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五章 脑补
    金色光辉在尸体上浮现,绽放着只有秦然能够看到的璀璨。X23US.COM更新最快
  
      不过,秦然没有立刻捡取。
  
      就如同之前废墟内散发出的金色光辉一样。
  
      在战斗还未真正结束的时候,他的眼中有着的只是敌人和不是敌人的目标。
  
      秦然抬起头,注视着一旁的阴影。
  
      一道身影,在这样的注视下缓缓走出来。
  
      佩里克娜!
  
      蛇派女首领,一脸惊惧的看着巨大的【白狼之灵】,看着站在白色巨狼前的男人,看着那刚刚还凶狠的一口咬断蛇派八支首领之一脖子,此刻却无比温顺的匍匐在那,用身躯为那个男人遮挡着夜风的白色巨狼。
  
      她身躯颤抖。
  
      恐惧不可抑制的淹没着她。
  
      事实上,在看到那只存在与即将模糊记忆中的八首一尾的蛇形纹身时,佩里克娜的内心就充斥着一种恐惧。
  
      做为蛇派的女首领。
  
      她很清楚那代表了什么。
  
      元蛇之下的八支。
  
      八位首领。
  
      从最强的八首八尾到八首一尾,每一个都是曾经令无数人恐惧的刺客,每一个都是号称能够‘一人敌一军’的强者。
  
      在对方出现的刹那,佩里克娜几乎是绝望的。
  
      她认为自己死定了。
  
      因为,这些人不会放过一枚‘棋子’。
  
      尤其是当这枚棋子脱离了掌控后,更是会毫不留情的除掉。
  
      秦然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
  
      而她?
  
      更加不用说了。
  
      至于依靠潜行、隐匿来躲避对方。
  
      她十分有着自知之明。
  
      而就在她绞尽脑汁的时候,她看到了八首一尾男子的战败,然后,在她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八首双尾的首领就被眼前的白色巨狼咬死了。
  
      那可都是‘一人敌一军’的强者啊!
  
      竟然就这么的死了!
  
      宛如是不可想象的幻觉。
  
      蛇派女首领的目光在黑色身影、白色巨狼之间来回扫视。
  
      目光中的惊恐越发的浓郁了。
  
      因为,她想到了一个几乎是被所有人遗忘的流派。
  
      那个流派是与众不同的。
  
      他们历代,都是一人一派,没有支流,没有随从。
  
      他们与狼为伍。
  
      他们自号为狼。
  
      每一代的首领,尊称
  
      白狼!
  
      想到传闻中狼派的行事风格,蛇派女首领的身躯越发的颤抖了,她以几乎呢喃的声音,颤颤巍巍的问道。
  
      “浪、狼派,白狼?”
  
      蛇派女首领想要确认心中的猜测,秦然却没有理会这样的呢喃。
  
      他的目光看向了远处。
  
      接到他暂时确认安全的信息后,一身泥巴的霜狼从角落里爬了出来,直奔废墟,开始挖掘战利品
  
      远比看起来强壮得多的霜狼很快就挖掘出了秦然想要的战利品。
  
      一溜烟的,霜狼就叼着战利品跑到了秦然的脚边,用力摇着尾巴,等待着秦然的奖励。
  
      秦然将两件物品捡了起来后,顺手将霜狼抱在了怀里。
  
      他丝毫不介意对方身上的泥巴。
  
      就如同对方为了他,丝毫不介意将自己弄脏一样。
  
      摸着霜狼的头颅。
  
      霜狼发出了舒适的呜咽声,双眼都眯在了一起。
  
      而这轻轻的呜咽声,却仿佛惊雷一般,震得蛇派女首领惊慌后退,甚至,还出现了不该有的踉跄。
  
      狼!
  
      是狼崽!
  
      狼和狗,对于蛇派女首领来说,还是分得清楚的。
  
      看着秦然和狼崽亲密的模样,蛇派女首领更是确认了心中的猜测。
  
      眼前的男人就是狼派的白狼。
  
      也只有白狼才会对狼崽如此亲密。
  
      也只有白狼才能让狼崽如同狗一样温顺。
  
      “果然狼派不可能是‘草原之王’!”
  
      “对方那种奢华、随从众多排场、风格根本就不符合狼派的一贯作风!”
  
      “眼前的男人……”
  
      想着秦然表现出的谨慎、恪守以及那种时刻的警惕,早已先入为主的蛇派女首领,很轻易的将秦然与想象中的形象合二为一。
  
      而且,她还给出了一个合理的理由。
  
      “怪不得他会无缘无故的帮助玛丽!”
  
      “怪不得他要参与希林伯爵的战斗!”
  
      “他为的就是干掉‘草原之王’!”
  
      “干掉那个冒充自己的人!”
  
      “这才是狼派的风格!”
  
      蛇派女首领越想越是确定,越想越是惊惧。
  
      因为,她认为她发现了秦然隐藏的身份。
  
      面对可能存在的风险,以狼派的风格……
  
      想着,蛇派女首领下意识的抬起了头。
  
      她看到了按照秦然命令警戒的【白狼之灵】。
  
      看着巨大白狼眼中的审视和对生命的漠然,蛇派女首领开始做着深呼吸,她要调整了情绪。
  
      慌乱,对此刻的她,没有一点的用处。
  
      她告诉着自己。
  
      她,是对方合作者。
  
      还有着挽回的余地。
  
      可被连续震惊,又处在惊恐中,即使是佩里克娜这位蛇派首领,也一时间难以平复情绪。
  
      激动的情绪,带动了紊乱的气息。
  
      这样的气息,立刻引来了【白狼之灵】的警告。
  
      啊呜!
  
      从喉咙中发出了吼声。
  
      不同于霜狼的稚嫩。
  
      不同于霜狼的宛如炸雷。
  
      响亮的就如同真正的炸雷。
  
      急促、短暂的狼吼在夜晚的勒尔德里的街道上回荡。
  
      空旷的城市,让本该停歇的狼吼形成了回音。
  
      一声带着一声。
  
      一声高过一声。
  
      久久不息。
  
      ……
  
      待在沃伦王宫,协助希林伯爵负责守卫王宫的马克西姆在听到这样的狼吼时,眉头不由一皱。
  
      “不可能的。”
  
      “你别疑神疑鬼了。”
  
      “那个流派和龙派、虎派一样消失了。”
  
      “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出现那样的传闻了。”
  
      “更何况,那家伙已经死了!”
  
      一旁拿着一兜肉丸子的赛尔提看到好友皱眉的瞬间,就猜到了什么,立刻笑着说道。
  
      “是啊,那家伙已经死了。”
  
      马克西姆自嘲的一笑,但眉宇间的忧虑却并没有消失。
  
      “那家伙还是被2567大人杀死的!”
  
      “假如狼派还没有消失的话,最有可能是白狼的就是2567大人,可是2567大人带着的是火鸦,而不是什么狼!”
  
      赛尔提说道。
  
      看着好友并没有散去的忧愁,赛尔提耸了耸肩,开始继续品尝自己亲手做的肉丸子了。
  
      他知道,自己的好友就是这样的性格,多说什么也是没有用的,还不如沉浸美食,让好友自己冷静一会儿。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马克西姆、赛尔提指挥着十余人的鸦派人士形成了一个还算稳固的暗哨,守卫着沃伦王宫一角。
  
      至于守卫整个沃伦王宫?
  
      这点人手根本不用想了。
  
      “喝一杯去?”
  
      完成任务的赛尔提提议着。
  
      “嗯。”
  
      马克西姆点了点头。
  
      而就在两位鸦派人士转身的时候,他们看到了归来的秦然。
  
      以及被秦然抱在怀中,清理干净毛皮后,熟睡的霜狼。
  
      马克西姆一愣。
  
      下一刻,这位鸦派纪录者就瞪大了双眼。
  
      而赛尔提更是张大了嘴,手中的肉丸子跌落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