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四章 试探?
威尔伯爵有所反应,秦然并没有意外。
  
  在玛丽已经出招的前提下,那位素有‘狐狸’之称的威尔伯爵如果不做出反应的话,才是让人奇怪的事情。
  
  不过,对方的‘遇刺’却让秦然感到惊讶。
  
  以死相逼,可不是什么好的应对方式,秦然不相信对方会放弃权势、地位去做一个‘死人’。
  
  除非对方别有所图。
  
  至于图谋什么?
  
  一切都是显而易见的。
  
  “对方很清楚,以自己的身份,一旦遇刺身亡的话,身为沃伦继承者、王女的玛丽必然需要去查看、拜祭,而在这种大战刚刚结束的时候,即使是出于安全考虑,我也必然会随行。”
  
  “所以,除了玛丽之外,我也被当成了目标吗?”
  
  “甚至可以说……”
  
  “我才是最主要的那个!”
  
  秦然眯起了双眼。
  
  在正常情况下,以往日里那位老伯爵油滑的作风,很难想象对方会直接胆大到破釜沉舟的做出这样的事情了。
  
  简单的说,对方必然有所依仗。
  
  而这个依仗,必然强大到对方认为能够对抗他的程度。
  
  “会是谁呢?”
  
  秦然一边猜测着隐藏在暗中的人,一边看向了玛丽。
  
  还未成年的王女也在看着秦然。
  
  在这位王女的眼中,没有担忧、害怕,有着的只是思索。
  
  很显然,玛丽也发现了老伯爵‘遇刺’的不简单。
  
  “我认为我们需要从长商议。”
  
  一旁的希林伯爵这样的说道。
  
  对于这样谨慎的提议,秦然从不会反对,假如没有‘保证30天内玛丽顺利登基成为女王’这条主线任务的话,秦然还有更加妥当的方式。
  
  例如:依靠鸦派来打探消息。
  
  在草原人的大营中,鸦派有着探子,那么在南方援军中,秦然相信这样的探子也是存在的。
  
  而现在?
  
  却必须要用另外一种较为冒险的方式了。
  
  因为,他没有更多的时间去调查南方援军究竟有了什么样的布置。
  
  他只能以身为饵,引出那些布置。
  
  或者是,某些人。
  
  不过,在此之前,秦然还是征询了玛丽的意见。
  
  “玛丽?”
  
  “听你的。”
  
  王女很干脆的说道。
  
  她对于秦然的信赖,早已超出了他人的想象。
  
  “太冒险了。”
  
  “至少应该再从雷霆要塞营地中调来一支骑兵才行。”
  
  希林伯爵劝阻着。
  
  可这样的劝阻,对于秦然、玛丽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
  
  “一支骑兵?”
  
  “除非在数量上直接压过南方的援军,不然根本就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我一个人行动,反而会更加的方便。”
  
  秦然摇头道。
  
  “是两个人。”
  
  玛丽强调着。
  
  对此,秦然笑着点了点头。
  
  “算我一个。”
  
  希林伯爵也跟着说道,但是却被秦然拒绝了。
  
  “勒尔德里需要一个能够镇守的人。”
  
  “你是最恰当的人选。”
  
  秦然这样说道。
  
  “父王暂时拜托给您了,伯爵阁下。”
  
  玛丽同样说道。
  
  “如您所愿,殿下。”
  
  年轻的伯爵立刻行礼。
  
  稍后,一支仅有寥寥数人的车队驶出了勒尔德里的王宫。
  
  年轻的伯爵,注视着车队离去,直到完全看不到了,这才转身返回王宫,开始安排侍卫和巡逻兵。
  
  对于秦然、玛丽交付给的任务,年轻的伯爵可不会掉以轻心。
  
  调虎离山这句话,眼前的世界虽然没有,但类似的谚语却不知道有多少。
  
  为了希林家族的荣誉,年轻的伯爵郑重以待。
  
  ……
  
  南方援军驻扎在勒尔德里以南二十公里的地方,在晴朗的天气下,这硕大一片营地,在车队驶离勒尔德里后,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了。
  
  玛丽站在车上看了一眼那片营地后,就转身返回了车厢。
  
  她怀抱着几近与她一般高的【荆棘之剑】,微眯着双眼,那模样与秦然思考时,有着几分相像。
  
  不单单是这个时候,很多时候,玛丽都在模仿着秦然的一些小动作。
  
  说话、行走,坐卧都是如此。
  
  并不完全是对强者的崇拜。
  
  还有着未成年人对父辈的学习。
  
  家庭中,儿女之所以会像父母,大都是这种学习的缘故,相同的生活环境,类似的食物,不知不觉中,一切就变得极为相像起来。
  
  这就是一种传承。
  
  事实上,大部分的家庭传承都是这样的。
  
  而在眼前的世界中,传承远远不止家庭。
  
  听着玛丽极有节奏的呼吸,秦然不由扫了一眼。
  
  他听得出,那是一种修炼方式。
  
  不过,秦然并没有过多的询问,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
  
  玛丽有。
  
  他也不例外。
  
  而且,远比玛丽想象中的还要多。
  
  没有发出一点声息,秦然走出了车厢,坐在了车夫一侧。
  
  “大人。”
  
  驾车的蛇一,隐隐聚拢在车旁的芬克、托斯塔极为恭敬的说道。
  
  这样的恭敬早已超乎了之前的那些士兵,被【梅斯丽之戒】控制后的蛇派持剑者与骨干,在秦然离开后,不仅依旧按照秦然的吩咐保护着王女,而且做得相当不错,根据芬克、托斯塔悄悄递来的信息看,他们三个至少替玛丽解决了四次刺杀。
  
  刺杀来自哪里,没有秦然命令无法离开玛丽身边的三人不知道,
  
  “刺杀吗?”
  
  秦然低声念叨着,双眼却看向了前方道路一侧。
  
  勒尔德里是沃伦的首都,相较于乡下的泥泞土路,这里的道路不仅平整,还很宽敞,足以容乃两辆四轮马车并排而行。
  
  而此刻,前方的道路上,一辆两轮马车横着倾倒在了那里。
  
  翻过来的车身,让人清晰的看到车轴断裂。
  
  一匹拉车的驽马拴在了道路旁的一棵树上,正低头吃着路旁的青草。
  
  地上还有散落着的行礼。
  
  一些打包好的金银器皿,还有一些衣服。
  
  很显然,这辆马车应该是属于离开勒尔德里后听到沃伦士取得胜利后,返回的逃难者。
  
  只是……
  
  道路上只留下了马、马车和行礼。
  
  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
  
  不需要秦然吩咐,随行的芬克就立刻前去查探。
  
  而就在芬克查探的时候,一抹略带审视的目光从一侧的森林中射出,径直落在了秦然的身上。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