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章 强大
大约花费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南方援军的大人们物就明确的向玛丽表示了完全臣服,并且保证会马上离开。
  
  获得了想要承诺的玛丽,立刻起身离开。
  
  对于南方援军的大营,未成年的王女,没有一丁点想要待下去的意思。
  
  不仅仅是眼前人的虚伪,还因为……
  
  隔壁帐篷内,多出了一个棺椁。
  
  威尔伯爵次子的哭声若有若无的传来。
  
  一时间失去了父亲、兄长。
  
  而且,兄长还是杀父之人时,正常人都无法接受。
  
  很显然,那位伯爵次子也是如此。
  
  玛丽理解这样的心情。
  
  因为,她失去过母亲。
  
  还是被她所认为最亲近的人杀掉的。
  
  只是,她不会去安慰伯爵次子。
  
  有些事情,安慰并不会起到什么作用。
  
  一切都需要靠自己。
  
  当然……
  
  有的时候,不需要。
  
  玛丽牵着秦然的手,重新走到了营地外,那些南方援军的大人物们,紧紧跟随者,在玛丽即将上车的时候,其中一位男爵又一次的说道:“殿下,我发誓,有关威尔伯爵的事情,我一点都不知道。”
  
  随着这位男爵的话语,剩余五位男爵马上一同开始赌咒发誓。
  
  听着这些誓言,玛丽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径直的钻入了车厢,立刻的,南方援军的大人物们就将目光看向了秦然。
  
  事实上,不论是刚刚的谈话,还是此刻的送行,这些南方援军的大人物们,目光都没有离开秦然。
  
  他们若有若无的注视着秦然的神情,力争丝毫都不放过。
  
  可令这些大人物们失望的是,自始至终,秦然都没有流露出任何值得在意的事情,总是一副淡然的样子。
  
  似乎一切理所应当。
  
  是啊!
  
  这样的强者,理所应当有什么不对。
  
  很自然的想法,从这些南方大人物们的心底升起,然后,他们以越发恭敬的姿态,退回到了营地中。
  
  几乎是,立刻的,在这些大人物们退回营地的那一刻起,营地内就忙碌起来。
  
  拔营离开,在这些大人物们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至于站在马车旁的艾达勒和博思科?
  
  他们没有再去看一眼。
  
  对于前者,他们足够的厌烦,离开了也是好事。
  
  而后者?
  
  更是没有理由留下对方。
  
  谁也没有活得不耐烦,再在这个时候招惹沃伦王室。
  
  有着那位在。
  
  沃伦王室注定成为了这次战争的最大赢家。
  
  想想勒尔德里的财富。
  
  那些傻瓜王都贵族,在大敌入侵的时候,主动放弃了自己的荣誉,想要再要回来,那就是不可能的。
  
  再想想那片肥沃的草原。
  
  没有了‘草原之王’,就是一片散沙,任由沃伦王室生杀予夺,甚至,他们已经猜测,带着足够财富的部落使者已经在前往勒尔德里的路上了,既是祈求和平,也是祈求帮助。
  
  谁,都想成为新的‘草原之王’。
  
  哪怕是傀儡的,也没有关系。
  
  时间,会改变这一切的。
  
  南方援军内几个男爵想到的事情,玛丽同样的想到了。
  
  不过,未成年的王女,暂时没有更多的关注着这些。
  
  “艾达勒伯爵,请您上车与我同行。”
  
  玛丽极为正式的说道。
  
  这既是处于自己父亲的吩咐,也是因为在知道这位老者、自己父亲的好友,为整个沃伦王室所付出时,心底产生的敬意。
  
  听到玛丽的邀请,老者笑了。
  
  “在二十年后,我又回到了勒尔德里,当然是应该走着回去才行。”
  
  “我的脚掌要清晰的感受到这里每一粒土壤的触感,我要呼吸着这里的空气,它们、它们……在我的梦中出现了无数次。”
  
  “我,终于回来了。”
  
  老者说着说着,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声音不由自主的哽咽起来。
  
  一旁的博思科立刻过来要搀扶老者,却被老者摆手拒绝。
  
  老者就这么如同自己说的那样,开始向着勒尔德里的方向前行着。
  
  “博思科,去照顾好艾达勒伯爵。”
  
  “是,殿下。”
  
  听到玛丽的吩咐,博思科立刻跟了上去。
  
  一同跟上去的还有加纳德。
  
  虽然草原人、南方援军都撤走了,但是不代表勒尔德里就是安全的,对此心知肚明的秦然只有在这位猿派人士跟随时,才会真正的放心。
  
  哪怕他对艾达勒伯爵知道的并不多,但玛丽表现出的敬意,足以让他明白该怎么应对了。
  
  登上了车,秦然很自然的坐在了玛丽的对面。
  
  “2567你知道艾达勒伯爵的事情吗?”
  
  “艾达勒,是我父亲的好友。”
  
  “也是沃伦王室曾经的钦差,在二十年前被派往南方后,就成为了一位没有领地的伯爵。”
  
  “虽然最初的计划,只需要这位老伯爵在南方待一个月就足够了,但是意外连连发生,却让他待了二十年。”
  
  “而在我的姑母成为宫廷礼官后,这位老伯爵的日子越发的难过了。”
  
  “没有了王室的支援,他大部分的时候,是给人充当读写者,勉强度日。”
  
  “你看到他的袍子了吗?”
  
  “那件褐色的布袍是他唯一没有打过补丁的衣服。”
  
  在秦然摇头表示不知道后,玛丽说着自己从詹姆士八世那里听来的,还有独自收集到的信息。
  
  “有名无实的伯爵,这就是艾达勒伯爵的‘称号’。”
  
  “南方的贵族们肆意的戏谑着这位伯爵。”
  
  “毕竟,他曾经代表着沃伦王室。”
  
  “每一次的戏谑,都会让他们获得不同的满足感。”
  
  “而每一次,对艾达勒伯爵来说,都是一次噩梦。”
  
  说着,玛丽突然叹息了一声。
  
  “2567,强大才能获得一切吗?”
  
  “尊严、荣耀、财富、权柄,一切都和强大息息相关,而没有强大的实力,只会成为艾达勒伯爵那样被人当成一个玩笑。”
  
  玛丽抬起头,看着秦然,等待着秦然的回答。
  
  “你认为艾达勒可笑吗?”
  
  秦然反问道。
  
  “不,他是值得尊敬的人。”
  
  玛丽很认真的回答着。
  
  “对啊,艾达勒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
  
  “而强大就能够获得一切?”
  
  “这可不是真正的强大。”
  
  “只是……”
  
  “自大!”
  
  秦然说着,他抬起了手掌,在虚空中画了一个圆后,继续的说道:“实力的增加,就如同是画圆,实力越强大,这个圆就越大,接触到的就越多,而当你接触越多,你才会发现一山更比一山高。”
  
  “一山更比一山高吗?”
  
  “那真正的强大是什么?”
  
  玛丽低声自语了数次后,又一次抬头问道。
  
  “真正的强大是:心!”
  
  “一颗充斥着谨慎,却又不失锐意,百折不挠,无视绝望的心。”
  
  秦然一字一句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