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八章 高台之火
    一声又一声的狼嚎,如同潮水一般连绵不绝。
  
      每一个听到这样狼嚎的人,都激灵灵的打着寒颤。
  
      因为,狼嚎声实在是太多了。
  
      在他们贫瘠的想象中,都没有出现过有这么多的狼。
  
      更不用说是亲耳听到了。
  
      至于亲眼见到?
  
      相信我,没有一个人愿意去亲眼见到这样的狼潮。
  
      那会尸骨无存的。
  
      雷霆要塞内,被俘虏的草原人,原本浑浑噩噩的爬在地上,但在听到了这样的狼嚎时,他们一个个挣扎的爬了起来,纷纷看向了狼嚎声的源头:勒尔德里。
  
      “神!”
  
      “是神在呐喊!”
  
      “神没有抛弃我们!”
  
      欢呼声,一扫之前的绝望、麻木。
  
      他们一个个跪倒在地。
  
      以自己方式庆祝着。
  
      而守在俘虏营外的守卫们则是一个个如临大敌。
  
      他们担心这些俘虏会暴动。
  
      不过,事情并没有向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着,这些俘虏除去庆祝外,并没有更多的动作。
  
      这让看守的沃伦士兵松了一口气。
  
      可很快的,他们就目带担忧的看向了北方。
  
      狼嚎声还在前行。
  
      那里是草原!
  
      是草原人们的牧场、家乡。
  
      虽然草原人刚刚溃败了,但是这样的狼嚎下,会发生什么?
  
      谁也不知道。
  
      或者说,谁也不敢推测。
  
      罗克,这位沃伦王室培养出的巫师,面色凝重的叫过了传令兵。
  
      “去将这里的消息告知陛下和殿下。”
  
      “是,大人。”
  
      传令兵一点头后,立刻策马前行。
  
       目送着远去的传令兵,罗克再次看向了北方。
  
      “多灾多难的沃伦。”
  
      这位巫师感叹着。
  
      然后,快速的返回了营帐,发出了一条又一条的命令。
  
      短短的几分钟后,整个大营就有条不紊的运转起来。
  
      做完这一切的罗克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他的目光看向了狼嚎声出现前一刻,无声无息出现在他桌上的密信。
  
      信中满是蛊惑与拉拢。
  
      署名却是未知。
  
      但罗克可以猜测,能够说出密信上那些内容的人,一定会是极为了解沃伦、沃伦王室的人。
  
      这个人是谁?
  
      罗克不知道。
  
      但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面色冰冷的巫师,将密信扔到了炭火盆中。
  
      呼!
  
      炭火盆中的烈焰,一下子就蹿了起来,迅速的吞噬了这封密信。
  
      草原人有可能卷土重来。
  
      而此刻,沃伦内部却出现了这样的‘异样’。
  
      沃伦最终的命运无疑是不乐观的。
  
      对此,罗克十分的清楚。
  
      但他也清楚的是:他是沃伦王室倾注了诸多资源才培养出的巫师。
  
      面对风雨飘摇的沃伦……
  
      他又怎么能离开,接受拉拢。
  
      他要做的是回报沃伦王室。
  
      荣耀即吾命。
  
      这是骑士的宣言。
  
      他不是骑士。
  
      他是巫师。
  
      巫师更重视的是知识,他尊重着知识的价值,更尊重给予他获取知识的人们。
  
      为此,他可以赴汤蹈火,粉身碎骨。
  
      “来吧,让我看看你们究竟是谁!”
  
      低沉的咒语从巫师嘴中响起,火盆中被烧成灰烬的信纸,又一次的飘了起来,以灰烬的模样。
  
      并且,不停的变幻着。
  
      ……
  
      恩摩德骑在战马上,心爱的长弓背在身上,弯刀挂在腰间,可长弓早已断了弦,弯刀上也布满了缺口。
  
      就连他亲手饲养的战马也只剩下了胯下的这一匹。
  
      他突破了沃伦的封锁。
  
      但是……
  
      抬起头,恩摩德看着零零散散的族人,年轻的面容上满是不知所措。
  
      既有着对未来的迷茫,更多的则是恐惧。
  
      年轻的恩摩德很清楚,以此刻族人的数量,就算是回到了属于自己部族的草场,也只会被其他部族吞并。
  
      他们的亲人、牛马将会被当做战利品分割。
  
      而他们这些仅剩余的战士?
  
      被吊死或者被斩首。
  
      除此之外,别无可能。
  
      怎么办?
  
      该怎么办?
  
      恩摩登询问着自己。
  
      不单单是年轻的恩摩登,恩摩登的族人,以及同样溃败的其它草原部族的首领、战士们,全都想着这个问题。
  
      未知带来的迷茫、恐惧,弥漫在所有人的心底。
  
      它化作了恐怖的力量,就要吞噬这些草原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
  
      啊呜呜!
  
      响亮、连绵的狼嚎传来了。
  
      一声接着一声,狠狠的敲击在了这些草原人的心底。
  
      这些溃败的草原人全身一震。
  
      纷纷从那种特殊的状态中回过了神。
  
      他们有些恍惚。
  
      他们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的欢呼。
  
      “是神!”
  
      “我们的神!”
  
      一个又一个的草原人跳下了马背,朝着狼嚎声响起的位置跪拜在地,他们额头紧紧贴着地面。
  
      他们的嘴中不断响起从各自父辈嘴中得来的祷告之词。
  
      声音从杂乱到整齐,仅仅是一瞬间的功夫。
  
      而当整齐划一的声音响起的时候,迷茫、恐惧仿佛在这一刻全部的消失了,而那残余的力量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
  
      草原北部的雪林、高山中。
  
      一处隐秘的峡谷内,一道黑影聚集在一座高台下。
  
      磨盘大小的高台上,熊熊燃烧的火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着,从最初的车轮大小,缩小到了火把大小。
  
      那道黑影看着这一幕,纷纷喜出望外。
  
      他即将成功了!
  
      这是多么让人期待的一幕啊!
  
      可就在下一刻,缩小的火焰陡然间变大,不仅恢复如初,甚至还有所扩大,直接将整个高台都笼罩了进去。
  
      啊!
  
      惨呼声不可抑制的从黑影嘴中响起。
  
      他被高台上的火焰烫伤了。
  
      发自灵魂的疼痛,让他全身颤抖。
  
      但……
  
      更多的是愤怒!
  
      他当然有理由愤怒。
  
      因为,他自认为缜密,没有破绽的计划失败了。
  
      那个被他杀死的家伙,竟然留下了后手。
  
      “狼派!白狼!”
  
      “我能够杀死你一次!”
  
      “就能够同样干掉你的弟子!”
  
      “我要让狼派这个词汇,彻底的成为历史!”
  
      这道黑影高声嚎叫着,整个人的面容都扭曲成一团,显得狰狞、恐怖。
  
      但更让人不寒而栗的却是他脚下的影子,竟然也随着对方的面容扭曲起来,就如同是一条怪蛇。
  
      然后,这条怪蛇仰天长嘶。
  
      周围的阴影,仿佛是在呼应一般,随着这样的长嘶,纷纷扭动起来。
  
      犹如群蛇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