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七章 捂住耳朵

      
  
      灼热的气浪扑面而来,焚烧感充斥赛尔德的面颊,不仅令他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就连呼吸也要为之停止了。
  
      发生了什么?
  
      赛尔德瞪大了双眼,想要看清楚一切。
  
      可是恶魔之炎的温度,刺目的光亮,让他完全的不能视物。
  
      而他的耳中,只剩下了火焰燃烧的声音。
  
      火焰?
  
      对了,就是火焰!
  
      赛尔德终于回忆起了刚刚的一幕。
  
      然后,深知这代表什么的赛尔德全身战栗起来。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明明勉强抵挡‘草原王者’,最终靠着运气才战胜对方的2567,怎么可能轻易的就击溃那位大人的布置?”
  
      “不会的!”
  
      “一定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赛尔德心底连连咆哮。
  
      可现实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的意愿而改变。
  
      连连后退了数步,脱离了恶魔之炎灼热温度的赛尔德,睁着干涩、模糊的双眼,看着一团赤炎飞射而起,犹如一颗流星,狠狠的撞入了头顶的‘天空’!
  
      轰!
  
      又是一声爆炸。
  
      不同于之前的突兀,这一次所有人都能够清晰的看到,恶魔之炎是以何等摧枯拉朽的姿态摧毁着不详之气的。
  
      接着,所有人都清晰的听到了那一声凄厉的惨叫。
  
      惨叫声让人不寒而栗。
  
      迎接玛丽的南方一行大人物全都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因为,深知那位老伯爵布局是什么的他们十分明白,眼前的一切代表了什么。
  
      输了!
  
      还未开始,就彻彻底底的输了!
  
      原本给予他们无比信心,令他们仰仗的大人物此刻除了哀嚎,带给他们的就剩下了恐惧。
  
      一种最原始、最纯粹的,由实力对比而产生的恐惧。
  
      并且,非常自然的,这些南方的大人物,都从心底冒出了一个问题——
  
      2567有多强?
  
      至于请报上的?
  
      见到了眼前一幕,谁要是还相信情报的话,那才是真见了鬼。
  
      那些家伙就该被吊死!
  
      还有那家伙……
  
      真是废物!
  
      这些南方的大人物一想到每年花费不菲的金钱,换来的就是这样完全虚假的情报,心底忍不住的就对着一赛尔德阵大骂。
  
      因为,在南方的大人物中,所有人都知道,赛尔德就是掌管情报部门的。
  
      带着被欺骗的愤怒,六位男爵狠狠瞪视了赛尔德一眼后,就对那道黑色的身影投去了惊疑不定的目光。
  
      秦然的强大,让他们开始怀疑人生了。
  
      对此,秦然根本没有理会。
  
      他当然感受到了这些人的目光。
  
      但他的注意力早就锁定在了南方援军的大营中。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那个不停发出哀嚎的幽森流派人士的身上。
  
      威尔郡老伯爵一直是支持着那位简妮.詹姆士。
  
      而玛丽的这位姑母出身幽森流派并不是什么秘密,就如同对方是幽森流派不被认可的首席一样。
  
      此刻简妮.詹姆士早已死去多时,幽森流派的人却出现在了这位老伯爵的身边。
  
      对方以这种方式出现,代表了什么,秦然心知肚明。
  
      不过,他并没有急于行动,仅仅是让火鸦牢牢盯紧对方后,就低头看向了同样面带惊讶的玛丽。
  
      “殿下。”
  
      秦然轻声示意。
  
      玛丽微微颔首,脸上的惊讶迅速的消逝不见。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她知道,要相信秦然。
  
      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信任,并且,不打算改变。
  
      所以,她没有掩饰自己:她的手掌微微攥紧。
  
      秦然感受着这样的力度,很清楚身旁未成年的王女,哪怕没有丝毫的表现,但内心却还是存在着紧张。
  
      “捂住耳朵。”
  
      秦然突然的说道。
  
      未成年的王女微微一愣后,马上就抬手堵住了耳朵,然后——
  
      吼!
  
      桀骜的恶魔虚影在秦然身后显现。
  
      它仰天咆哮。
  
      阳光下,那熔岩的身躯绽放着超乎常人想象的强壮。
  
      混乱、蛮横的气息,如同是从天而降的瀑布,狠狠的砸在了地面。
  
      轰!
  
      所有人都有一种大地颤抖的错觉。
  
      事实上?
  
      大地当然没有颤抖。
  
      颤抖的是,他们的身躯!
  
      颤抖的是,他们的双腿!
  
      颤抖的是……
  
      他们的心!
  
      宛如被巨人俯视。
  
      他们看到的恶魔虚影,仿佛随风就涨,很快就变得遮天蔽日了。
  
      错觉?
  
      不!
  
      并不是!
  
      这是食物链顶端凶兽,面对食物链末端猎物的压制。
  
      扑通!
  
      老伯爵的次子,从未经受过真正历练的年轻人,第一个无法抵抗这种压制下的恐惧,他,跪倒在地了。
  
      随着这位次子的跪倒,就如同是多米诺骨牌一般。
  
      扑通、扑通,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
  
      南方援军的大人物们一个接着一个的跪倒在地。
  
      然后,就是那些迎接的骑兵。
  
      接着,是远出的营地内的士兵。
  
      没有例外。
  
      仅剩下猩红天鹅绒地毯上的秦然与玛丽。
  
      至于芬克、托斯塔、蛇一和加纳德?
  
      在恶魔虚影显现的那一刻,四人就单膝跪地,一脸崇敬的看着那道黑色的身影,而当所有人都跪倒时……
  
      崇敬,变为狂热!
  
      那种发自心底,源自灵魂的狂热。
  
      宛如虔诚的信徒。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狂信者。
  
      他们看着秦然,就如同是看着神灵。
  
      而事实上,此刻的秦然在那些南方大人物的眼中,又和神灵有什么区别?
  
      “这、这……怎么……怎么……”
  
      跪倒在地的赛尔德嘴唇哆嗦的想要说些什么。
  
      可结结巴巴的,谁也听不清,他说了什么。
  
      而且,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人去注意他说了什么。
  
      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场中唯一站立的两人身上。
  
      万众瞩目。
  
      可玛丽却没有了紧张。
  
      谁会对一群跪拜在地的人感到紧张?
  
      至少,玛丽不会。
  
      她扭过头,微微抬起看着面色淡然的秦然。
  
      她的嘴角不由翘起。
  
      她的手,再一次的抬起。
  
      秦然的手,再一次的递过。
  
      她搭着秦然的手,再一次的迈步而行。
  
      秦然再一次缓步跟上。
  
      阳光下,风吹过。
  
      黑色的鸦羽连连抖动,猎猎作响。
  
      这是此刻南方援军营地中唯一的声音。
  
      它,仿佛主导了天地。
  
      除此之外,万物俱籁。
  
      顶点阅读网址:m.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