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八章 在意
    烈焰滚滚,灼热如浪。
  
      铺天盖地而来的虫豸迅速的被烤焦,化为飞灰。
  
      而恶魔之炎却去势不止的射向了仓尔罗特。
  
      轰!
  
      下一刻,这位幽森流派的‘多尔’就被火焰吞噬,烈焰在燃烧,人影在哀嚎。
  
      而在不远处的阴影中,又一个仓尔罗特出现了。
  
      与被烈焰吞噬的那位一样。
  
      眼前的仓尔罗特同样衣着破烂,一脸脓包。
  
      他看着熊熊燃烧的烈焰,嘴角上翘的浮现了一抹讥讽,哪怕胸口被刺穿之后,这样的讥讽也没有消失。
  
      “善用爪牙。”
  
      “真的是和描述记录中的一样啊!”
  
      看着被秦然用手掌刺穿的胸膛,仓尔罗特轻声感叹着,然后,他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不知道您对幽森派系有没有了解过?”
  
      “如果没有的话,我建议您去了解一下。”
  
      “当然!”
  
      “恐怕您是没有什么机会了!”
  
      话语声中,仓尔罗特的身影缓缓的消失了,仿佛是沙画的流逝,而秦然穿过仓尔罗特胸膛的手掌则跟着一同消失了。而且,消失的部位还在从秦然的手腕向着身躯极速漫延,就如同是在湖水中碰到了凶猛的食人鱼群。
  
      不过,和凶猛的食人鱼群相比较,眼前的无形力量,连‘食物’的骨头都没有给予留下。
  
      它们肆虐。
  
      它们疯狂。
  
      它们歇斯底里。
  
      但在远处森林边缘位置,通过虫豸的目光,看到这一切的仓尔罗特面带微笑。
  
      仓尔罗特很满意。
  
      在最初培养这些‘诅虫’的时候,他为的就是这种疯狂的效果。
  
      平日里以诅咒之力为食物。
  
      ‘诅虫’既享受着诅咒之力的饱腹感,又享受着诅咒之力的折磨,一旦遇到了‘新鲜可口’的食物,那结果可想而知。
  
      它们会疯狂吞噬。
  
      即使被撑死也在所不惜。
  
      撑死,总比饿死强。
  
      更不用说那些被诅咒之力折磨死的。
  
       “幽森流派从来不擅长正面对敌。”
  
      “但任何一个流派都不愿意和准备十足的幽森流派战斗。”
  
      “因为……”
  
      “那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的。”
  
      仓尔罗特缓缓的说着。
  
      然后,准备转身离去。
  
      可就在他转身的瞬间,仓尔罗特的身形就是一僵。
  
      他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身着淡蓝色长袍,赤脚蓝发,目光如水却不带丝毫色彩的男子。
  
      在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人们下意识的会想到一个词汇:温柔如水。
  
      对方站在那里,就好似是一条缓缓流淌着的小溪,由高而下,潺潺而流。
  
      只是溪流会经过碎石,泛起淡淡的水花,而对方却是平静的流淌,亦如那双不能够视物的双眼。
  
      “你怎么在这里?!”
  
      惊呼声中,仓尔罗特满脸脓包的脸不断的抽搐。
  
      惊恐,慌张的情绪,在看到眼前双目失明的男子后,就不断的在仓尔罗特心中出现,对于眼前的人出现,仓尔罗特没有一丁点的准备。
  
      就如同仓尔罗特说的那样,幽森流派从来不擅长正面对敌,他们需要时间、地形来布置一切的进攻手段。
  
      但有的流派却与之相反。
  
      那些流派最擅长的就是正面对敌。
  
      例如:消失在历史中的龙派、虎派。
  
      而现存的?
  
      狼派算半个。
  
      为什么算半个?
  
      因为,上一任狼派白狼在正面对战中输给了……
  
      白猿!
  
      猿派,白猿。
  
      眼前的人,当然不会是那位行踪不定的猿派白猿。
  
      假如是那位的话,仓尔罗特连一丁点反抗之心都没有了。
  
      可这并不代表眼前人就好对付。
  
      世上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认为水猿会好对付。
  
      即使是幽森流派的‘幽’与‘森’出现在这,也会如临大敌,更不用说是刚刚用出最大底牌的仓尔罗特了。
  
      他只是幽森流派的‘多尔’。
  
      距离‘幽’‘森’还差了‘源尔’一个级别。
  
      仓尔罗特迅速的调整呼吸和情绪,他发黄、且浑浊的眼珠不住的打转,接着,嘴里的话语就连连冒出。
  
      “水猿阁下,您是来找白狼的吗?”
  
      “他就在密林之中。”
  
      “我和他之间有些误会,所以,我不得不提前准备。”
  
      “而我和您没有任何的误会。”
  
      “我也很乐意给与您相应的帮助。”
  
      “需要我为您带路吗?”
  
      带着显而易见的恭敬,仓尔罗特缓缓的后退,尽可能的和眼前的水猿拉开了距离,当他话语声落下后,足足拉开了十几米,遥望着一言不发的水猿,仓尔罗特心中越发的惊恐了。
  
      哪怕双方距离十几米。
  
      但仓尔罗特清楚,对方想要干掉他,并不会比之前更费力。
  
      “该死!混蛋!”
  
      “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猿派的人也参与进来了吗?”
  
      “负责情报的人是谁?我要拔了他的皮!”
  
      “可恶!”
  
      心底一阵阵怒骂的仓尔罗特,表面上却是越发的恭敬了。
  
      甚至,就连直立的腰背都微微弯下。
  
      “水猿阁下,我……”
  
      “够了。”
  
      淡淡的话语声中,充斥着冰冷。
  
      你很难想象一个如水般男子一张嘴竟然会是如同极北寒冰般的冻入骨髓。
  
      水猿的声音表达了自身的厌恶。
  
      那种溢于言表的厌恶,让仓尔罗特马上选择了闭嘴。
  
      事实上,仓尔罗特也不得不闭嘴了。
  
      一团突如其来的烈焰,就这么的将仓尔罗特包裹其中,这位幽森流派的‘多尔’连哼都没哼一声,连带着对方藏在身体内的虫子就被烧成了飞灰。
  
      到死,仓尔罗特都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本该被‘诅虫’吞噬的秦然缓步的从一侧的阴影中走出,用目光打量着水猿。
  
      同样的,水猿也在看着秦然。
  
      片刻后,这位水猿开口了。
  
      “什么时候孤傲的白狼和一群大嘴鸟混在了一起。”
  
      亦如之前的话语,冰冷且刺耳。
  
      恶魔之炎的出现,显然让这位水猿误会了什么。
  
      对于这样的误会,秦然可不会解释。
  
      他看着对方,用比对方还有冷傲的口吻反问道:“什么时候我做事情,需要向猿派解释了?”
  
      “果然是白狼。”
  
      “刚刚我还有些怀疑。”
  
      “但现在我确认你就是白狼了,毕竟……你的口吻和你那位失败的老师,一模一样!”
  
      水猿突然轻笑了一声,他用如水般的目光看着眼前黑色的人影,声音则不改冰冷的继续问道:“那么你也一定知道和猿派交战的后果会是什么了吧?”
  
      一颗颗西瓜大小的淡蓝色水泡开始急速出现在水猿的周围。
  
      足有十颗之多!
  
      这些明显和一般水不同的水泡如同是行星围绕太阳般,围绕着水猿而动。
  
      可秦然却看也没看对方。
  
      他的目光看向了……
  
      勒尔德里方向!
  
      在那里,在原罪们的视野中,他看到了更让他在意的东西。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