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八章 盯
    “白狼阁下,您不要开玩笑了。”
  
      开门的中年人在一愣之后迅速的恢复了笑容,并且,再次弯腰,邀请秦然进入房屋之中。
  
      看着这位中年人,蛇派女首领不由在心底摇头苦笑的同时,向对方投去了怜悯的目光。
  
      假如换做其他人的话,面对着这样再三的邀请一定会有所犹豫,遇到一些心软的人,甚至就会干脆答应。
  
      可秦然心软吗?
  
      或许在某些人心中,秦然是无比心软的。
  
      但是在大部分的时候,秦然是心如铁石的。
  
      特别是面对一些陌生人时,不仅是心如铁石,行为更是毫不留情。
  
      蛇派女首领就曾不止一次领教过。
  
      因此,对于眼前这位猿派中年人会遭遇什么,蛇派女首领心知肚明的。
  
      事实上,也就如同蛇派女首领预料的那样。
  
      秦然一言不发的看向了猿派的中年人,隐藏体内的恶魔气息,一瞬而发。
  
      虽然恶魔的气息仅仅维持了一瞬间,但是对面的猿派中年人却是如同被烈马撞击了一般,连连后退中,脚步踉跄的软倒在地。
  
      呼哧、呼哧。
  
      大口大口的喘息,冷汗从额头上溢出。
  
      猿派中年人惊恐的看着秦然。
  
      刚刚的那一瞬间,实在是太可怕了。
  
      可怕到他的眼前甚至出现了幻觉。
  
      那是……一头仰天咆哮的恶魔。
  
      不仅巨大、灼热,还充斥着混乱杀戮,仿佛只需要看一眼就会被完全的吞噬。
  
      在接到水猿大人分配的任务时,做为猿派中以能言善辩著称的鲁伯特,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甚至,为了以防万一,他还做出了数套方案。
  
      毕竟,那是狼派的‘白狼’,在多的方案都不为过。
  
      只是……
  
      鲁伯特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白狼’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明明是一件合则两利的事情,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
  
      尤其是眼前的逮捕令!
  
      完全就是对水猿大人的一种羞辱。
  
      而羞辱水猿,和羞辱猿派又有什么两样?
  
      难道对方就不怕与猿派再次开战吗?
  
      心底的疑惑,挥之不去的恐惧,让跌倒在地的鲁伯特本能的抬起头看着眼前黑色的人影。
  
      太阳的光辉完全隐藏在对方的身后,让对方的身影越发的深邃,对方脸上自始至终都为改变的淡然,更是从未改变。
  
      不在乎?
  
      对方不在乎和猿派开战?
  
      猛然的,这个想法出现在了鲁伯特心底。
  
      “这就是‘白狼’?”
  
      “比传闻中的还要狂妄自大啊!”
  
      带着这样的感叹,鲁伯特看着走进的黑影,苦笑不可抑制的出现在了脸上。
  
      他知道自己这次失算了。
  
      之前信心十足所做的准备,面对着这一任‘白狼’完全就和玩笑没有什么两样。
  
      不过,鲁伯特并没有放弃
  
      “白狼阁下……”
  
      鲁伯特艰难的开口了。
  
      他希望尽可能的劝说眼前的人,接受猿派的提议,只是话语才出口,他的眼前就被淡蓝色所充斥。
  
      一身淡蓝色长袍的水猿从液体变为了实体。
  
      他淡漠、无神的双眼扫过全场,似乎看到了一切般。
  
      然后……
  
      啪!
  
      一个钱袋扔到了蛇派女首领的手中。
  
      “罚金。”
  
      冷冷的话语中,水猿再次化为液体消失,跌倒在地的鲁伯特艰难的站起来,向着秦然行了一礼后,也脚步踉跄的离开了这里。
  
      蛇派女首领有些发懵的看着手中的钱袋。
  
      在沃伦,一些较轻的罪名,是可以通过缴纳罚金免除的,其中就包括在不造成较大破坏的私闯他人领地。
  
      可……
  
      那是对于一般人而言。
  
      对于猿派的水猿,交罚金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
  
      但手中的钱袋,又告诉她,这就是事实。
  
      “这、这……”
  
      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的蛇派女首领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而在秦然迈步返回时,蛇派女首领马上就快步跟上了。
  
      至于芬克、托斯塔和蛇一?
  
      在被控制的三人看来,这才是正常的。
  
      这才是常识。
  
      虽然大部分人都无法接受罢了。
  
      ……
  
      “大人,您为什么这么做?”
  
      远离了勒尔德里的内城区后,从被震慑中恢复的鲁伯特十分不解的问道。
  
      在鲁伯特看来,即使是狼派的‘白狼’,也不能够这样的无礼!
  
      要知道,上一任‘白狼’可是败在了‘白猿’的手中。
  
      这也是猿派最近二十年来,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事情,每一个猿派人士都没有忘记过。
  
      “强。”
  
      水猿回答着。
  
      即使是面对自己人,水猿冰冷的语气,简单的回答方式都没有改变过。
  
      唯一不同的是,身为猿派人士的鲁伯特已经习惯了水猿这样的回答,并且,能够理解这样的回答。
  
      但正因为,这样的理解,鲁伯特才马上的脸色一变。
  
      “比您也强?”
  
      鲁伯特压低了声音问道。
  
      “强。”
  
      水猿回答着。
  
      “那、那和白猿大人比较呢?”
  
      鲁伯特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知道。”
  
      水猿简单的回答,令鲁伯特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知道狼派‘白狼’很强,但是秦然年轻的面容,总是会让人忽略一些事实,在这位猿派中年人的心中,秦然是很强,但也就是和水猿、火猿、剑猿三位大人相差不多,甚至,还应该差一点才对。
  
      可现在却是,秦然超过了水猿、火猿、剑猿三位大人,而且,还和‘白猿’相比,都不落下风。
  
      哪怕水猿回答的是不知道。
  
      但鲁伯特早已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本该前行的鲁伯特彻底的呆愣在原地。
  
      水猿看着手下,没有丝毫的责怪。
  
      因为,在那晚,看到那爆裂的火焰时,他也是这样的。
  
      黑暗中,只靠爪牙争胜的野兽,畏惧着火焰。
  
      而现在?
  
      火焰,也成了野兽的武器。
  
      完全就是……
  
      灾难!
  
      和另外一个家伙一样。
  
      “召集。”
  
      想到要面对什么对手,水猿再次开口了。
  
      听到水猿的话,鲁伯特身躯一震,迅速回过神的对方,在了解到秦然的实力后,根本不会在犹豫,马上弯腰行礼道:“是,大人。”
  
      十几分钟后,一封封密信从隐秘的渠道发往了沃伦各地,乃至更远的地方。
  
      当然,这是他们自认为的隐秘。
  
      他们改变妆容、隐蔽身形的出发。
  
      有些为了掩盖气味,还用其它气味掩盖。
  
      优秀的猎犬,也无法辨别其中的味道。
  
      可惜盯着他们的远比猎犬要优秀的多。
  
      而且,还不是孤军奋战。
  
      天空中,一双锐利的眼睛,将其全部收在眼底。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