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七章 传声
    “2567告诉你的?”
  
      佩里克娜呆愣愣的看着玛丽。
  
      “嗯。”
  
      “2567告诉我的!”
  
      “他和我说过,真正的强大是:心!”
  
      “一颗充斥着谨慎,却又不失锐意,百折不挠,无视绝望的心。”
  
      玛丽点了点头,抬手将蛇派女首领搀扶了起来。
  
      动作小心,而又轻柔。
  
      “真正强大的是心?”
  
      “是心?”
  
      蛇派女首领随着玛丽的搀扶站了起来,但嘴中的呢喃却没有停下,甚至,变得越演越烈了。
  
      “充斥谨慎?”
  
      “不是锐意?”
  
      “百折不挠?”
  
      “无视绝望?”
  
      她的呢喃声越来越响亮。
  
      呆滞的双眼也越来越清晰。
  
      然后……
  
      她感受到了温暖。
  
      由玛丽手心传来的温度。
  
      急促、不稳的呼吸变得悠长,蛇派女首领缓缓的抽出了自己的手掌,她冲着玛丽颔首示意后,快步的向着一侧的阴影走去。
  
      当蛇派女首领的身形与阴影触碰的时候,立刻的融为了一体。
  
      玛丽看着蛇派女首领消失的方向,微微一笑后,转身敲了敲房门。
  
      咚、咚咚。
  
      “进来。”
  
      随着秦然的话语声,玛丽推门而入。
  
      房门缓缓的关上。
  
      阴影中一双眼睛注视着关上的房门。
  
      久久不曾挪开。
  
      仿佛那里有着最为牵挂的东西。
  
      这样的牵挂,甚至让她忽视了身体的一些异常。
  
      她的手掌上,细微的皮肤开始暴起,缓缓的脱落。
  
      很小的一片。
  
      但代表的意义却是非凡。
  
      只是,手掌的主人,自己都没有察觉。
  
      ……
  
      “艾达勒伯爵刚刚去找我了。”
  
      “他很不喜欢我。”
  
      “但却不是尊敬。”
  
      “他告诉我,让我好好守护整个沃伦,然后,还问我想不想知道当年发生在我母亲和父亲身上的事情。”
  
      进入房间中的玛丽,径直和秦然说道。
  
      秦然没有说话,他看着玛丽,默默的充当着倾诉者。
  
      “我说不用。”
  
      “毕竟,那是当年的事情了。”
  
      “我的母亲已经死去了,而我的父亲又快逝去了,说什么当年的事情,都是毫无意义的。”
  
      “我的回答令那位老伯爵感到惊讶。”
  
      “然后,他又问我怎么看待你的。”
  
      “我说……”
  
      “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玛丽一边说着,一边拉起了秦然的手掌。
  
      “当你出现在我的视野中时,我就感受到了你的与众不同。”
  
      “不论你是谁。”
  
      “你来自哪里。”
  
      “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永远不变。”
  
      未成年的王女犹如起誓一般的说道。
  
      “你听到了一些关于我的传闻?”
  
      秦然开口了。
  
      玛丽极有针对性的安慰似得话语,显然不是无的放矢。
  
      “嗯。”
  
      “他们告诉我你是狼派的首领!是这一任的‘白狼’!”
  
      “是整个草原人心中的神灵。”
  
      “是唯一的……”
  
      “战神!”
  
      玛丽点了点头,稚嫩的脸上虽然强作掩饰,但是秦然还是看出了那种不安。
  
      沃伦与草原可是宿敌。
  
      是世仇!
  
      是刚刚才发生了战争的敌对双方!
  
      在这样的前提下,未成年的王女心中满是忐忑。
  
      “我不是。”
  
      秦然淡淡的说道。
  
      “真的?”
  
      玛丽猛地抬起了头,一脸惊喜的看着秦然。
  
      “嗯。”
  
      “不是。”
  
      秦然再次重申。
  
      “太好了!”
  
      “真是太好了!”
  
      玛丽以几近欢呼的口吻喊道。
  
      看着欢呼雀跃的王女,秦然不由一笑,他下意识的抬起手,又一次的放在了玛丽的头顶。
  
      “不过,既然有人这么说了。”
  
      “我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是不是会显得别人在污蔑我?”
  
      秦然眯起双眼,缓缓的说道。
  
      那眯起的双眼中闪烁着精芒。
  
      “艾达勒伯爵不是……”
  
      “我不会对一个沉浸在过去的老人动手,他不值得我出手,他自己会有着自己的下场。”
  
      秦然打断了玛丽的话语,意有所指的说道。
  
      “那你?”
  
      玛丽看着秦然的目光中多出了好奇。
  
      虽然她也很好奇老伯爵的下场会是什么,但是和秦然相比较,那位老伯爵就不算什么了。
  
      尽管对方很值得尊敬。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不过在此之前,你应该回到你的房间了。”
  
      “你需要休息。”
  
      “不要撒谎,我知道你有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
  
      “现在,去睡觉。”
  
      秦然这样的说道。
  
      “嗯。”
  
      清楚知道秦然是什么性格的玛丽,马上点了点头,转身出门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秦然目送着玛丽回到了至少有三名鸦派人士保护的房间后,这才缓步走到了庭院中。
  
      “蛇派吗?”
  
      秦然抬头看着夜晚的星空,低声自语着。
  
      对于隐匿了二十年之久的蛇派,秦然有着极大的警惕心。
  
      他很清楚,如果对方没有什么目的的话,是根本不会这么做的。
  
      甚至,秦然还猜测,当年詹姆士八世产生‘清理蛇派’的计划,都有可能是在对方的‘诱导’中产生的。
  
      至于隐匿的蛇派想要干什么?
  
      秦然不知道。
  
      信息实在是太少了。
  
      少到了,秦然连猜测都无法做出的地步。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干掉了对方的两支首领,对方一定不会和他善罢甘休。
  
      他只要等着,对方就一定会找上门来。
  
      可……
  
      这么做太被动了。
  
      将一切交给敌人,自己默默的等待,秦然可不习惯这样的做法。
  
      他更习惯是主动的出击!
  
      用进攻的方式打破对方的布置。
  
      不论对方是防御,还是进攻。
  
      他都选择主动出击!
  
      对方防御,他就用进攻打碎对方的防御。
  
      对方进攻,他就与对方对攻,看看最后是鹿死谁手。
  
      “既然隐匿了二十年之久的蛇派出现了,那么……”
  
      “并没有被真正认为消失的狼派为什么不能出现?”
  
      “我不知道你们想要干什么。”
  
      “但我知道该怎么搅乱你们的布置!”
  
      秦然深吸了一口气,一个纵身跳上了屋顶,在他双脚踩到屋脊的时候,他的毛孔就开始变得粗大起来,他的牙齿开始前突,他的耳朵开始后竖,迅速粗大的毛孔中,白色的毫毛开始迅速的生长。
  
      呼吸间,一头人立而起的白狼,就出现在了沃伦王宫的屋脊之上。
  
      皎洁的月光,如水一般洒下,令那白色的皮毛闪闪发亮。
  
      很多士兵、岗哨都注视到了这一幕。
  
      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这样的变化。
  
      然后——
  
      啊呜呜!
  
      响亮、连绵不绝的狼嚎出现了。
  
      与【白狼之灵】的嚎叫不同,这一次的嚎叫要更加的响亮,不仅笼罩了整个沃伦,还向着远处传播。
  
      平原、丘陵、森林、湖水。
  
      一头头潜伏其中的狼,听到了这样的呼唤。
  
      血脉中本能的臣服,令它们纷纷回应。
  
      啊呜呜!
  
      一头两头。
  
      十头百头。
  
      成百上千头。
  
      狼群们争相呼应,纷纷对月而嚎。
  
      一声赛过一声,一声远过一声。
  
      这样的声音传过了雷霆要塞,继续向北。
  
      那里是……
  
      草原。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