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一章 谁?
“你以为你是在和谁说话?”
  
  傲慢的话语中,‘秦然’向着侍者走去。
  
  站在詹姆士八世身边的侍者在看到‘秦然’的那个仿佛恶神俯视众生的笑容时,就已经向着詹姆士八世抓去。
  
  他不知道为什么,‘秦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但是,他知道,此刻应该怎么做。
  
  对于自己的实力,这位侍者是有着相当的自信,做为幽森流派中为数不多的‘源尔’,他当然有着骄傲的地方。
  
  不单单是诅咒方面,近身战斗也是不弱。
  
  要不然,他也不会潜入到沃伦王宫。
  
  虽然面对的是狼派的白狼,但是这位‘源尔’相信他能够在‘秦然’触碰到他的时候,将‘王牌’拿到手中。
  
  只是……
  
  就在这位侍者手指即将触碰到詹姆士八世的时候,他的身躯就无法动弹了。
  
  一只手掌不知何时抓住了他的手腕。
  
  下意识的,这位幽森派系的‘源尔’扭头看去。
  
  他看到了一张愤怒的脸。
  
  还是……
  
  ‘秦然’!
  
  “怎么可能?!”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这位‘源尔’张大嘴巴。
  
  他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愤怒’一顿乱拳砸倒在地,呼吸间,就被砸成了一滩烂泥。
  
  而‘愤怒’仿佛还是不解气。
  
  继续挥舞着拳头,会议厅的地板都被砸裂了。
  
  看着傲然的‘秦然’。
  
  看着‘愤怒’的秦然。
  
  艾达勒老伯爵不自觉的瞪大了双眼。
  
  “龙、龙派?”
  
  老伯爵轻声呢喃着。
  
  ‘傲慢’则根本没有理会这样的呢喃,拎起对方的脖领子,就将对方扔出了会议厅,一同离开的还有玛丽。
  
  相较于老伯爵的直接,玛丽是被‘傲慢’轻轻送出去的。
  
  嘎吱!
  
  砰!
  
  在两人离开后,刚刚开启的会议厅大门,又一次重重的关上。
  
  双脚稳稳落地的玛丽,摔倒在地,全身疼痛的老伯爵,看着关上的大门,脸色急速的变化着。
  
  因为……
  
  詹姆士八世没有出来!
  
  未成年的王女看向了老伯爵。
  
  “不会的!”
  
  “不可能!”
  
  仿佛猜到了什么的老伯爵立刻冲着未成年的王女摇了摇头。
  
  未成年的王女没有说话,只是眉头紧锁。
  
  而在会议厅中,椅子内的詹姆士八世面容平静的看着眼前的肉泥。
  
  然后,他勉力的坐直了身躯,看着站在眼前的‘傲慢’。
  
  “你找到了?”
  
  詹姆士八世深吸了口气问道。
  
  ‘傲慢’根本没有理会对方,但脸上的嘲讽,却显然让这位詹姆士八世有些误会。
  
  “命运真是不公平啊!”
  
  “它总是钟爱一些不知所谓的家伙!”
  
  “却对勤恳的人……”
  
  “视而不见!”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椅子中的詹姆士八世就消失不见了,当他再次出现时候,已经是站在了‘愤怒’的身后,一拳挥出。
  
  嗖!
  
  锐利的破空声中,‘愤怒’被击穿了胸膛,消失在空气中。
  
  ‘詹姆士八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握紧的拳头松开,又捏紧,仿佛是回味刚刚的触感一般。
  
  “就如同传说中的那样,与真人一般无二。”
  
  对方低声自语着。
  
  然后,猛地抬起了头,紧盯着‘傲慢’。
  
  “将龙派的奥义交出来。”
  
  对方沉声说道。
  
  “呵。”
  
  ‘傲慢’轻笑了一声。
  
  ‘贪婪’就这么的出现在了对方的身后,如同是一头野兽般,向着对方扑去。
  
  嗖!
  
  锐利的破空声再次响起。
  
  对方头也没有回,手臂在空气中带起了一阵幻影,扑来的‘贪婪’就这么的被一分为二,化为泡影再次消失。
  
  “为什么是他?”
  
  “为什么又是他?”
  
  尖锐、扭曲的声音中,‘嫉妒’好似是一个疯子出现了。
  
  它张牙舞爪,面容狰狞。
  
  不过,这并没有改变它刚一出现就被打散的结局。
  
  ‘色.欲’同样如此。
  
  甚至,刚刚出现,就被一拳了账。
  
  “每个都是独立的个体。”
  
  “每个都能掌握不同的秘术。”
  
  “传说,竟然是……”
  
  “真的?!”
  
  接连干掉了‘愤怒’‘贪婪’‘嫉妒’‘色.欲’的‘詹姆士八世’没有丝毫的不耐。
  
  相反,对方脸上浮现出了喜色。
  
  原本仅仅是一丁点儿血色的面容,在这个时候,早已是满面通红。
  
  兴奋!
  
  让对方的血液加快运行。
  
  更让对方的全身战栗。
  
  但这丝毫没有让对方放松警惕,面对着黑色的烈焰,对方又是一拳挥出,就好像是切蛋糕似的,在锋锐的破空声中,黑色的烈焰被一分为二,然后……
  
  拳锋与剑锋碰撞。
  
  铛!
  
  响亮如雷的声音中,一道若隐若现的波纹出现在拳锋、剑锋的碰撞点,以超乎常人想象的速度,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会议厅内,出现了一股旋风。
  
  地毯、椅子、纷纷被卷入其中,瞬间就化为了粉碎。
  
  坚固的地面,立柱表面同样难逃被粉碎的下场。
  
  灰尘、碎石飞溅,发出阵阵的嗖嗖声,犹如一支支激射而出的弩箭。
  
  随着波纹,‘傲慢’的身躯重重的向后飞去,直到撞上了会议厅的墙壁,这才停了下来。
  
  砰!
  
  沉闷的响声中,全身陷入到墙壁中的‘傲慢’,抬腿一蹬墙壁,整个人就再次向着‘詹姆士八世’冲去。
  
  手中黑色的巨剑,高高举起,重重落下。
  
  呜!
  
  ‘詹姆士八世’看着斩落的黑色巨剑,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当你传承狼派的时候,你的老师没有告诉过你,‘狼’的强大之处,并不是横冲直撞吗?”
  
  说着,‘詹姆士八世’抬手又是一拳。
  
  ‘傲慢’再次被击飞了。
  
  而且,又一次的陷入了之前墙壁的坑洞中。
  
  坑洞又变深了一些。
  
  ‘傲慢’则再次挣扎起来,冲向了‘詹姆士八世’
  
  “没有用的。”
  
  “你应该很清楚。”
  
  “你和我有着无法忽视的差距,简直是……”
  
  ‘詹姆士八世’的话语没有说完,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傲慢’用自己的胸膛撞向了他的拳头。
  
  这样的行为,对于‘詹姆士八世’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在对方的眼中,眼前的‘傲慢’,就是秦然本人。
  
  分身消失了,也就消失了。
  
  可本人死亡的话,那就是真的死了。
  
  还有龙派的秘密!
  
  想到这,‘詹姆士八世’扭转了拳锋,再一次的将击打目标对准了‘傲慢’手中的黑色巨剑。
  
  不过……
  
  这一拳却落空了。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