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八章 才刚开始
秦然与玛丽并肩而行。
  
  沿着红地毯,进入了南方援军的大营,不过,他们并没有直接进入中军大帐,而是向着惨叫声传来的地方走去。
  
  这是秦然的提议。
  
  玛丽没有反对。
  
  虽然还未成年,但是玛丽早已经明白了许多大人都不曾明白的道理:獠牙亮出来,就没有必要收回去了。
  
  出鞘的长剑,斩首才回!
  
  对此,玛丽深以为然。
  
  而且,对于那位和自己姑母一样的幽森派系人士,玛丽有着相当的好奇心。
  
  只是,在看到对方的时候,却十分的失望。
  
  那是一个身高如同侏儒,面容狰狞的人,衣物乱糟糟一片,在对方的身边,金银装饰散落一地,玛丽扫视了那些金银装饰的大小后,面容微变。
  
  “是反噬?”
  
  玛丽低声问道。
  
  “嗯。”
  
  秦然点了点头。
  
  眼前这位幽森派系人士很显然是被‘诅咒’的力量反噬了。
  
  有过数次经历的秦然,对于‘诅咒’的力量从来都不敢小觑,因此,他禁止玛丽靠近对方。
  
  甚至,就连他自己,也和对方保持着一定距离。
  
  秦然细细的打量着对方。
  
  而被反噬的幽森派系人士,惨叫声依旧接连不断,对方看到了秦然、玛丽。
  
  这个时候的对方,不是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她,还残余一丁点的力量。
  
  可惜的是,这一丁点力量,用来战斗实在是杯水车薪,刚刚的一幕,足以让她明白,自身和秦然的差距。
  
  所以……
  
  逃!
  
  不是骑士的对方,丝毫没有认为这样有什么不对。
  
  因此——
  
  嘎!
  
  一只黑色的完全由雾气组成的乌鸦,突然从对方的怀中冲天而起。
  
  继续惨叫中的对方以无比怨毒的声音对着秦然、玛丽喊道。
  
  “我死了!”
  
  “你以为你们可以活下来吗?”
  
  “幽森剩余的人,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们会遭受到源源不断的报复!”
  
  “你们……”
  
  可下一刻,对方凄厉的喊声戛然而止了。
  
  因为,凝结着她最后希望的黑色雾气乌鸦,在烈焰烧灼中,化为虚无了。
  
  一只赤红的影子,掠过天空。
  
  根本没有在意刚刚被它焚灼的异类,双翅一展一收,就如同鹰一般,落在了秦然的肩膀上,以锐利的双眼盯着与那个异类散发着同样气息的幽森派系人士,颇为人性化的露出了一股不屑。
  
  似乎在告诉对方——
  
  天空,是我的地盘。
  
  任何生物,禁飞!
  
  惨叫声停止了。
  
  原本就是麻痹秦然、玛丽的惨叫声,在最后一点希望都被碾碎后,自然不需要再伪装了。
  
  幽森派系的人士坐了起来。
  
  她看着秦然。
  
  在火鸦出现后,她的注意力就彻底的被吸引了。
  
  “哈哈哈!”
  
  “是这样!”
  
  “原来是这样!”
  
  “鸦派!”
  
  “首鸦!”
  
  对方大笑着,指着秦然,声音越来越低,气息越来越弱,当最后一点生命气息即将散去的时候,对方仿佛是回光返照般,又再次低声说了一句:“不要认为我死了就结束了,一切才刚刚开始!”
  
  对方还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再也无力说什么了,只剩下嘴唇一张一合。
  
  与秦然心意相同的火鸦,一口烈焰喷在了对方的身上,在一抹橙色显现的时候,飞扑而去抓紧爆出的道具,再次飞上了天空。
  
  秦然在检查了一遍,确认对方身上没有任何值得在意的战利品后,扭头对着玛丽说道:“走吧!接下来,会顺利多了!”
  
  就如同秦然说的那样。
  
  当南方援军的大人物、普通的士兵们从恶魔气息的震慑中回过神后,一切就变得轻而易举。
  
  他们看向玛丽的目光中没有了质疑、轻蔑。
  
  因为,玛丽身旁站着的人,早已令他们明白自己该怎么做。
  
  “殿下。”
  
  南方援军的大帐中,大人们纷纷单膝跪地的行礼。
  
  毕恭毕敬中,带着丝丝恐惧。
  
  有一些人到现在都没有回过神。
  
  例如那位老伯爵的次子。
  
  整个人都是恍惚的。
  
  而反应最快的就要属于那位老伯爵的长子了。
  
  在行礼后,这位老伯爵的长子就开口了。
  
  “再次感谢殿下您前来。”
  
  “事出突然,我们没有一丁点的预兆,我的父亲就遭遇了不幸——我会和我的弟弟带着他的棺椁返回威尔郡,返回那片我们的家乡,按照我们的习俗安葬我们的父亲。”
  
  “请您允许。”
  
  老伯爵长子条理清晰的说道。
  
  “刺客有线索吗?”
  
  玛丽没有答应,也没有不答应,只是错开了话题。
  
  “没有。”
  
  “但我们威尔家族一定会抓到凶手,为我的父亲报仇!”
  
  老伯爵长子铿锵有力的说道。
  
  “是这样吗?”
  
  “那我能够再见老伯爵的遗体一面吗?”
  
  “身为沃伦的继承人,我理应为南方守护者送上最后一次祝福。”
  
  玛丽缓缓的说道。
  
  可随着这样的话语,那六位南方的男爵就面容变得奇怪起来。
  
  做为事情的参与者,他们当然知道那位老伯爵就是假死。
  
  而现在,玛丽要见对方的遗体……
  
  要暴露吗?
  
  六位男爵面面相觑。
  
  其中一个咬了咬牙,就要说些什么。
  
  毕竟,死一个总比全死的好。
  
  看着玛丽身旁的秦然,这些人完全失去了反抗之心,只希望自己等人能够获得原谅、赦免。
  
  可就在这位男爵才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老伯爵的长子马上点了点头。
  
  “好的,请您跟我来。”
  
  “我父亲的棺木就停放在一侧的帐篷中。”
  
  说着,老伯爵长子就走在前面带路。
  
  玛丽起身走下了座椅。
  
  在秦然,和一众面色古怪的南方大人物的陪同下,走进了一旁的帐篷。
  
  接着,他们都看到了老伯爵的尸体。
  
  确实是尸体。
  
  看着这具尸体,南方大人物们的脸色越发的古怪了,可谁也没有说什么,谁也没有什么悲伤。
  
  即使是老伯爵的长子也不例外。
  
  唯有老伯爵的次子面色悲切。
  
  他看着疼爱自己的父亲,眼圈不由自主的红了。
  
  然后,他发现,自己父亲的尸体淌血了。
  
  暗色、华贵的衣物被鲜血浸泡着,在白色的棺木中,显得无比刺眼。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