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章 王室的秘密
    在玛丽、艾达勒和希林伯爵注视下,詹姆士八世在一位侍从的搀扶下走进了会议厅。
  
      詹姆士八世苍白的面容中罕见的出现了一丝丝红晕,虽然行走间需要让人搀扶,但是精神看起来却是不错的。
  
      “父亲。”
  
      “陛下。”
  
      玛丽三人纷纷起身。
  
      老伯爵更是径直站起,将自己的椅子让给了好友,在看到好友坐下后,这才说道:“是因为刚刚发生的事情?”
  
      一边说着,老伯爵一边将不悦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侍者。
  
      他很清楚自己老友的身体。
  
      因此,他早已经三令五申不允许宫廷侍者将发生在勒尔德里的事情告知詹姆士,即使要说,也只会挑选一些好消息说。
  
      “不怪他。”
  
      “是我强迫他说的。”
  
      詹姆士八世缓缓的说着。
  
      然后,这位国王用慈爱的目光看着玛丽。
  
      “相信自己的决定。”
  
      “但也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明白吗?”
  
      詹姆士八世这样的说道。
  
      短短的一句话,这位国王陛下分成了数次才完整的说了出来。
  
      “明白。”
  
      玛丽认真的点了点头。
  
      并不是敷衍了事,而是真的明白。
  
      事实上,未成年的王女,早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思想准备。
  
      看着点头的玛丽,詹姆士八世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他看向了希林伯爵。
  
      “伯爵阁下,我有一些事情需要单独和玛丽、艾达勒谈谈。”
  
      “好的,陛下。”
  
      年轻的伯爵一行礼后,转身就离开了会议厅。
  
      那位侍者连忙行礼,也要离开,但却被詹姆士八世阻止了。
  
      老伯爵诧异的看了一眼这位侍者。
  
      在他的印象中,除去特纳外,就没有人能够享有这样的信任了。
  
      玛丽同样诧异。
  
      可未成年的王女并没有过多的询问,她相信自己的父亲这么做一定有着自己的理由。
  
      而詹姆士八世则主动的解释起来。
  
      “他会代替特纳,服侍玛丽。”
  
      老国王指了指侍者,后者再次向着玛丽行礼。
  
      老伯爵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对于王室培养人才的流程,他是知道一点的。
  
      抛开能力等一切因素外,忠诚才是第一位的。
  
      而对方能够代替那位特纳,自然是完全可以放心的人。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未来的对方将远远比他还要和玛丽亲近。
  
      毕竟,沃伦王室一些隐秘的,无法告知他人的事情,都需要这位宫廷侍者去操办。
  
      呼!
  
      想到这,老伯爵深吸了口气,郑重其事的向着对方点了点头,做为示意。
  
      没有嫉妒,更没有不满。
  
      老伯爵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年龄。
  
      如果再年轻十岁!
  
      他一定会尽全力的去争取这个位置。
  
      而现在?
  
      他只想要尽可能的辅佐玛丽,让这位未成年的女孩明白的更多。
  
      或许,有些过时了。
  
      但那是他知道的所有。
  
      那位侍者面对着示好的老伯爵,仿佛是受宠若惊般,再次正式的向着老伯爵行了一礼,做为回应。
  
      看着好友、女儿和侍者的友好场面,老国王欣慰的一笑。
  
      然后,他收敛了笑容。
  
      “艾达勒,一些事情是告知玛丽的时候了。”
  
      “做为父亲我不够合格。”
  
      “做为国王我也不够合格。”
  
      “我可以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我无法开口告知她这一切,也无颜提到这一切,所以,请你帮我说出来。”
  
      老国王尽量以平静的口吻说着。
  
      可在场的人,都听到了对方声音的颤抖。
  
      老伯爵抬手放在了好友的肩膀上,给了对方一个坚定的目光。
  
      “一切有我。”
  
      老伯爵这样的说完,就暂停了片刻,仿佛是在总结、斟酌话语般,大约十几秒后,这位老伯爵才再次开口。
  
      “沃伦王室一直隐藏着一个秘密。”
  
      “龙派最后出现在人们视野中的地方,就是沃伦王宫,这是不少人都知道的,算是不是秘密的秘密。”
  
      “但真正的秘密是……”
  
      “真正的秘密?”
  
      “我认为我们之前的交谈是十分愉快、坦诚的。”
  
      老伯爵的话语被打断了。
  
      一脸傲然的秦然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看着走出来的秦然,老伯爵先是一愣,然后,脸就变得通红了。
  
      不要误会,并不是羞愧。
  
      而是……
  
      愤怒!
  
      “我就知道流派是不可信任的!”
  
      “你果然也是在窥视着沃伦王室的秘密!”
  
      老伯爵低吼着。
  
      “偏见,真是可怕。”
  
      傲慢的口吻中,‘秦然’似缓实快的来到了玛丽面前,就这么将玛丽挡在了身后,将其与詹姆士八世和那位侍者彻底的分开。
  
      做完这一切后,‘秦然’这才继续说道。
  
      “不过,有一点你说的不错,我得承认。”
  
      “流派!势力、分支众多的流派是真的不可信。”
  
      “因为,它们总是会用一些小把戏来进行拙劣的表演。”
  
      “看着真是让人作呕。”
  
      在这样的话语中,‘秦然’略带不屑的看向了那位侍者。
  
      未成年的王女在‘秦然’挡在自己身前的时候,就若有所思起来,而在听到此刻‘秦然’的话后,更是迅速的一把将老伯爵拉到了身边。
  
      老伯爵脚步踉跄的站到了玛丽身边,这位老伯爵并不是笨蛋。
  
      就好似秦然说的那样,在南方的二十年,就算是一个白痴,也会变成一个十足的聪明人。
  
      更何况,老伯爵本身就是聪明人。
  
      有问题!
  
      那个侍者有问题!
  
      老伯爵看着就站在老友身旁的侍者,眼神中满是焦急、担忧,可是却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这个时候,他应该怎么做。
  
      “唉。”
  
      “真是没有办法。”
  
      “我原本希望用更加柔和的方式来问出我想要知道的东西,可惜的是,他早已神志不清,哪怕是有着我的秘药支撑,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因此,我不得不大费周章的希望通过这位艾达勒伯爵的嘴知道我想要知道的。”
  
      “但是……”
  
      “又出现了意外。”
  
      侍者突然叹息起来。
  
      他盯着‘秦然’,一字一句的说道。
  
      “狼派的白狼总是爱这么多管闲事吗?”
  
      “那么,你一定不介意和我换个地方谈话吧?”
  
      “还是说……”
  
      “你准备在这里和我一起听听沃伦王室的秘密?”
  
      侍者给出了‘秦然’选择。
  
      他等待着‘秦然’的答案。
  
      他相信秦然是一个聪明人,一定会选择最适合的选项。
  
      毫无代价的得到沃伦王室的秘密,这是多么划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可惜的是,任何时候,现实总是与想象是相反的。
  
      在他话音刚落下的刹那,他就看到了‘秦然’嘴角微微上翘,眼神内的蔑视、讥讽几乎化为了实质。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