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七章 虫
    炎浪翻滚,烈焰冲天。
  
      恶魔之炎的高温,随着爆炸,吞噬四周。
  
      几个贵族连抵抗之力都没有,就灰飞烟灭了,做为幽森派系的首席之一,贾尔斯要比普通人强一点。
  
      一道无形的力场出现在他的身躯上。
  
      勉力的抵挡了恶魔之炎一秒不到的时间后,就这么的破碎了。
  
      “白狼!”
  
      “幽森派系不会放过……”
  
      呼!
  
      翻滚的烈焰,让贾尔斯之后的话语没有说完就被彻底的淹没了。
  
      橙色的光芒中,一支巴掌大小的笛子从中浮现。
  
      【名称:虫笛】
  
      【类型:杂物】
  
      【品质:稀有】
  
      【属性:唤虫(2/2)】
  
      【特效: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需求:神秘知识(幽森.入门)】
  
      【备注:这是幽森派系中,核心成员才会拥有的道具,大多是自己制作,也有来自各自的老师。】
  
      ……
  
      【唤虫:利用笛声召集方圆100米的虫子(不包括蛇类,包括但不限于蜘蛛、蝎子等)为你服务,持续10分钟】
  
      (标注:唤虫时,需要你保持吹笛的动作,声音停止,虫子会散去。)
  
      ……
  
      秦然拿起了【虫笛】。
  
      如果没有需求限制和标注的话,这无疑是一件不错的道具,但有了这些之后,这件道具的实用性就直接下降了一大截。
  
      当然,这并不妨碍,秦然将之放入背包。
  
      然后,秦然的目光扫视着周围。
  
      虽然被恶魔之炎焚烧的差不多了,但是周围残余的一些痕迹,却足以让秦然有着更多的猜测。
  
      “火塘内积攒的灰烬足以证明这些家伙至少在这里生活了三天以上。”
  
      “帐篷内还残余的诸多物资,说明了这些家伙有着长期待在这里的打算。”
  
      “果然是这样吗?”
  
      秦然深吸了口气。
  
      在发现勒尔德里的贵族走得一干二净,就连极多的贵重物品都没有留下多少时,秦然就怀疑这些贵族的逃离是早有准备,不然,那些沉重而又繁多的黄金器皿,可不是简简单单依靠几辆马车就能够运走的。
  
      所以,这些贵族并不是在草原人出现的时候,才准备逃离的,应该是在草原人出发的时候,就准备逃离了。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撤离。
  
      因为,他们期待着草原人的到来。
  
      秦然有把握,就算他不破坏雷霆要塞。
  
      雷霆要塞也会被其他人破坏!
  
      草原人会长驱直入!
  
      这些贵族为此做了足够多的准备。
  
      甚至,到了现在也不打算放弃这个计划。
  
      至于他们想要干什么?
  
      推翻沃伦王室?
  
      又或者是龙派的秘密?
  
      还是其它一些事情?
  
      秦然无法得知。
  
      他只需要知道不要让对方得逞就行。
  
      就好似此刻的屠戮。
  
      屠戮只是表面,真正的就是为了引出隐藏在勒尔德里的家伙,在进入眼前的副本世界时,秦然对此就有所猜测。
  
      在南方援军的营地看到了幽森派系的人,接着,昨晚沃伦王宫中再次出现了幽森派系的人后,秦然更是深信不疑。
  
      自始至终,秦然都没有忘记那位简妮.詹姆士出身幽森派系的事实。
  
      没错,简妮.詹姆士死了。
  
      可是幽森派系的人却没有死光。
  
      他们的身影始终在勒尔德里附近徘徊。
  
      任谁也不喜欢一群与诅咒、虫子为伴的人常伴自己左右,特别是当这些家伙心怀不轨的时候。
  
      所以,秦然布局准备干掉他们。
  
      无疑整个过程都如同秦然预料中的那样顺利。
  
      可结果?
  
      一个首席,并不是秦然想要的。
  
      当然,对此秦然也不是没有准备。
  
      任何时刻,秦然总是会有一套后备的计划,就如同他对于敌人,从不会小觑一样,尤其是这种传承了数百年的组织,更是会小心翼翼的对待。
  
      秦然相信这样的组织必然有着自己的一套情报系统。
  
      简单的说,对方理应知道了他的‘身份’!
  
      在这样的前提下,对方不应该这样的‘大意’才对。
  
      所以,只剩下了一个可能。
  
      眼前这个首席,就是引他出来的饵。
  
      而引他出来无非是三个可能?
  
      第一,布局干掉他。
  
      第二,调虎离山。
  
      第三,两者兼而有之。
  
      秦然眯起的双眼中精光一闪,他看向了勒尔德里,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冷笑。
  
      “希望你们玩的愉快。”
  
      他这样的自语着。
  
      然后,目光看向了四周。
  
      天空中的火鸦,更是将一切收入眼底,为秦然提供着额外的视野,因此,当一个衣着破烂,脸上带着脓包的人出现时,秦然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对方。
  
      同样的,对方似乎也没有隐藏自己身形的打算,就这么大大方方的走到了秦然面前十余米处站定。
  
      “很荣幸见到您白狼阁下。”
  
      “在得知您出现的消息时,我真的是惶恐万分,毕竟,在此之前我们一直以为那位‘草原之王’是白狼,还是一位打破传统的白狼。”
  
      “庆幸的是,他不是。”
  
      “让人沮丧的是,他不是。”
  
      “我此刻……复杂的心情您能够理解吗?”
  
      一脸脓包的幽森人士,声音沙哑的说道。
  
      并不是天生的沙哑,而是一种虫子翅膀震动时,发出的沙哑声,似乎对方的喉咙里没有声带,有着的只是一只振翅的虫子。
  
      “还可以。”
  
      秦然淡淡的回答着。
  
      “感谢您的理解。”
  
      “所以,我给您送来了赔偿。”
  
      “我的弟子,还有您在南方援军营地干掉的拉蒂.波,以及在詹姆士那个混蛋女人手下的萨马拉。”
  
      “他们都是我给与您的赔偿。”
  
      “当然了,这不是全部。”
  
      “只要您愿意离开勒尔德里,我会给与您真正与您身份符合的赔偿。”
  
      对方一副诚恳的模样。
  
      可这样的诚恳,却换来了秦然的冷笑。
  
      “如果不是诸多虫子不断的靠近这里,我还真的会相信你说的。”
  
      “啊!”
  
      “被发现了!”
  
      “我还是低估了狼类的嗅觉。”
  
      “不过,死去的狼,应该不会有任何嗅觉了吧?”
  
      对方故作惊讶模样。
  
      然后,一挥手。
  
      呼!
  
      铺天盖地的虫豸从地面飞起。
  
      一瞬间,就遮住了太阳。
  
      仿佛黑暗重临大地。
  
      可下一刻!
  
      光,就再次出现了。
  
      以无比猛烈、凶横、蛮不讲理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