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九章 夜晚的拜访

  
  “秘密。”
  面对佩里克娜的询问,秦然这样的回答着。
  他可不会详细的告诉对方,这都是依靠霜狼、火鸦的功劳。
  事实上,利用霜狼的嗅觉和火鸦的视力,他早就掌握了另外一支蛇派残余的动向,甚至,连对方有几个据点都了如指掌。
  简单的说,如果对方这些人不在乎他抓住的那几个俘虏的话,他就准备主动出击了。
  不过,从现在看,根本不需要了。
  而且,还让秦然明白,他前后抓到的六个俘虏中,必然有一个或者有几个极为有价值。
  听到秦然的回答,蛇派女首领一愣。
  然后,没有等她再次询问,秦然就直接走向了面带微笑的玛丽。
  在场的所有人中,在听到秦然的计划时,都是极为忐忑的。
  哪怕有着数百全副武装的王宫侍卫也是一样。
  所有人都知道普通士兵和流派人士的差距。
  就算有着弓弩的帮助,也只能是出其不意的达到一些效果。
  至于更多?
  除非是人数达到了一种极致。
  不然就是不可能的。
  但玛丽不同。
  玛丽完全信任着秦然。
  甚至,在秦然说出这个简单的计划时,想也没有想就答应了。
  对于玛丽来说,秦然说到的就会做到。
  即使面对的是一个轻而易举就将原本蛇派残余灭掉的另外一支蛇派,也是一样的。
  而事实不是证明了她是对的吗?
  “让鸦派的人配合士兵打扫一下战场。”
  “虽然不会留下什么线索,但是谁也无法保证会不会有意外的收获。”
  秦然这样的说道。
  “嗯。”
  “知道了。”
  玛丽笑着点了点头,十分利索的安排起来,然后,扭头看向秦然,问道:“需要宵夜吗?”
  “好的。”
  秦然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
  而在宵夜被端来的这一段时间,回到自己房间的秦然将今天的收获,一字排开的放在桌子上。
  三件都是稀有级别道具。
  分别是一颗拳头大小的水晶球,来自南方援军营地内,剩下的两件都是刚刚的收获,一件是一柄匕首,另外一件则是一个蛇的雕像。
  【名称:杂念水晶(优等)】
  【类型:杂物】
  【品质:稀有】
  【属性:1,吸取;2,增幅】
  【特效: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需求:神秘知识(幽森.精通)】
  【备注:这是幽森派系中,优秀成员必然配备的道具,大部分都是来自自己老师的赐予】
  ……
  【吸取:缓慢吸收半径100米内人类的情绪(不分正面、负面),将其储存,化为3次极强级别的增幅或者1次入阶级别的增幅】
  【增幅:将吸取到的情绪,化为诅咒之力,给予自身增幅】
  ……
  【名称:暗流匕首】
  【类型:武器】
  【品质:稀有】
  【攻击力:较强】
  【属性:1,无声;2,暗之祝福】
  【特效: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需求:冷兵器.匕首(精通)】
  【备注:这并不是传统意义上打造的武器,而是在某个遗迹密室中找到的,当时的它正插在了某个倒霉蛋的尸体上】
  ……
  【无声:攻击时,将不会有破空声】
  【暗之祝福:在夜晚或者无光的环境时,可以获得攻击等级+1的额外效果】
  ……
  【名称:盘蛇雕像】
  【类型:杂物】
  【品质:稀有】
  【攻击力:无】
  【防御力:无】
  【属性:1,黑雾(1/3);2,暗牧】
  【特效: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需求:神秘知识(蛇派.精通)】
  【备注:这是蛇派核心们锻造的特殊物品,它曾经让所有人唾弃,而今天也好不到哪里去。】
  ……
  【黑雾:制造一片半径150米,能够隐藏身形与灵魂生物的负能量雾气,持续2分钟】
  【暗牧:收集被特殊杀死生物的灵魂,为你而战;现有灵魂:0】
  ……
  秦然的目光从三件稀有装备上收回,眉头不由一挑。
  三件稀有级别的道具,除去【暗流匕首】外,剩下的两件竟然都需要特殊的前置,这对秦然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不论是神秘知识(幽森.精通),还是神秘知识(蛇派.精通),对于秦然来说,都是暂时无法接触到的。
  当然了,秦然也不是没有其它的收获。
  至少,他知道了一些《流派之说》中没有提到过的东西。
  “剑技与知识。”
  “才是完整的传承吗?”
  秦然低声自语中,走向了房门处,抬手打开了门。
  门外,刚刚抬手准备敲门的艾达勒一愣后,就笑了起来。
  “我忘了您是一位‘一人敌一军’的强者了。”
  “我的脚步声自然瞒不过你。”
  对方说着,就示意自己是否能够进去。
  知道对方来是为了什么的秦然,一侧身,邀请对方进入了他在沃伦王宫中的房间。
  “比我想象中的要小一些,布置也不符合你的实力。”
  艾达勒走进房间中,看到仅有生活必须摆设的房间后,不由惊讶的说道。
  “有基础的,就足够了。”
  秦然这样的回答着。
  “假如不是知道你在饮食上并不节制的话,我还以为你是一位苦修者。”
  艾达勒说着,就深吸了口气。
  然后,突兀的说道。
  “谢谢。”
  “不用。”
  秦然一摇头。
  对方是为了詹姆士八世道谢。
  而他是因为玛丽。
  两人虽然是父女,但这并不代表秦然会混淆其中的关系。
  在秦然看来,玛丽是玛丽。
  詹姆士八世是詹姆士八世。
  如果没有玛丽的话,对方的死活,秦然根本不会理会。
  艾达勒以一种凝视的目光看着秦然。
  这种凝视持续了足有十几秒。
  然后,这位曾经的钦差,现在的老伯爵,微微叹了口气。
  “假如有更多的选择,我希望告知一位更加善良的人。”
  “但现在的我,别无选择。”
  “你想要知道为什么那些人会在刺杀詹姆士八世的同时,刺杀特纳吗?”
  “或者说,你想知道詹姆士八世隐藏的秘密吗?”
  老者问道。
  “不想。”
  秦然干脆的回答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