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六章 太好了
    秦然右手的食指轻轻敲击着椅子扶手,他的思绪完全的集中到了猿派和蛇派上。
  
      猿派,按照《流派之说》来看,也是不同于其它流派的特殊流派。
  
      第一,猿派没有固定的聚集地。
  
      第二,猿派人士可以是平民商人,也可以是贵族骑士。
  
      简单的说,除去遇到由水猿、火猿、剑猿或者更高等级‘白猿’的召集外,猿派人士就是一群随性游历的人们。
  
      按照道理,这样的猿派,应该是很无害才对。
  
      可事实上呢?
  
      各地统治者对猿派的提防、警惕不下于任何一个流派,甚至,有的还会重点针对猿派。
  
      因为,猿派太自由了。
  
      自由到影响到各地统治者的地位。
  
      一群不受规矩限制,实力却又极为强大的人,所造成的破坏远远超过了一般的罪犯。
  
      而蛇派呢?
  
      就是一群刺客!
  
      他们从行事风格到战斗方式,都是无限的趋于刺客。
  
      因此,蛇派的人也是最不受规矩限制的人。
  
      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刺客存在的本身,就是在不断的挑战权威,很多时候会让权威变得颜面尽失。
  
      由这一点来看,蛇派和猿派是有些相似的。
  
      不过,这样的相似绝对无法让两个流派成为好友、联盟。
  
      尤其是……
  
      当蛇派金蝉脱壳,隐匿了行踪之后。
  
      刚刚水猿的话语足以证明这一点。
  
      当然了,秦然并不会期待这样的帮手。
  
      很简单,他不信任对方。
  
      一个不信任的同伴,只会让战斗变得束手手脚,但是……这并不妨碍秦然利用这一点。
  
      梆、梆绑。
  
      食指的敲击声越发的快速了,声音迅速变得密集起来。
  
      突然,敲击声一顿,彻底的消失不见。
  
      坐在椅子中的秦然眯起了双眼。
  
      那双被眼帘遮挡的眼睛中,闪烁着莫名的神采。
  
      “也许……”
  
      想到了什么的秦然坐直了身躯,他的嘴角微微上翘,目光则看向了早已等待多时的马克西姆。
  
      “大人。”
  
      见到秦然思考完毕的鸦派纪录者,立刻躬身行礼。
  
      随着秦然一次次展现出远超自身预期的实力后,鸦派纪录者早就将不该有的想法彻底的抛出了脑海。
  
      剩下的?
  
      只有服从。
  
      有些人天生桀骜,宁折不弯,谁也无法驾驭。
  
      可有些人天生优柔寡断,有人驾驭时,反而能够发挥出远超他人想象的能力。
  
      眼前的马克西姆就是这样的人。
  
      行礼之后的鸦派纪录者立刻汇报道。
  
      “大人,有关艾克曼的事情,我已经调查出一些结果。”
  
      “他在数年前,就召集了一些鸦派的人,经过伪装盘踞在勒尔德里,这一次进入沃伦王宫是什么目的,我暂时不知道,但是那些人我已经全部收编了。”
  
      “这些人的实力都很不错,完全可以充当大人的助手。”
  
      说到这里,马克西姆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容。
  
      显然,那些被收编的鸦派人士名副其实。
  
      “嗯。”
  
      “他们忠诚吗?”
  
      急缺人手的秦然并不介意多出一些得力手下,但前提是:忠诚。
  
      就如同可信任的伙伴才能够并肩战斗一样。
  
      也只有有着忠诚的下属,才能够放心交予任务。
  
      “大人,请放心。”
  
      “他们对我,比对艾克曼有着更多的忠诚。”
  
      “而对您?”
  
      “在看到勒尔德里上空飞翔而过的烈焰时,他们早已死心塌地!”
  
      “虽然我不知道艾克曼进入沃伦的王宫是想要干什么,但是他之所以会迫不及待的进入沃伦王宫,与大人您的出现是密切相关的。”
  
      “您的出现,就是首鸦的召唤,鸦派人士是不会拒绝的。”
  
      “请大人您相信我,只需要三个月,我就会给大人您带来一个完整无缺的鸦派!”
  
      鸦派纪录者说着就再次弯腰行礼。
  
      并不是常人的礼节,而是鸦派传统的礼节。
  
      俯下的身躯几近与地面平行,就如同是一只俯首称臣的鸟儿。
  
      “做的不错。”
  
      秦然夸赞道。
  
      对于有能力的手下,秦然不介意多夸赞几句,哪怕最终他很可能会用不上也一样。
  
      用不上,不代表对方没有努力。
  
      而只要有着努力,就应该给予承认。
  
      “那么做为首鸦,我是否应该多学习一些有关鸦派的知识?”
  
      秦然微笑的问道。
  
      “那是当然。”
  
      “身为首鸦的您,必须要知晓鸦派的一切才行。”
  
      马克西姆点了点头道。
  
      “那你能够教导我吗?”
  
      秦然继续问道。
  
      “荣幸之至。”
  
      马克西姆一愣,然后,喜出望外的再次一行礼。
  
      这样的惊喜可不是伪装,而是发自内心的。
  
      事实上,在发现秦然‘白狼’的身份后,这位鸦派记录者就一直担心秦然会放弃鸦派。
  
      或许对于其他人来说,鸦派是一个势力庞大、令人一步登天的组织。
  
      但是对于‘白狼’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先不提同样悠久的传承,单单是每一任‘白狼’喜怒由我的性格,就足以做出令人惊诧的事情。
  
      因此,假如秦然直接放弃鸦派,所有人都是不会吃惊的。
  
      因为,这就是‘白狼’。
  
      而当秦然想要以‘白狼’的身份,再兼顾‘首鸦’的话,所有人也都不会吃惊。
  
      因为,这也是‘白狼’。
  
      不理会世俗。
  
      不在意他人。
  
      我行我素的‘白狼’。
  
      一切的不合理,放在他的身上,都是正常的。
  
      “大人,我需要准备一些书籍。”
  
      “我们是明天早上开始?”
  
      “还是?”
  
      与经验浅薄的蛇派女首领相比较,鸦派的纪录者显然是经验丰富的,惊喜并没有让对方乱了方寸,对方有条不紊的问道。
  
      “当你准备好后,直接来找我。”
  
      秦然回答道。
  
      “好的,请您稍等。”
  
      说完,鸦派纪录者就快步离去。
  
      秦然目送对方离开后,目光就透过房门看向了房间外一处阴影。
  
      佩里克娜,这位蛇派女首领快步走出了阴影,向着秦然行礼后,面容上浮现了一丝犹豫。
  
      不过,当发现秦然皱起眉头时,这位蛇派女首领马上就开口了。
  
      “您确定要和猿派合作?”
  
      “还是您想要代替您的老师继续挑战‘白猿’?”
  
      蛇派女首领面对秦然时,总带着一丝唯唯诺诺的感觉。
  
      这个时候也不例外。
  
      所以,她忽略了很多她本该注意到的事情。
  
      或者说,她注意到了一丝不合理,却又将其当做了合理的,只认为是秦然另有安排。
  
      例如,此刻。
  
      狼派和猿派有矛盾?
  
      秦然眉头一皱,然后,立刻舒展开来,嘴角则是不由自主的上翘着。
  
      这,真是……
  
      太好了!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