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二章 残余
    房间一侧的墙壁上挂着一副半人高的油画。
  
      画中有着绿意盎然的草坪,白色的圆桌和聚餐的人们,即使是做为并没有接受过专业教育的秦然来说,也能够通过画笔,看得出画上人物们的开心。
  
      无疑,这是一副很棒的画。
  
      “2567,怎么了?”
  
      玛丽低声问道。
  
      “现在就给你父亲换一个房间。”
  
      秦然这样说着,就走向了画。
  
      玛丽略带不解,但却按照秦然所说,招来了宫廷侍女,用软榻将詹姆士八世抬离了眼前的房间。
  
      而在做完这一切后,当未成年王女走回这里时,秦然已经将画从墙上摘了下来。
  
      “这幅画有问题?”
  
      未成年王女不是傻瓜,秦然的行为足以告知她一切。
  
      “嗯。”
  
      “是毒。”
  
      秦然点了点头。
  
      “不可能。”
  
      “沃伦王宫内或许没有强大到‘一人敌一军’的存在,但是王宫内数百年来累积的经验,早已让它有着最为严密的流程,不要说是毒药,即使是一些不为人知的秘术也是不可能通过的。”
  
      希林伯爵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不相信。
  
      “所以,这些家伙用了很聪明的方式。”
  
      秦然翻过画,在画的后面,一些霉斑遍布在画布上。
  
      “画本身没有问题。”
  
      “可要是发霉了,其中的一些颜料,特别是这种夹杂着砷化物的舍勒绿却是会散发出砒霜类的剧毒物质的。”
  
      “你说对吗?”
  
      “佩里克娜。”
  
      秦然说着,目光就看向了房门外。
  
      一道身影随着这样的话语就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没想到您对毒药也这么精通。”
  
      蛇派女首领佩里克娜淡灰色的双眸中闪过了惊讶。
  
      她并不惊讶自己被发现。
  
      她惊讶的是,秦然对毒药的了解程度。
  
      要知道,哪怕是她,也是在闻到那股特殊的味道,身体略感麻痹后,才反应过来的,而秦然?
  
      很显然,只是在闻到的时候,就察觉了。
  
      尽管有些不服气,但佩里克娜却并没有在这件事上纠缠,她的目光扫过如临大敌的希林伯爵,轻声一笑。
  
      “我可不是敌人。”
  
      “你看看2567阁下和我们的王女,他们的反应才是正常的。”
  
      佩里克娜说着,目光就越过了希林伯爵,看向了秦然。
  
      “放置这幅画的人……”
  
      “不,准确点说在画布后散水的人,被你抓住了?”
  
      秦然询问着。
  
      “没有。”
  
      “虽然我很想要握住一些筹码再和您商谈合作的事情,但是那个家伙在我赶到的时候,就被干掉了——很专业的手法,而且,没有留下痕迹、气味。”
  
      “我别无选择,我必须要出现在您的面前。”
  
      佩里克娜说着就将腰间两侧的飞刀、匕首等等都拿了出来,放在脚边,以示自己没有任何的危险。
  
      “合作?”
  
      “我们上次的合作并不愉快。”
  
      秦然这样的说道。
  
      “我可以补偿您。”
  
      “您想要蛇派的秘术吗?”
  
      “又或者您觉得我四肢健全很碍事?您可以随意拿走一些,即使是全部拿走,我也不介意。”
  
      “还是您认为我的长相令您难受?您随意划花它,我不会反抗。”
  
      佩里克娜淡淡的说道,仿佛说得根本不是自己,而是其他人一样。
  
      只是话语中的内容,却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年轻的伯爵眉头微皱,他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让对方做出这样的选择。
  
      同样皱眉的,还有未成年的王女,她看到了一些端倪,但她没有多问,而是将一切都交给了秦然。
  
      “包括你的生命?”
  
      秦然的语气要比佩里克娜更加的淡然、冷漠,令强撑的蛇派女首领身躯一颤,不过,一想到现在的局面,这位别无选择的女首领点了点头。
  
      “可以。”
  
      “只要您……不论您是否愿意合作,我出现在您的面前,就是抱了必死的决心。”
  
      “蛇派的一些混蛋,我认为已经死去,事实上却还活着的家伙出现了,他们袭击了我们。”
  
      “除了我之外,没有一个人活着逃出来。”
  
      蛇派女首领迅速的收回了原本的话语,以更低的姿态,更快的语速说着。
  
      “残余的蛇派?”
  
      秦然双眼一眯。
  
      当然不是因为佩里克娜的话语,而是因为——
  
      支线任务!
  
      在对方开口说话的瞬间,系统的提示就出现了。
  
      【触发支线任务:残余蛇派】
  
      【残余蛇派:理应被霍利灭亡的流派不仅残余了佩里克娜一支,又有一个未知的分支出现了,而他们的出现,为佩里克娜一支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毁灭与死亡,面对蛇派女首领的求助,你的决定将变得尤为重要……】
  
      ……
  
      支线任务的出现,决定了秦然不会随意放弃。
  
      他审视着佩里克娜。
  
      那样的目光令蛇派女首领感到心悸,可却没有再颤抖。
  
      连死亡都不怕的人。
  
      又会怕什么?
  
      以坦然的目光,佩里克娜回应着秦然。
  
      然后,秦然向外走去。
  
      他当然不会相信对方的一面之词,即使从支线任务来看,对方没有说谎,但谁知道对方是否有所隐瞒?
  
      庆幸的是,他并不缺少这样的人。
  
      与火鸦视野相同的秦然,看到了王宫外出现的两人。
  
      “我们有客人来了。”
  
      “希林伯爵,我希望你先代我招呼一下。”
  
      秦然这样的说道。
  
      “好的。”
  
      “那您?”
  
      年轻的伯爵一点头后,带着好奇的问道。
  
      “看看那个被灭口的家伙。”
  
      秦然回答着,然后,扭头对着佩里克娜说道:“带路。”
  
      面对着这样的命令,蛇派女首领没有丝毫的反感。
  
      相反,她有着的只是惊喜。
  
      因为,秦然没有拒绝。
  
      虽然也没有马上的答应,但是只要没有拒绝,那就是还有希望。
  
      而这对于蛇派女首领来说,就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拼死,她也要抓住。
  
      所以,这位蛇派女首领对待秦然的态度,立刻变得截然不同起来。
  
      “2567阁下,请恕我直言。”
  
      “那里实在是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对方是很专业,不光是杀人,抹除痕迹方面,也是这样。”
  
      佩里克娜脚步不慢,嘴里轻声建议着。
  
      秦然边走边摇了摇头。
  
      “存在过,必有痕迹。”
  
      一旁跟来的玛丽更是很不客气的说道:“你或许发现不了,但不代表2567也没有任何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