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三章 之一
面对着玛丽很不客气的话语,佩里克娜点了点头。
  
  “嗯。”
  
  没有反驳,更不会出现争辩。
  
  在决定向秦然‘求助’的时候,蛇派女首领就已经有了摆正自己身份、地位的心理准备了。
  
  而玛丽却是再次皱眉。
  
  蛇派女首领她不是第一次见,可相较于以前的锋芒毕露,这一次的对方却要让她感觉棘手多了。
  
  眼前的毒蛇,不可怕。
  
  可怕的是隐藏在灌木丛、阴影中的。
  
  我会盯紧你的!
  
  玛丽用眼神告知着对方。
  
  蛇派女首领没有回应,此刻的她,根本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她知道她此刻最该做的就是专心的为秦然带路。
  
  沃伦王宫,不大。
  
  相较于秦然所知道的一些王宫、皇宫来说,就如同是乡下某个小贵族的庄园,但这也是和贵族们相比较,和拥有一两间木屋的普通人相比的话,依旧是无法想象的大。
  
  跟在佩里克娜身后,以蛇派女首领的速度,依旧花费了大约五分钟左右,才来到了目的地。
  
  “这里是宫廷侍者们居住的地方。”
  
  “啊,特纳先生?!”
  
  玛丽为秦然介绍着,不过,在看到蛇派女首领推开门后,那具爬在地上的尸体时,却是不由自主的惊呼出声。
  
  然后,不等秦然询问,就解释起来。
  
  “特纳,是我父亲的侍官长,从十岁起就开始服侍我的父亲,曾经不止一次为我父亲挡住来自阴影中的暗箭,后来是因为伤势太多,行动不便才逐渐的退出了人们的视野,不过,依旧会经常去见我的父亲。”
  
  “按我父亲告知我的,他们私下的关系非常的要好,特纳先生根本没有理由去谋害我的父亲!”
  
  “而且,特纳先生很和善,王宫中很多人都喜欢、爱戴这位先生,每天至少有四五个人会来看望他。”
  
  “这样的人,不可能是凶手!”
  
  未成年王女说道。
  
  秦然静静的听着,目光则早已经进入了【追踪】视野。
  
  他不会因为佩里克娜的说法,就认定眼前的人是要谋害詹姆士八世的凶手,同样的,他也不会因为玛丽的话,就认为对方是无辜的。
  
  一切都需要证据。
  
  值得庆幸的是,这样的东西不多,也不少。
  
  特纳是在自己的房间被杀死的。
  
  凶手用的是匕首。
  
  以从后割喉的方式,让詹姆士八世的这位侍官长毙命,可这位能够担任詹姆士八世侍官长的特纳显然不是会束手就擒的人。
  
  哪怕因为伤势太多,行动不便,但在最后一刻,还是挣扎了。
  
  秦然抬起了原侍官长的小腿,目光看向了鞋子底。
  
  略带灰尘的鞋子底,其中一块,尤为的干净。
  
  很显然,原侍官长身体本能控制着脚掌向着对方一踩。
  
  这一脚很有力。
  
  以至于,对方离开时都一瘸一拐的,在诸多的脚印中,变得那样的显眼。
  
  秦然站起来,跟随着这一对脚印而行。
  
  很快的,就来到了沃伦王宫的外墙处。
  
  “殿下,大人。”
  
  巡逻的卫兵在看到秦然、玛丽后,立刻恭敬的行礼,当玛丽摆手示意时,秦然已经跃墙而过,向着某个方向走去。
  
  佩里克娜紧紧的跟了上去。
  
  看着那道黑色的背影,蛇派女首领眼中又一次的泛起了惊讶。
  
  她知道秦然必然是发现了什么。
  
  可她同样能够肯定,在那间房屋中没有任何值得在意的线索。
  
  痕迹被抹除的很干净。
  
  就连气味都被消除了。
  
  至于杀人手法?
  
  割喉虽然残忍,但却算不上是什么隐秘的手法,在蛇派中,从学徒开始,都会接触到这种手法。
  
  简单的说,抛开她这一支蛇派的核心二十人左右,外.围.的两百多人都能够做到这一点。
  
  但马上,蛇派女首领脸色一暗。
  
  她这一支的核心已经没有人了。
  
  除了她之外。
  
  对方的那次‘突袭’,她虽然做了足够的准备,但还是大意了。
  
  不仅是低估了对方的实力,还低估了对方的数量。
  
  那一次失败,是……
  
  她的错误!
  
  悔与恨。
  
  如同孪生的双蛇,撕咬着蛇派女首领的内心,令她的呼吸变得急促,在她的眼前开始浮现起同伴死亡的一幕幕。
  
  不甘!
  
  痛苦!
  
  绝望!
  
  这些相互交织时,蛇派女首领前行的脚步变得踉跄了。
  
  “我说过了,你找不到,不代表2567找不到。”
  
  而在这个时候,玛丽的声音突然响起,蛇派女首领一愣,她才发现,自己竟然被玛丽搀扶住了。
  
  “谢谢。”
  
  听着那好似讥讽的话语,蛇派女首领先是挣脱了玛丽的手掌,然后,才认真的道谢。
  
  “我可没有想扶你。”
  
  “只是你恰好站在了我的旁边。”
  
  玛丽这样说着,脚步就加快了,向着秦然追去。
  
  蛇派女首领看着玛丽,微微摇了摇头。
  
  她当然不会揭露以对方的速度,如果不是看出她的不对劲,怎么会一直和她并肩而行的。
  
  对于对方的善良,如果是在几天前,她一定是不屑一顾的。
  
  可现在?
  
  佩里克娜摸了摸心口。
  
  感受着那突如其来的一丝温暖。
  
  她似乎不太冷了。
  
  黑暗中,也出现了丝丝光芒。
  
  呼!
  
  深吸了一口气,佩里克娜快步的追了上去。
  
  与秦然并肩而行的玛丽看着追上来的蛇派女首领,微蹙的眉头,略微的松开一些,可马上的又紧皱起来。
  
  她想不通!
  
  为什么那个想要谋害她父亲的凶手会选择特纳先生做为目标?
  
  虽然因为战乱,沃伦王宫显得萧条了一些,但是侍者却还有很多!
  
  在上百位侍者中,挑选着最显眼的特纳,实在是不合常理的!
  
  假如只是一个普通的侍者,在这个时期,就算是发生在王宫中,也会草草处理了事,可换做是特纳,就不一样了。
  
  特纳的身份,注定了,一旦被发现,就会引起轩然大波。
  
  而且,特纳的好人缘就注定了对方一定会被发现!
  
  “你在好奇那个家伙为什么选择特纳为目标?”
  
  前行中的秦然突然开口问道。
  
  “嗯。”
  
  “这不合常理,特纳先生实在是太显眼了!”
  
  玛丽点了点头。
  
  “因为……”
  
  “特纳也是他的目标之一。”
  
  秦然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