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五章 颠倒
勒尔德里的南城门从日出那一刻起就变得拥堵。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样的拥堵没有一点缓解,相反,随着逃难人们的归来,变得越发拥堵起来。
  
  远处一队队骑兵巡逻,保证着秩序,而在城门前两队士兵一字排开,一张宽大的书桌前,博思科带着五个书记官同时记录着。
  
  对于那位王女的命令,他们如实的执行着。
  
  逃难的人们,也没有丝毫的不耐烦,能够重回家园的兴奋、欣喜,早已经让他们将不快扔到了一边。
  
  更何况,那些巡逻的骑兵不停的再发放一些干粮与水。
  
  这也是那位王女的命令。
  
  当知道这是那位力勉狂澜的王女命令时,周围的逃难者无不发出了感谢。
  
  除去某些天生的罪恶外,大部分人都是善良的。
  
  他们乐意分享欢乐。
  
  也不介意帮助他人。
  
  更愿意用微笑待人。
  
  不过,有的人却不同。
  
  他们自认为高人一等,自认为与这些庶民分享是一种耻辱,哪怕最初的他们也是一样的庶民。
  
  “让开!让开!”
  
  “都给我让开!”
  
  嚣张跋扈的声音中,伴随着鞭子的抽打声。
  
  接着,就是数声哭喊,
  
  很显然,有人被鞭子抽中了。
  
  但……
  
  除去哭喊外,这些人没有一个敢于反抗,因为,抽他们的人,坐在一辆马车上,而在马车的车门上有着一个耀眼的家徽。
  
  萨丁家徽!
  
  勒尔德里原军务次臣的家徽。
  
  这样的身份,注定了对方在勒尔德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有序排队的队伍,发生了一些混乱。
  
  这辆马车带着一队马车横冲直撞的来到了城门的方向。
  
  博思科眉头一皱。
  
  他一抬手,守在这里的士兵,立刻将冲来的马车挡住了。
  
  面对着士兵的长矛,挥舞鞭子的车夫一缩脖子,但是坐在车厢内的那位子爵大人却出声了。
  
  “混蛋!”
  
  “博思科,你难道不认得我的家徽吗?”
  
  尖锐的声音中是满满的怒气。
  
  “认得!但是您的家徽随着您的逃离,早已经失去了应有的光彩,而您的身份也随之被剥夺。”
  
  博思科冷声说道。
  
  对于临阵脱逃的人,他没有任何好感。
  
  也许是顾忌家族的传承,但是这并不代表就可以居家逃亡。
  
  因为,在沃伦的法律中,战时,贵族只需要派出一个直系子弟,就可以保证头衔、身份、地位不被剥夺。
  
  一人,只需要派出一人就行。
  
  可是眼前的家伙,却是全家在第一时间全部逃走了。
  
  连一个有用的人,都没有给殿下留下。
  
  一想到自己这样的人都被充当特使,冒着生命危险前往南方搬救兵,对方却好像没事人一样的想要再回到勒尔德里,博思科心中涌起了一阵怒火。
  
  周围的士兵也是这样。
  
  尤其是一些战友死亡的士兵,更是恨不得用手中的长矛戳对方一个窟窿。
  
  “逃离?”
  
  “我什么时候逃离了?”
  
  “我只是回了一趟郊区的庄园,在听到草原人入侵的消息时,我立刻就带着所有人返回勒尔德里。”
  
  “我遵守着贵族的荣誉!”
  
  “我理应是这次战争的功臣!”
  
  “而你们就是以这样的态度对打功臣的吗?”
  
  车厢门被推开了。
  
  身材矮小消瘦,脸如三角,眼如一条细缝,看起来就如同是一条毒蛇的家伙走下了马车。
  
  他指着周围的人大声的喝问。
  
  “功臣?”
  
  博思科呼吸急促起来。
  
  这位国王曾经的特使一向认为自己是一个脸皮很厚的人,但是直到今天他才发现什么是真正的脸皮厚。
  
  眼前的人,已经不单单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了。
  
  完全就是睁眼说瞎话。
  
  “难道不是?”
  
  “你们难道想要屠戮战争胜利的功臣吗?”
  
  “来!”
  
  “对准这里,刺下去!”
  
  “但!”
  
  “你们要明白这么做的后果!”
  
  萨丁子爵反问道。
  
  并且,在反问中,这位子爵大踏步的向着城门走去。
  
  对方脸上带着冷笑,眼神阴鸷,无视着士兵的长矛。
  
  可士兵们却犹豫了。
  
  虽然知道临阵逃跑的贵族会被剥夺贵族头衔、身份,但是日积月累形成的威压,却让他们不敢真正的阻拦一位子爵。
  
  面对着犹豫的士兵,这位子爵笑了。
  
  笑容中满是得意。
  
  一切都如同他预料的那样。
  
  “呵!”
  
  “一个还没成年的小丫头就想要剥夺我的贵族头衔、身份?”
  
  “真是想得太好了!”
  
  “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成人世界的残酷。”
  
  心底带着得意的宣言,这位子爵以趾高气扬的目光扫视着周围。
  
  “现在,你们都给我……”
  
  噗!
  
  宛如命令一般的话语还没有说完,从天而降的一道巨大黑影,就将这位子爵踩成了肉泥。
  
  鲜血飞溅间,人群中爆出了阵阵惊呼,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那突然出现的白色巨狼和巨狼背上的黑色身影。
  
  “大人。”
  
  看着出现的秦然,博思科立刻行礼,额头上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如果说博思科最不想和谁打交道,那么秦然绝对是位列第一的。
  
  不仅仅是因为秦然的实力强大,还因为那种不可捉摸的性格。
  
  至少,在博思科看来,眼前的男子就是喜怒无常的。
  
  上一刻或许还平静的如同湖水,下一刻就会如同暴风骤雨般。
  
  就好似现在。
  
  “大人,他是萨丁子爵。”
  
  “他……”
  
  “在逃跑前,他是。”
  
  “现在的他,就是一个搅乱秩序,无视法纪的罪人。”
  
  “当然!”
  
  “还有他们!”
  
  说着,秦然就看向了那支由萨丁子爵为首的车队。
  
  博思科也下意识的看向了那里。
  
  但是等看到白色巨狼冲向那里的时候,这位前国王特使才反应过来。
  
  “大人……”
  
  博思科想要阻拦秦然。
  
  可已经晚了!
  
  白色巨狼已经冲进了车队中,如同是一辆横冲直撞的装甲车,没有丝毫的留情,完全是以碾压的姿态,从头扫到了尾。
  
  鲜血、肉泥混杂,厚厚的在地面上铺了一层。
  
  但这并不是结束。
  
  白色巨狼继续向着南方奔驰,按照秦然的命令,它避开了所有的平民。
  
  而按照它的召唤,一头头的狼出现在了队伍的尽头。
  
  它们继续向南而行。
  
  博思科面色苍白全身颤抖。
  
  他很清楚这些狼是去干什么的。
  
  他张了张嘴想要阻止,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当他想好一些说辞时,站在他身边的秦然,早已消失不见。
  
  留下的只有血腥与杀戮。
  
  “果然……”
  
  “不愧是狼派的白狼。”
  
  看着地上的血肉,博思科苦笑的自语着。
  
  而在人群中,一些看似害怕低头、颤抖的家伙,则是变得目光闪烁、犹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