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五章 猿
审视的目光自认为隐蔽,但在秦然此刻SSS+的感知下,却是无所遁形。
  
  受着对方那种上上下下,仿佛是在杂货店挑选商品的目光,秦然貌似悠闲的靠在了车厢上。
  
  哪怕随后又发现了数道同样自认为隐蔽的气息,秦然的动作也没有任何的改变。
  
  不过,坐在他身旁的蛇一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一同消失的,还有托斯塔和前去查探的芬克。
  
  “2567,怎么了?”
  
  车厢中,敏锐的玛丽明显发现了气氛不对。
  
  “没事。”
  
  秦然淡淡的说道。
  
  处于对秦然的信任,玛丽没有追问,又一次沉浸在了与【荆棘之剑】的沟通之中,而在车厢外,一场无声无息的战斗开始了。
  
  淡淡的鲜血味,弥漫在周围。
  
  一道身影在鲜血味道弥漫的时候,突然冲出了树林,如同是一道离弦之箭,直奔秦然而来。
  
  然后……
  
  被一柄窄刃长剑刺穿了胸膛。
  
  隐藏在阴影中的【蒲公英之穿刺】如同是一个最优秀的刺客,不仅隐匿无踪,还干脆利落。
  
  噗!
  
  被刺穿的胸口人影不可置信的低头看着【蒲公英之穿刺】。
  
  但【蒲公英之穿刺】可不理会这些,径直飞出,掠过了对方的咽喉。
  
  噗!
  
  鲜血喷散间,人影尸首分离。
  
  蛇一、托斯塔、芬克也在这个时候返回。
  
  没有一人挂彩。
  
  “一群业余的家伙。”
  
  芬克评价着。
  
  “实力不错。”
  
  然后,又跟着补充了一句。
  
  托斯塔在旁点头,赞成着芬克的说法,蛇一则开始检查被【蒲公英之穿刺】所击杀的尸体。
  
  最终,摇了摇头。
  
  不是他所熟识的人,也没有任何熟悉的标记。
  
  “将那辆车搬开,我们继续前进。”
  
  秦然这样吩咐着。
  
  蛇一三人立刻的行动起来。
  
  同样行动起来的,还有那向秦然投来审视目光的人。
  
  对方小心,而又缓慢的靠近着马车。
  
  那种有别于一般【潜行】的技巧,令蛇一三人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对方,看着处理拦路马车的蛇一三人,对方不由一笑。
  
  一切都如同他计划的那样。
  
  蛇派三人被牵制。
  
  秦然也处在‘战斗胜利’后的空隙。
  
  他们绝对不会想到,那些人只不过是一些诱饵。
  
  他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行动者。
  
  近了!
  
  更近了!
  
  看着眼前的车厢,他的耳边甚至能够听到那位王女的呼吸。
  
  对于这位年幼的、无辜的王女,他是深表同情的,但是一想到那位嘴里的东西,他马上舍弃了那无谓的同情。
  
  同情?
  
  能够让他活到今天吗?
  
  同情?
  
  能够让他如同‘草原之王’般,掌握原力吗?
  
  不能!
  
  只要!
  
  只要抓住了这位王女,那件东西就能到手!
  
  到时候,我就是……
  
  这位的手掌触碰到了玛丽所在的马车,但是还没有等他冲进去,劫持玛丽,就站立在原地不动了。
  
  因为,他听到了一抹呼吸。
  
  来自身后的呼吸。
  
  想也没想,一柄黯淡无关的匕首,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直刺身后的人。
  
  然后……
  
  刺空了。
  
  不仅刺空了,他甚至连对方的身影都没有看到。
  
  有着的,只是又一次来自身后的呼吸。
  
  汗水不可抑制的从额头出现。
  
  这位突袭者又一次的向后直刺,毫不意外的这一刺又刺空了,但突袭者却没有停留,在刺空后,就直奔玛丽所在的马车。
  
  他要撞破马车车厢,劫持玛丽。
  
  不论那个人是谁。
  
  有人质在手,对方必然会忌惮。
  
  抱着这样想法的对方,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速度。
  
  不过,就在他即将撞在车厢上时,车厢的门从里面打开了。
  
  黑色的身影在阳光照耀的刹那,展露出越发深邃的黑色。
  
  但突袭者却是面色大变。
  
  “2567!”
  
  对方惊呼。
  
  他不明白为什么应该落入他圈套的秦然会出现在这里。
  
  就如同他不明白双方真正的实力差距一样。
  
  “看着我的眼睛。”
  
  随着这样一句话,加纳德彻底的失去了所有想法。
  
  流派试炼不重要了。
  
  原本的目标也不重要了。
  
  在他的心中,眼前的人就是他一生追寻的人。
  
  “大人。”
  
  加纳德单膝跪地。
  
  ……
  
  车队再一次的启程,新加入的加纳德并没有跟随车队,而是隐匿于一旁的森林,对于猿派出身的加纳德来说,森林就是最好的主场。
  
  他在其中可以发挥最大的能力。
  
  不论是战斗,还是侦查。
  
  而秦然再次坐到了蛇一旁边。
  
  “猿派吗?”
  
  他这样低声自语着。
  
  加纳德来自猿派有些出乎秦然的预料。
  
  但真正令秦然在意的是加纳德竟然是从佩里克娜嘴中得知有关【未知的羊皮纸】这件事的。
  
  当然了,加纳德就是佩里克娜选取的目标。
  
  不然的话,佩里克娜怎么会将【未知的羊皮纸】的事情告知对方。
  
  那位蛇派首领期望借着他的手干掉加纳德,好让猿派对他下手,然后,对方再浑水摸鱼。
  
  至于用【梅斯丽之戒】控制加纳德?
  
  那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梅斯丽之戒】因为玛丽的姑姑那位简妮.詹姆士而在眼前的副本世界被广为人知,对这枚戒指有着觊觎之心的,绝对不在少数。
  
  更不用说是流派中人了。
  
  必然会在觊觎之中,做出防备,用某些手段检测是否被【梅斯丽之戒】控制。
  
  秦然完全可以想象,在加纳德出发的时候,那位蛇派首领就已经开始联络猿派的人了。
  
  对方不需要添油加醋。
  
  只要略微隐去事实,就足以让猿派的人向他出手。
  
  不论是因为门人,还是因为【梅斯丽之戒】。
  
  “水猿、火猿、剑猿吗?”
  
  秦然想着刚刚从加纳德嘴里得到的有关猿派的消息。
  
  不同于凋零的蛇派、鸦派,猿派是传承完整的。
  
  除去普通的门人外,大致分为三支:水猿、火猿、剑猿。
  
  而在三支之上,还有……
  
  白猿!
  
  加纳德不是三支,更不会是白猿。
  
  事实上,对方正是为了进入水猿、火猿、剑猿三支才出门游历,然后被佩里克娜利用的。
  
  根据加纳德所说,猿派三支的领导者每一个都是一人敌一军的存在。
  
  至于白猿?
  
  那就不是加纳德这个普通门人能够接触到的了。
  
  “白猿有多强?”
  
  “和‘草原王者’一样?”
  
  “还是……”
  
  “要超过对方?”
  
  在秦然的猜测中,远处的南方援军营地,已经越来越近了。
  
  一股不详之气,在营地上空盘旋,翻滚,如同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