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六章 味之争
    看着从阴影中走出的秦然,马克西姆、赛尔提立刻的站了起来。X23US.COM更新最快
  
      “大人。”
  
      两人躬身行礼。
  
      弱小未必会谦卑,但强大必受尊敬,尤其是连续目睹了秦然实力,每一次都打破自身想象底线的马克西姆、赛尔提,更是对秦然有着非同一般的敬意。
  
      秦然没有正面回应两人,就这么的走到了小茶室的沙发中,稳稳的坐了下来。
  
      他的目光扫过两人。
  
      立刻,汗水就从两人的额头上渗出。
  
      就如同两人刚刚对话说的那样,对于秦然的为人,不论是马克西姆,还是赛尔提都看得非常清楚。
  
      对待友人时,有着相当的容忍度。
  
      可面对敌人?
  
      那真的是毫不留情。
  
      生死攸关的时刻,即使是总是犹豫的马克西姆也没有在犹豫下去。
  
      他先是深吸了口气,整理了一下思绪后,张嘴道:“请您原谅之前我和赛尔提的无礼。”
  
      “因为,在‘贤王之说’中,很明确的提到了:在贤王的带领下,懦夫会变为勇者,勇者会成为英雄,英雄将变为圣灵圣灵,我们被这即将到来的‘成果’蒙蔽了双眼,所以……”
  
      “请您原谅我们。”
  
      说着,马克西姆就这么的单膝跪地了。
  
      一旁的赛尔提也不慢。
  
      “我们真的没有其它的想法!”
  
      “只是一时面对落差而产生了不该有的怨恨。”
  
      “这样的怨恨……”
  
      “实在是可笑之极!”
  
      赛尔提苦笑着。
  
      秦然依旧没有回话,就是这么的看着两人,丝丝属于恶魔的气息,缓缓的笼罩在了两人身上。
  
      混乱,灼热。
  
      却又充斥着硫磺的味道。
  
      两人身上的冷汗,几乎是一瞬间就被蒸干了,身躯更是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
  
      这样的颤抖从最初的小幅度,到最后如同重病后的踉跄,仅仅是数秒钟的时间,而就在两人即将承受不住,昏厥在地的时候,笼罩在身上的气息突然间消失了。
  
      扑通。
  
      两人摔倒在了地毯上,大口大口的喘息,就如同是两个被救起的落水者。
  
      秦然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两人暂时通过了他的测试。
  
      在恶魔气息的重压下,哪怕是在最后一刻,都没有爆发出一丝一毫的恶意来。
  
      当然了,这只是暂时的。
  
      秦然很清楚,人心是多么的复杂多变。
  
      至于两人所说的‘贤王之说’?
  
      有关预言、传说之类的,亲身经历了数次的秦然,基本认为那就是无稽之谈,不过,就是含糊其辞后的生搬硬套。
  
      甚至,在某种情况下,任何一个人都能够符合预言、传说中的事迹。
  
      当然了,如果有人安排的话……
  
      那就更是严丝合缝了。
  
      下意识的,秦然想到了那位‘地上之神’。
  
      一想到那位老妇人的恶趣味,秦然很干脆的一皱眉。
  
      对方远没有看起来的稳重。
  
      这和卓越的天赋没有任何的关系,只是性格上的缺陷。
  
      下一刻。
  
      小茶室的门被推开了。
  
      玛丽、佩里克娜走了进来。
  
      玛丽很直接的走到了秦然旁边的沙发坐了进去,佩里克娜则按照习惯走到了秦然另外一边的阴影处。
  
      “佩里克娜?!”
  
      刚从地毯上爬起来的马克西姆、赛尔提看着走进来的蛇派女首领就是一愣,然后,两人眼神不善的盯着对方。
  
      同样的,蛇派女首领看向两人的目光也没有丝毫的善意。
  
      蛇与鸦。
  
      并不是天生的敌人。
  
      只是在后天的发展中,出现了太多的摩擦与碰撞。
  
      每一次的摩擦、碰撞都伴随着死亡。
  
      死亡,是刻骨铭心的。
  
      就如同仇恨一般。
  
      双方逐渐的变得势如水火。
  
      假如不是因为秦然坐在那里的话,此刻的三人绝对会直接开战。
  
      对此,看着三人间针锋相对的气势,玛丽毫不怀疑。
  
      但是,当玛丽将目光看向秦然,想要看秦然接下来会怎么做的时候,却发现秦然慢条斯理的品尝起桌上的茶点来。
  
      对于茶,秦然没有太多的经验。
  
      他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口饮下,至于好坏,那是真的不知道了。
  
      不过,茶点就不一样了。
  
      秦然细细的品尝着沃伦王宫厨师的手艺。
  
      “面粉很一般,鸡蛋也没有彻底的打碎,发酵的时候也没有把握准,但是揉面时,却尽力了。”
  
      “很不错。”
  
      秦然这样的说着,将手中的糕点完全的放入了嘴中,大口大口的咀嚼起来。
  
      听着这样的评价,赛尔提一愣。
  
      “大人,您对这个糕点是否过誉了?”
  
      “它不够甜!”
  
      “甚至,可以说没有真正的甜味。”
  
      “这样的东西怎么能够被称之为糕点?”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底线。
  
      有的是善良。
  
      有的是邪恶。
  
      而有的?
  
      则是对于食物的挑剔。
  
      赛尔提就是这样的。
  
      他不认为这样不甜的糕点能够被称之为糕点。
  
      这是他的底线,即使是面对秦然时,赛尔提也不打算改变。
  
      “呵!”
  
      “不够甜的就不是糕点吗?”
  
      “咸味的糕点难道就不是糕点了吗?”
  
      佩里克娜冷笑了一声。
  
      “咸味的怎么算糕点?”
  
      “某人的舌头恐怕坏掉了。”
  
      赛尔提瞪视着对方。
  
      “是啊,某人的舌头恐怕坏掉了!”
  
      “必须要切下来,扔去喂狗了!”
  
      佩里克娜眯起了双眼,眼神中撒发着丝丝杀意。
  
      “狗?”
  
      “你看起来才更加的像是丧家之犬吧?”
  
      “不对!”
  
      “应该说,你就是丧家之犬才对!”
  
      “被自己人背叛的感觉怎么样?”
  
      赛尔提很干脆的撕开了蛇派女首领的伤疤,开始往上面撒盐。
  
      疼痛,从蛇派女首领的心底升起。
  
      让她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为此,她不得不转移一下注意力。
  
      例如……
  
      割下某人的脑袋。
  
      呼!
  
      丝丝火焰在赛尔提的手中燃起。
  
      感受到对方杀意的鸦派流浪者可不会坐以待毙,他也想要看看对方是不是完整无缺的逃过了那一次次追杀。
  
      不过,还没有等两人的战斗真正开始,就结束了。
  
      因为,秦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大人。”
  
      瞬间回神,想到自己是在什么地方的两人,惊恐的行礼。
  
      “马克西姆、赛尔提,召集你们能够召集到的人手来王宫。”
  
      丝毫没有理会两人行为的秦然径直吩咐着,然后,看向了蛇派女首领,道:“佩里克娜你联系过猿派了吗?”
  
      “大人,抱歉。”
  
      “当时的我……”
  
      “不,我没有任何其它的意思,我只希望你继续联系猿派,按照你原本的计划,告知他们你想要告知他们的。”
  
      蛇派女首领下意识的就要解释,但话语却被秦然打断了。
  
      猿派?
  
      马克西姆、赛尔提面面相觑。
  
      深知那个流派可怕的两人,想要劝解秦然,但还没有等两人开口,秦然已经消失在原地了。
  
      连同消失的还有玛丽。
  
      剩下的三人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冷哼,各自转身就走。
  
      身处同一阵营,不代表和睦。
  
      就如同自认为身在暗处的家伙们,不一定隐秘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