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章 葬礼
弯弯的月牙悬挂夜空,周边点点星辰щww..lā
  
  一支黑色的仪仗队正在迅速的聚集着。
  
  不仅是人穿着黑色,就连使用的马匹也是黑色的,属于沃伦王室的家徽,在这个时候,也变成了黑白两色。
  
  穿着一身黑衣,带着丧礼帽的玛丽走在队伍的中间,在她的旁边是秦然,而在两人的身后则是詹姆士八世的棺木。
  
  里面并没有尸体,只是装入了一些随身的衣物和物品。
  
  没有繁琐的仪式与祷告。
  
  队伍在聚集起后,就向着勒尔德里外的墓地走去。
  
  沃伦王室的墓地,在詹姆士三世之前一直都是在沃伦王宫后的某地,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更多的王室亡者让那块小小的墓地不够用了,因此,在詹姆士四世时,沃伦王室就在勒尔德里外重新修建了一座王室的墓地。
  
  走出王宫大门,穿过内城区,队伍进入了外城区。
  
  街边出现了不少平民。
  
  他们一个个换上了黑色的衣服,自发的为詹姆士八世送行。
  
  由首鸦和詹姆士八世‘组合’而成的国王,从传统意义上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国王。
  
  但,也绝对不差。
  
  他没有横敛暴政,更没有滥杀无辜。
  
  相反,每年都会几近可能的降低税收。
  
  平民们不懂得更多,但是他们记得正是因为这样的降低税收,让他们熬过了数个难熬的冬天。
  
  为此,他们感激着这位陛下。
  
  街边为詹姆士八世送行的平民越来越多。
  
  他们低声祈祷。
  
  有一些还发出了抽泣。
  
  这样的气氛感染了本就肃穆而行的队伍。
  
  一直强忍着的玛丽,眼中泛起了泪花。
  
  然后……
  
  缓缓滑落。
  
  未成年的王女没有放声大哭。
  
  对于这位父亲,她没有这样深的感情。
  
  她也不允许自己这样做。
  
  ‘承担责任时,要记得坚强!’
  
  母亲的教导,她时刻都记在了心底。
  
  哪怕有着秦然做为依靠,未成年王女都会选择自己先努力、坚持。
  
  走在一旁的秦然看着倔强的玛丽,眼神中浮现了赞赏。
  
  他欣赏坚强的人。
  
  就如同他自己也是一个坚强的人一样。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最初见到的两人才会迅速的变得亲近起来。
  
  队伍继续前行。
  
  经过了外城区,来到了勒尔德里的城外,沿着早就用黑色布条装饰过的小道,缓缓的靠近着那座王室墓地。
  
  守卫着王室墓地的是两百全副武装的卫兵,即使是在紧要关头被调用外,这里也会留下足够的人手。
  
  盗墓贼,在任何时代都是不缺少的。
  
  特别是在面对如此鲜明的目标时。
  
  一身黑衣的艾达勒站在墓地前,静静的等待着,当队伍进入墓地后,这位老伯爵没有开口,径直的跟在了老友的棺椁旁。
  
  对于这位老伯爵而言。
  
  棺椁中的存在,似乎就是他的老友。
  
  秦然扫视了一眼对方。
  
  数天不见的对方,显得更加苍老了,那背脊已经佝偻,脚步也带着一丝踉跄。
  
  很显然,那晚的消息对于这位老伯爵来说真的是一个无可比拟的打击。
  
  但对此,秦然却无能为力。
  
  事情已经发生,不是他,也不是由任何一个人的意志而扭转的。
  
  詹姆士八世的墓室在詹姆士七世的墓室后侧方,前边的墓室依次是沃伦的詹姆士四世、五世、六世,而沃伦的开国国王则是以雕像出现在了墓室的最前方,披着月光的对方,犹如一尊神祗守护着后世的子孙。
  
  不论是活着的。
  
  还是……
  
  死去的。
  
  葬礼最后的仪式开启了。
  
  由骑士护送着,詹姆士八世的棺椁开始徐徐进入墓室。
  
  除了抬棺人之外,只有身为继承者的玛丽能够站在一侧,剩余所有人都聚拢成一个圆,面朝外站立。
  
  秦然所站的地方,恰好是能够看到那位詹姆士一世雕像的位置,他抬眼注视着那尊雕像。
  
  哪怕经过了精心的维护,那尊雕像也难免留下岁月的痕迹。
  
  不过,即使如此,也能够看得出当年这尊雕像完工时的精美,真的是栩栩如生。
  
  但一丝疑惑却在秦然心底浮现。
  
  “你在好奇为什么这里没有詹姆士二世,那位女王的雕像?”
  
  站在秦然身侧的老伯爵突然开口了。
  
  “嗯。”
  
  秦然对此没有任何隐瞒。
  
  按照秦然所了解到的信息,沃伦王国之所以有着现在的疆土,完全是和当初的那位女王分不开的。
  
  对方不仅李勉狂澜,而且还开疆扩土,统一了原有土地上的三个小王国。
  
  简单的说,这位女王有着比詹姆士一世还要显赫的战绩。
  
  按照道理,对方礼应受到后世子孙的崇敬才对。
  
  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不单单是墓园这里,在其他地方也是罕见到对那位女王的记载。
  
  秦然曾猜测过一些。
  
  但他更倾向于听取专家的意见,而在他的身旁这位老伯爵无疑就是最好的专家之一。
  
  看到秦然点头,这位老伯爵突然笑了。
  
  他一字一句的说道:“不告诉你!”
  
  秦然一愣。
  
  而就在秦然诧异的看向对方时,这位老伯爵再次开口了。
  
  “死寂之光。”
  
  “贯穿天地。”
  
  “这就是那些家伙想要知道的。”
  
  “我告知了你,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不需要感谢,更不要心存感激,我只是完成了我应该完成的任务。”
  
  说完,这位老伯爵转身就走。
  
  秦然转过身看着对方走向了詹姆士八世的墓室。
  
  詹姆士八世的棺椁已经进入了墓室,墓室彻底的从里面封死,仪仗队再次的聚拢,遥遥祭拜着这位国王。
  
  老伯爵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到了墓室前,拿出了一瓶早就准备好的酒与酒杯。
  
  砰!
  
  瓶塞高高飞起,老伯爵将酒液倒入了两个酒杯。
  
  “敬,自由。”
  
  一声高呼,老伯爵饮尽了杯中的酒。
  
  “敬,死亡。”
  
  再次高呼,另外一杯酒散在了詹姆士八世的墓室前,然后,老伯爵身形踉跄的靠在了墓室上,双眼看着夜空,目光散去,再也没有了声息。
  
  他,完成了任务。
  
  他,完成了嘱托。
  
  他……
  
  去寻找属于他的年代。
  
  在那里,有着属于他的记忆。
  
  在那里,他被一群志同道合的好友所围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