吧。
  
      是将自己置于旁人的掌控呢?
  
      还是选择面对一位一人抵一军的强者呢?
  
      换做是他,也是无比头疼的。
  
      在传令兵将消息带给威尔老伯爵的时候,沃伦营地中,一支车队开始缓缓驶出。
  
      这支车队由一队原雷霆要塞的护卫护送,秦然、希林伯爵随行。
  
      整支车队唯一的马上上,詹姆士八世躺在一张软床上,本就苍白的面容,在此刻阳光下显得越发的苍白了。
  
      所有人都能够看得出,这位国王陛下即将油尽灯枯,随时可能逝去。
  
      但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提出来。
  
      一场大胜的前提下,足以掩盖诸多的不足。
  
      哪怕这位陛下曾经的软弱,妥协,都在这一刻被胜利的光彩所遮掩了。
  
      起码,他还算是一位仁慈的陛下。
  
      玛丽坐在软床前低声细语的照顾着自己的父亲。
  
      秦然和希林伯爵双骑走在一旁。
  
      “我希望和您能够达成一道协议。”
  
      看着身旁的秦然,希林伯爵很干脆的说道。
  
      这一次,在没有了玛丽的打扰后,这位年轻的伯爵,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希望获得蛇派最高奥义。”
  
      “我知道这个请求很无礼,但请您相信我,我没有任何的恶意,我只是希望借助蛇派的最高奥义完成我家族中的秘术:蛇化龙!”
  
      “这是我追踪先祖步伐的唯一机会了。”
  
      “请您答应我的请求。”
  
      “为此,我愿意将所有的家族秘术与您共享,并且我可以答应您三个不违背希林家族荣耀的要求。”
  
      年轻的伯爵,一脸诚恳的看着秦然。
  
      蛇派最高奥义?
  
      秦然一愣,随即就想到了在与‘草原之王’交战时,【蛇王之戒】激发的属性【蜕皮】。
  
      无疑,眼前的希林伯爵对此产生了什么误会。
  
      不过,秦然却没有解释。
  
      面对只比陌生人好一点的希林伯爵,秦然自然是习惯性的保留,但对希林伯爵提出的希林家族秘术,秦然又十分的有兴趣。
  
      因此,略微沉吟后,秦然说道。
  
      “我需要考虑。”
  
      “当然!”
  
      “这样的事情,必须要考虑!”
  
      没有被一口回绝的年轻伯爵当即大喜过望。
  
      最糟糕的情况没有出现,就足以代表着有希望完成他的夙愿。
  
      只要他表现出足够的真诚!
  
      想到这,年轻伯爵暗自做出了某个决定。
  
      身旁年轻伯爵的想法,秦然没有去关注,在对方提到‘蛇派’时,秦然就想到了那位漏网之鱼的蛇派首领。
  
      并且,很自然的从对方身上,联想到了到那七张羊皮纸。
  
      秦然有相当的把握,对方不会放弃那七张羊皮纸,只需要以此为诱饵,对方一定会出现。
  
      不过,相较于这种方式,秦然还有更好的办法。
  
      嘎!
  
      一道命令发出,与秦然心意相通的火鸦发出一声鸣叫,如同一道闪电般飞入了勒尔德里。
  
      火鸦虽然神奇,但还达不到在十万人口的城市中锁定某个目标的程度。
  
      可反其道而行之,却是完全可以的。
  
      火鸦无法锁定某个目标。
  
      但让某些人锁定火鸦却是没问题的。
  
      例如:鸦派!
  
      那位富有野心却没有相应能力的马克西姆,在看到火鸦后,必然会来找他。
  
      对方的性格早就决定了这件事。
  
      而利用对方去寻找蛇派,则是再合适不过的事情了。
  
      还有什么是比朋友更了解你的吗?
  
      那一定是敌人了!
  
      鸦派、蛇派这对宿敌,如果没有相互盯梢的话,秦然是说什么都不信的。
  
      车队安然无恙的驶入了勒尔德里,进入了王宫。
  
      同样的,一个消息也进入了王宫。
  
      “你说什么?”
  
      “那位威尔老伯爵被刺杀了?”
  
      秦然看着眼前的传令兵,眉头一挑。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