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一章 我也告诉你个秘密
第三十一章我也告诉你个秘密
  
  一如之前,秦然与艾达勒老伯爵面对面而坐。
  
  至于气氛?
  
  也是如之前般沉默。
  
  秦然坐在那里等待着艾达勒老伯爵说出有关蛇派的秘密。
  
  他丝毫没有想要先开口或者催促这位老伯爵的意思。
  
  足足半分钟后,这位老伯爵才抬起头,看向了秦然。
  
  “在我说出有关蛇派的秘密前,你能否如实的告诉我,你是否有些看不起詹姆士?”
  
  老伯爵莫名的询问,令秦然一皱眉。
  
  并不是被对方猜中了心中所想,而是秦然不习惯这种拐弯抹角的谈话方式。
  
  对于习惯性谨慎的秦然来说,他不会看不起任何人。
  
  普通人都是这样了,更加不用说是一位国王了。
  
  秦然相信能够成为国王的人,都不是简单的人,哪怕对方一直以来,都表现的十分懦弱。
  
  但不要忘记,在此之前,就是这个表现懦弱的人一直牵制着简妮.詹姆士,南方的威尔伯爵。
  
  如果詹姆士八世,真的如同表现出的那样懦弱。
  
  恐怕早就被干掉了!
  
  秦然从不会怀疑简妮.詹姆士的心狠手辣。
  
  也不会怀疑威尔伯爵的野心勃勃。
  
  更加不会怀疑……
  
  蛇派的专业!
  
  蛇派残余之前对詹姆士八世的刺杀,充斥着一种顾忌。
  
  是那种,想要除之而后快,却又担心直接出手会引发什么后果的顾忌。
  
  不然的话,一柄匕首、一支弩箭要比那幅画有用的多。
  
  秦然可不相信对方是在顾忌他。
  
  从对方被他轻而易举的引出、干掉来推断,那些蛇派的残余,在之前对于他,就是不屑一顾的。
  
  以这样的态度,怎么可能会心生顾忌。
  
  那除了他,整个沃伦王宫中还有谁会被对方顾忌的?
  
  玛丽?希林伯爵?又或是鸦派人士?
  
  都不符合猜测。
  
  而在将这些抛开后,只剩下了一个最不可能的可能:詹姆士八世本身。
  
  那个躺在床上,奄奄一息,随时有可能咽气的国王陛下。
  
  有着这样的猜测,秦然怎么会瞧不起对方。
  
  “没有。”
  
  “他隐藏的,要比表现出来的多得多。”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隐藏。”
  
  “也许是因为玛丽?”
  
  “又或者是因为其它?”
  
  “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詹姆士八世是一个需要警惕的人。”
  
  秦然摇了摇头,这样的说道。
  
  “如果詹姆士听到你的评价,一定会惊诧的!他自认为良好的隐藏,被一个没见过几面的年轻人彻底的看破了。”
  
  “他在二十年前的时候,雄心勃勃的想要改变被流派充斥、控制的沃伦。”
  
  “为此他特意结交了我这样的人,不是我一个,是一群我这样的人,包括被你干掉的霍利!”
  
  霍利?!
  
  造成蛇派灭亡的霍利?!
  
  瞬间,秦然双眼一眯。
  
  他想到了更多的事情。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詹姆士一手策划了对蛇派的覆灭——这就是我想告诉你的秘密!”
  
  “事实上,不单单是蛇派,还有其它盘踞在沃伦的流派!”
  
  “他们或明或暗的隐藏在沃伦,而我们也学着他们或明或暗隐藏在……他们的身边,等待最恰当的时候,发动一次大变。”
  
  “那段日子我现在想起来,依旧是心情激动。”
  
  “每一天都是新的战斗。”
  
  “每一天都会距离目标更近一点。”
  
  “然后……”
  
  “我们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
  
  “那些流派远离了沃伦。”
  
  “可,我们也失败了。”
  
  “因为,我们没有想到流派早已将暗子安插到了我们的心脏上。”
  
  说着,老伯爵的神情由亢奋变得落寞。
  
  “艾莲,玛丽的母亲,詹姆士的爱人、妻子。”
  
  “简妮.詹姆士,玛丽的姑姑,詹姆士的姐姐。”
  
  “这些都是你知道的。”
  
  “还有你不知道的。”
  
  老伯爵的声音越来越低,到了最后几乎成为了呢喃。
  
  秦然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了。
  
  可他能够猜到。
  
  艾莲,曾经鸦派的首席。
  
  简妮.詹姆士,不被幽森派所承认的首席。
  
  这两人出现在了年轻的詹姆士八世身边,那么其他人呢?
  
  例如:一些流派的中坚力量,普通弟子会去哪?
  
  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眼前的老伯爵恍惚的神情,早已告知了他。
  
  或者说,现实告知了他。
  
  老伯爵曾说,他们是一群人。
  
  可除了被他干掉的霍利外,他只见过老伯爵一个人,剩下的人去哪了?
  
  死!
  
  除去死亡外,秦然想不到其它。
  
  如果这些人没有死亡的话,詹姆士八世也就不会在面对草原人入侵的时候,显得那样势单力孤了。
  
  “呵。”
  
  突然的,秦然发出了一声轻笑。
  
  “怎么?”
  
  “你不相信。”
  
  老伯爵
  
  “不。”
  
  “我只是在想,如果玛丽知道了自己父亲这一面,会怎么做?”
  
  秦然缓缓的说道。
  
  “所以,有些事情,我必须要避开玛丽。”
  
  “她……”
  
  说着,老伯爵一摇头,话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又在否定一个既定的事实。”
  
  “而且,还在向我灌输你所认为的正确理念。”
  
  秦然一皱眉。
  
  “我没有争论是否正确!”
  
  “我也不想要否定!”
  
  “但事实就是:艾莲的出现,玛丽的诞生,都是错误的。”
  
  “你知道詹姆士曾多么痛苦的接受自己的失败,然后,躲在这里苟延残喘吗?”
  
  “你知道当我的同伴一个又一个死去的时候,我却只能前往南方的时候,那种心情吗?”
  
  “你不懂!”
  
  “没有亲身体会的你,根本不知道这一切!”
  
  老伯爵梗着脖子说道。
  
  情绪激动的他,满面通红,脖子上都崩现了青筋。
  
  然后……
  
  砰!
  
  老伯爵被秦然踢了出去,连带着沙发,滚落在门外。
  
  “你!”
  
  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的老伯爵,面容红肿,他抬手指着秦然,手指不停的颤抖。
  
  显然,对方没有想到秦然会这么做。
  
  “詹姆士的痛苦,你的痛苦,你那些死去的同伴……”
  
  “关我屁事!”
  
  “我只是玛丽的朋友而已。”
  
  “所以,你该感谢玛丽,要不是她,你现在就该去见你的那些同伴了。”
  
  秦然一边慢条斯理的收回了自己的左脚,一边将【极夜】挂在了腰间,他迈步向着门外走去。
  
  看着拿起了【极夜】的秦然,激动的老伯爵明显打了个寒颤,不过,秦然却根本没有理会对方,而是绕过了对方。
  
  不过,在经过老伯爵的身边时,秦然脚步一顿。
  
  “现在我也告诉你个秘密!”
  
  “你们所谓的对‘蛇派的覆灭’,真的成功了吗?”
  
  “你以为你看到的就是一切?”
  
  “想不想见识一下真正的真实?”
  
  说完,秦然不等对方回答,就继续向前走去。
  
  坐在原地老伯爵则是面色激变,他想到了什么,但他明显不敢承认。
  
  “不会的!”
  
  “不会的!”
  
  “是你骗我!你骗我的!”
  
  老伯爵对着秦然的背影高声质问。
  
  可秦然没有回答。
  
  有着的只是徐徐吹过的夜风。
  
  以及,在夜风中猎猎作响的鸦羽风衣。
  
  顶点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