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七章 不按常规
一连五天,秦然没有离开属于自己的房间,除去必要的食物外,就剩下疯狂的吸收马克西姆教导的有关鸦派的知识。
  
  而这样的做法,自然是极有成果的。
  
  【名称:神秘知识.鸦派(精通)】
  
  【属性相关:无】
  
  【技能类别:辅助】
  
  【效果:你已经了解了这个流派的隐秘知识,你能够解读与这个流派有关的所有基础知识和部分进阶知识】
  
  【消耗:无】
  
  【学习条件:无】
  
  【备注:每个流派都有着各自的特色,它们的知识也是绝不相同的,而这些知识远比想象中有用的多。】
  
  ……
  
  “时间差不多了。”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从桌子旁站起来。
  
  五天内【神秘知识.鸦派】达到了精通级别,已经完全达到了秦然的预期,接下来想要达到专家级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哪怕有着马克西姆的教导也是如此。
  
  更何况,秦然的时间也不允许他将更多的时间放在学习上了。
  
  “马克西姆,我需要你将之后有关鸦派的知识抄录、整理。”
  
  秦然吩咐着,脚步则走向了房间外。
  
  “好的,大人。”
  
  马克西姆毕恭毕敬的回答着。
  
  与之前面对秦然的恭敬相比较,这个时候的马克西姆早已不在是对秦然实力的敬畏,而是是完全的、彻底的心服口服。
  
  实在是太惊人了!
  
  身为鸦派的纪录者,马克西姆本身就有着教导其他学徒的职责。
  
  但是,马克西姆从没有见过像秦然这样聪慧……不,已经不能说是聪慧了,那种一天学会别人一年,五天学会别人十年的天赋,只剩下天才能够解释,尤其是经过了基础期后,那种举一反三的能力,更是让马克西姆叹服。
  
  马克西姆还清楚记得当秦然第一天就完成了鸦派的基础知识时,他发出的‘最多一个月,您就能够出事’的感叹。
  
  可现在?
  
  四天后,秦然就达到了了这个程度。
  
  要知道,这可是大部分鸦派核心人士才能够达到的程度。
  
  想想自己达到这个程度所花费的时间,马克西姆只剩下了苦笑。
  
  
  更加重要的是,当时的他可是被称之为天才的。
  
  “果然,人和人是不能够比较的。”
  
  鸦派记录者叹息了一声后,就开始完成秦然的吩咐。
  
  而一旁听到鸦派纪录者感叹的佩里克娜几乎是瞬间明白了对方的心情,因为,她也有过这样的心情。
  
  不过,这并不妨碍这位蛇派女首领对老对手发出讥讽。
  
  “你以为所有人都会和你一样吗?”
  
  “大人和你是不一样的。”
  
  蛇派女首领冷笑出声。
  
  “是啊,大人和我们不一样。”
  
  “难道你不在其中?”
  
  抄录中的鸦派纪录者头也不抬的回击着。
  
  “我当然在其中。”
  
  “但我也是其中较为靠前,极为接近大人的那个。”
  
  蛇派女首领说着,不等鸦派纪录者回答,就快步的离开了房间。
  
  假如不是秦然在这里的话,她一刻都不想要久留。
  
  “大言不惭。”
  
  显然,鸦派纪录者与蛇派女首领有着同样的想法,看着对方的背影冷哼了一声后,以更加专注的姿态抄录起来。
  
  ……
  
  “找到他了吗?”
  
  秦然对着随后跟来的蛇派女首领问道。
  
  “找到了,按照您的吩咐,蛇一他们一直盯着他。”
  
  “并且,您需要的东西也准备好了。”
  
  蛇派女首领点头道。
  
  在说到昔日的同伴、下属时,蛇派女首领的脸上带着复杂的情绪。
  
  可随即就消失了。
  
  她很清楚,女妖之戒的可怕。
  
  一旦被控制,真的是没有挽回的可能。
  
  至于怨恨秦然?
  
  她不会。
  
  当时双方的关系,注定了这一切都是正常的。
  
  甚至,如果不是秦然的话,她恐怕连一个熟面孔都看不到了。
  
  而感谢?
  
  自然也是谈不上的。
  
  不是怨恨,不是感谢。
  
  
  但又夹杂着丝丝庆幸。
  
  谁也不知道蛇派女首领此刻真实的心情是什么。
  
  所以,秦然看到了这样的神情,也没有理会。
  
  他对大部分人的判定就是危险或者不危险。
  
  危险的警惕、除掉。
  
  不危险的警惕。
  
  再多?
  
  抱歉,秦然不习惯做无用功。
  
  就如同这个时候
  
  “带路。”
  
  秦然很干脆的说道。
  
  立刻,蛇派女首领就越过了秦然,快步向前。
  
  两人没有乘坐车辆。
  
  更不会讲究不必要的排场。
  
  就这么离开了沃伦的王宫,在进入到了勒尔德里的内城区后,直直的向着内城区的一处街道走去。
  
  相较于平民、商人聚集的下城区,这里原本属于勒尔德里的贵族、骑士阶层。
  
  不过,当发生了与‘草原一战’后,这里就变得空荡荡起来。
  
  除去巡逻的卫兵外,很难在看到其他人。
  
  哪怕在下城区已经日渐繁荣,再次回归到勒尔德里往日辉煌的时候,这里还是静悄悄的。
  
  秦然并没有对那些贵族斩尽杀绝。
  
  可那些贵族中有胆子回到这里的,却绝无仅有。
  
  命只有一条。
  
  谁也不会拿宝贵的生命去赌秦然会不会网开一面。
  
  原本的主人没有归来。
  
  这里自然成为了沃伦王室的财产,任由沃伦王室处置。
  
  简单的说,内城区此刻都算是玛丽的。
  
  只可惜……
  
  有人不请而入。
  
  “大人。”
  
  负责盯梢的蛇一、芬克、托斯塔,在看到秦然、佩里克娜出现后,立刻从角落中走了出来,躬身行礼。
  
  “您让我盯着的目标没有离开过这里。”
  
  “四天前,又来了一位中年男子,看情形是那位目标的仆人。”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人靠近这里。”
  
  “他们也并没有购买食物,应该是自备干粮。”
  
  三位原蛇派人士十分细致的说道。
  
  
  “嗯。”
  
  “去敲门。”
  
  秦然点了点头说道。
  
  蛇一立刻走向了高大的铁栅栏大门,用力的敲击着上面的青铜拉环。
  
  铛、铛铛!
  
  脆响的敲击声,立刻在空荡荡的街道上回荡起来。
  
  片刻后,一个身穿皮甲,腰间带着短剑,佣兵打扮,但面容很干净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对方在看到秦然后,马上在脸上浮现了一个笑容。
  
  “白狼阁下,水猿大人,等待您多时了。”
  
  对方躬身拉开了大门。
  
  可在对方直起腰时,整个人就呆愣在了那里,脸上的笑容更是僵直了。
  
  因为,蛇派女首领举着一张逮捕令站在他的面前。
  
  逮捕令上清晰的写着
  
  罪名:私闯他人领地。
  
  罪犯:水猿。
  
  签发人:玛丽.詹姆士。
  
  执行人:2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