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六章 言传身教
在肉丸子滚落的时候,熟睡的霜狼鼻尖就开始耸动。
  
  下一刻,熟睡中的霜狼就睁开了双眼,冲着地面上的肉丸子冲了上去,一口一个的全部含入了嘴中。
  
  “浪费食物,可不是好习惯。”
  
  秦然面带微笑的看着霜狼,然后,扭头冲着呆愣的赛尔提、马克西姆说道。
  
  说完,不等两位鸦派人士有所回应,秦然就径直的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嘴里塞满了肉丸子的霜狼,迅速的跟了上去。
  
  “佩里克娜,我有些事情,需要询问你。”
  
  跟在秦然身后的佩里克娜原本还带着一些犹豫,可在听到这样的话语后,也快步的跟上了。
  
  砰。
  
  关门声回荡在耳边,赛尔提、马克西姆这才回过了神。
  
  两位鸦派人士面面相觑。
  
  过了好半晌,赛尔提才结结巴巴的开口。
  
  “我刚刚好像看到了一个狼崽?”
  
  “我是不是眼花了?”
  
  “如果你眼花了的话,那么,刚刚我也眼花了。”
  
  马克西姆苦笑的回应着好友。
  
  接着,两位鸦派人士陷入了沉默。
  
  时间足足过去十几秒后,赛尔提深吸了口气。
  
  “看来事情比我们想得还要复杂。”
  
  这位鸦派人士缓缓的说道。
  
  “不仅复杂,而且……”
  
  “麻烦!”
  
  “想想其余那些家伙的反应吧!”
  
  “我们应该尽早……”
  
  鸦派纪录者就要说出什么,可话语到了嘴边,却再也没有说出。
  
  因为,他早已选择了阵营。
  
  这个时候再退出,早已经迟了。
  
  “唉。”
  
  性格犹豫不定的鸦派纪录者又一次的叹息起来,但赛尔提却不像自己的好友那样悲观。
  
  “我们应该更快的行动起来了。”
  
  “鸦派的首鸦,狼派的白狼,如果是一个人的话,除去麻烦,也有着机遇!”
  
  “至少,一些墙头草会更加谨慎的选择了!”
  
  他这样的说着。
  
  “也只能这么办了!”
  
  鸦派记录者没有反驳。
  
  这是现在最好的情况了。
  
  两人再次对视了一眼后,立刻行动了起来。
  
  ……
  
  房间内,两位鸦派人士的对话,自然瞒不过秦然。
  
  对于所谓的狼派,在那本《流派之说》中,秦然看到过,上面讲述着这一流派的与众不同。
  
  特别强调了一人一支,与狼为伍。
  
  而在标注中,更是说明了狼派早已是‘半消失’的状态。
  
  与完全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龙派、虎派相比较,狼派唯一不同的就是,在草原更被的雪林、高山中,有人看到过狼群的痕迹。
  
  这些痕迹,就是狼派最后的痕迹了。
  
  至于更多?
  
  《流派之说》中没有提到。
  
  就如同没有提到蛇派的隐秘一样。
  
  毕竟,它只是一本概述类的书籍而已,能够有着这样的介绍,已经可以说是十分贴切了。
  
  坐在椅子中,秦然抱着进食后再次陷入熟睡的霜狼。
  
  虽然霜狼的实力早已超过一般野兽,就算是碰到真正的虎豹,也可以正面战斗,但是幼年期的事实却不会改变。
  
  一天的盯梢,早已让霜狼幼崽疲惫不堪了。
  
  秦然小心的抚摸着霜狼的脊背,让对方以更惬意的姿势入睡。
  
  而霜狼嘴里时不时响起的哼哼声,足以说明秦然做得非常不错。
  
  又一次轻轻拢过那细密、光滑的皮毛后,秦然抬起了头,看向了站在面前的佩里克娜。
  
  “我认为你应该告诉我一些事情。”
  
  秦然这样的说道。
  
  随着这样的话语,秦然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再次变为了平日里的淡然与漠视。
  
  这样的神情,蛇派女首领不是第一次见到。
  
  可任何一次,都没有此刻让她感到胆战心惊。
  
  “我以我的名字与血脉起誓,我会隐瞒您是狼派白狼的身份。”
  
  蛇派女首领郑重其事的说道。
  
  “狼派白狼?”
  
  “不、不不。”
  
  “我说的是蛇派,还有……”
  
  “你跟在我身后的理由。”
  
  秦然摇了摇头。
  
  所谓的狼派白狼,他很清楚就是眼前的人有所误会了。
  
  对于这样的误会,秦然不会多费唇舌。
  
  他更加希望知道的是蛇派的一些隐秘。
  
  “您说的是……八首一尾和八首双尾是蛇派八支中的两支,他们是最弱的一部分,最强的那位是八首八尾。”
  
  “而不论哪一支,都会服从元蛇。”
  
  一边说着,蛇派女首领一边撸起了袖子,露出了她右臂上的五头蛇。
  
  “我不需要知道这些,我想要知道的是他们的身份。”
  
  秦然再次摇了摇头。
  
  他可不需要知道这种随意就能够探听到的消息。
  
  他想要知道的是‘隐匿的蛇派’究竟是在干什么。
  
  或者说,是干了什么。
  
  “他们的身份我不知道,我跟了过去,也只希望是找到为伙伴报仇的机会,可……我所面对的却是我根本无法接受的事实。”
  
  佩里克娜说着就惨然一笑。
  
  那是面对最残酷事实时,绝望的神情。
  
  绝望中的蛇派女首领低声呢喃起来。
  
  “事实上,我就是一枚棋子,不,应该说是‘弃子’才对。”
  
  “当年蛇派的覆灭,就是一个笑话!”
  
  “真正的强者都如同蛇一般全部都隐匿了,留下了一群自认为会复兴蛇派的傻瓜,而当这些隐匿的蛇露出獠牙的时候,那些傻瓜自然没有了用处,只剩下被‘吃掉’。”
  
  “毕竟,正是这些傻瓜在‘败坏’着蛇派的名声啊。”
  
  眼泪,止不住的从蛇派女首领眼中流出。
  
  划过了脸颊,滴落在地。
  
  可她根本没有擦拭,也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
  
  对于此刻的蛇派女首领来说,一切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包括生死。
  
  “杀了我。”
  
  突然的,蛇派女首领抬起头对着秦然说道。
  
  上一刻,为了保命还在起誓的对方,在这一刻,就完全的不在乎了。
  
  从连续震惊中回过神,头脑精明的蛇派女首领迅速的推断出究竟是怎么回事。
  
  面对着几近荒谬的真相,蛇派女首领心中一直以来的坚持,甚至,完全可以说是信仰,就这么的崩塌了。
  
  秦然看着失魂落魄的对方。
  
  他没有更多关注对方的内心,而是首先判断对方有没有说谎。
  
  并不是冷酷,而是习惯。
  
  秦然缓步走向了对方。
  
  蛇派女首领坦然的闭上了双眼。
  
  然后,她被拎起了衣领,扔出了门外。
  
  砰!
  
  身后房门关闭的声音,令蛇派女首领愕然的睁开了双眼。
  
  “你太弱小了,不值得我出手。”
  
  秦然的声音从门后响起。
  
  这是事实。
  
  对于一个杀掉,可能连魔法级别道具都得不到的目标,秦然实在是提不起兴趣。
  
  但这样的话语落在蛇派女首领耳中,却有了别样的意味。
  
  “弱小、弱小……”
  
  “强大,才是根本吗?”
  
  “只有强大才能够获得一切吗?”
  
  摔倒在地的蛇派女首领就这么抱着膝盖蜷缩在秦然门前喃喃自语着。
  
  “那可不是真正的强大,而是自大!”
  
  清亮的女声中,玛丽沿着走廊走了过来,将手放在了蛇派女首领的头顶,当对方看向她时,未成年的王女露出了一个微笑,抬手指了指门的方向。
  
  “这是2567告诉我的。”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