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六章 温暖
    不详之气,无形无质,但却令一行人有着极为明显的压抑感。
  
      芬克、托斯塔同时一皱眉,停下了脚步。
  
      蛇一则疑惑的看向了天空。
  
      加纳德从森林中走出,面色凝重。
  
      很显然,实力稍弱的芬克、托斯塔只是本能的发现了不对,较强的蛇一已经能够察觉到什么,而最强的加纳德则明显隐约看到了什么。
  
      “大人,不对劲。”
  
      加纳德身如灵猿,两个纵跃就来到了马车旁,低声对着秦然禀告着。
  
      秦然微微点头,SSS+的感知,足以让他看得清清楚楚。
  
      帐篷连绵,旌旗招展的南方援军营地上空,那股令他皱眉的气息如同乌云一般翻滚不休。
  
      黑漆漆、乌压压一片,犹如一头看不清身影的怪兽,准备吞噬下方的南方援军营地,但在军营中却又一切正常,仿佛根本没有感觉到头顶的变化。
  
      “这就是你的依仗?”
  
      秦然低声自语中,轻轻敲了敲车厢。
  
      咚、咚咚。
  
      极有节奏的敲击声中,玛丽走下了马车。
  
      敏锐的王女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是什么力量?”
  
      玛丽皱眉看着秦然。
  
      “你的那位姑母来自哪里?”
  
      秦然笑着反问道。
  
      “幽森?”
  
      “诅咒的力量!”
  
      未成年的王女瞬间反应了过来,但随即脸色就是一变。
  
      如果说诸多力量中,什么样的力量最让忌惮的话,诅咒的力量绝对是名列前茅的,那种无形而又诡异的力量,在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让人为之色变。
  
      “一切有我。”
  
      秦然抬手摸了摸玛丽的头顶,这样的说着,目光则看向了芬克。
  
      后者立刻明白了过来,整理了一下衣物,拍马向着南方援军的大营而去
  
      玛丽王女的身份,理应获得迎接,而不是径直进入营地。
  
      这是沃伦继承者的荣誉。
  
      呜、呜呜!
  
      响亮的号角声从南方援军营地内响起,一支盔明甲亮的骑兵队伍迅速的冲出了营地,位列辕门两侧。
  
      厚重的鹿角、路障被一一挪开。
  
      一条猩红的天鹅绒毯子就这么从大营中铺出,一群衣着华丽的大人物们踩着毯子,从中走了出来。
  
      他们没有停留,而是径直迎到了玛丽的面前,纷纷躬身行礼。
  
      “见过殿下。”
  
      这一群人总共有十位。
  
      其中最熟悉的自然是詹姆士八世的顾问博思科,对方此刻正冲着秦然挤眉弄眼,嘴角不停的瞥向身侧的两个年轻人。
  
      这两个年轻人面容极为相似,除去一个蓄有胡须外,都是全套的金属盔甲,腰间带着长剑。
  
      秦然的目光从两个年轻人身上扫过,没有任何的停留很自然的向后看去。
  
      六个高矮胖瘦,年龄各自不同的男子,恭敬的站在那里。
  
      在胸前盔甲处,烙印着不同的家徽。
  
      而在六人的身后,则是一位上了年纪的长者,相较于前面这些人,这位老者不仅身穿的是褐色的布袍,而且面容还十分平静,没有似乎的紧张。
  
      对比之前得到的信息,秦然很快就分辨出了在场剩余人的身份。
  
      两个年轻人是威尔伯爵的两个儿子。
  
      对方身后的六个人则是威尔郡下的六位男爵。
  
      而那位老者则是威尔郡的另外一位伯爵——有名无实的那一位。
  
      经历过一次真正战阵的玛丽,面对着一群全副武装的成年男子,没有丝毫的怯场,相反,她从容的目光,却让这群人中的几位感到了不安,尤其是那位威尔老伯爵的次子,被自己父亲、兄长保护的极好的年轻人一开始看向玛丽的目光是饶有兴致的那种,但是当接触到玛丽目光后,这位次子的目光下意识的就是一缩。
  
      不过,马上的,当发现自己这种退缩后,身为男人的尊严,让他就要反击。
  
      只是……
  
      当他鼓起勇气再次看向玛丽的时候,他看到了一道黑色的身影。
  
      淡然、冷漠。
  
      冰冷的感觉,在他看到对方的瞬间,就从心底升起。
  
      他,似乎听到了亡者的哀嚎。
  
      他,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
  
      他,脸色变得苍白。
  
      他,脚步不停的后退。
  
      一直到撞到了身后的某位男爵时,才停下。
  
      而到了这个时候,这位伯爵次子才发现,并不是他一个人这样,在场所有的人,除去博思科外,都是一副模样。
  
      包括,他那位强大的兄长。
  
      老伯爵的次子咽了口口水,想要润湿一下干涩的喉咙,再准备说些什么,可还没有等到他开口。
  
      玛丽就微微点头。
  
      “嗯。”
  
      充斥着鼻音的回应,带着未成年王女的骄傲。
  
      恰到好处的,秦然轻抬一条手臂,放在了玛丽面前。
  
      玛丽抬起手掌,放在上面,迈步而行。
  
      秦然缓步跟上。
  
      两人腰背挺直,步履一致,淡淡的威势从秦然身上散发出来,令挡在前方的南方援军的大人物们不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路。
  
      当两人走上了天鹅绒的地毯时,这些大人物才回过了神,纷纷面色不善的跟了上去。
  
      他们认为受到了侮辱。
  
      习惯了在自己领地受到敬仰的他们,将一道道目光看向了老伯爵的长子。
  
      赛尔德感受到了这些目光。
  
      不过,他并没有着急。
  
      和他那位不成熟的弟弟相比较,赛尔德多出的可不单单是胡子,还有耐心。
  
      他先是用目光一一回应着领地内的贵族们,然后,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留在原地没动的博思科和那位废物伯爵。
  
      对于这两人,赛尔德不会更多的关注。
  
      就如同他不会去关注路边的狗是怎么回事一样。
  
      甚至,在赛尔德心中,这两人还不如秦然带来的随从。
  
      至少有两个还不错。
  
      目光扫过停留在马车旁的芬克、托斯塔,赛尔德这样的评价着。
  
      至于蛇一和加纳德?
  
      一个车夫和一个仆人,显然不值得他去关注。
  
      收回目光,自认为十拿九稳的赛尔德加快了脚步。
  
      他来到了玛丽的身后,不足两步远的地方。
  
      “殿下,感谢您能够抽出时间……”
  
      “2567,这里的阳光好黯淡。”
  
      赛尔德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玛丽打断了。
  
      听着玛丽没头没脑的话语,赛尔德一愣,周围的南方贵族们也是一愣。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行走间的秦然抬起了左手。
  
      呼!
  
      烈焰升腾,恶魔咆哮。
  
      一团恶魔之炎如同流星般飞向了天空,撞在了那乌云般的不详之气中。
  
      轰!
  
      炎浪翻滚,恶魔之炎所过之处,不详之气被焚烧的一干二净。
  
      Ⅲ级别的恶魔之炎,面对刚刚入阶的不详之气,完全就是摧枯拉朽的碾压。
  
      同样碾压的还有聚集着不详之气的人。
  
      “啊!!”
  
      不远处的营地中传来了一声响亮的惨叫。
  
      但玛丽对这样的惨叫根本是充耳不闻,她抬起了自己的手,将一抹明亮的阳光,捧在手中,以满是喜悦的声音说道:“好温暖。”
  
      “殿下,还可以再温暖一些。”
  
      秦然淡淡的说着。
  
      并未放下的左手中,又一团恶魔之炎开始凝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