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一章 发现
    第二天,在詹姆士八世的墓室旁边,多出了一间新的墓室。
  
      墓室没有过多的装饰,只是简简单单的篆刻着一行清秀而又不失锐气的字迹:詹姆士八世的挚友艾达勒之墓。
  
      那是玛丽亲自写下,由宫廷的工匠篆刻,在最短的时间内完工。
  
      虽然在沃伦王室墓地内放置不属于王室成员的墓室是不符合规矩的,但是目睹了前一晚情形的人们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异议。
  
      事实上,就算是提出了,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玛丽在这件事情上极为的坚持。
  
      “殿下,王宫中流传着一些不太好的传闻。”
  
      希林伯爵在玛丽休息的间歇,低声的说道。
  
      “有关艾达勒伯爵的?”
  
      玛丽头也没抬的问道。
  
      “是的。”
  
      年轻的伯爵点了点头。
  
      “找到源头,看看他们的初衷。”
  
      “如果只是嚼舌根的话,打十棍。”
  
      “如果带有恶意的话,送去佩里克娜那里,我要知道幕后的主使人。”
  
      未成年的王女淡淡的说道。
  
      “是,殿下。”
  
      年轻的伯爵一躬身就向外走去。
  
      对于一夜间变得雷厉风行的玛丽,年轻的伯爵是有着意思不习惯的。
  
      不过,年轻的伯爵并不认为这是坏事。
  
      身为一个国家的掌权者,一味的仁慈是不行的。
  
      掌管着北地的年轻伯爵,对此心知肚明。
  
      很快的,仅仅半个小时后,带着调查报告的希林伯爵就再次返回到了玛丽办公的‘国王会议室’
  
      “萨丁和奥博尔德的死亡也不足以威慑他们吗?”
  
      看着希林伯爵递来的报告,玛丽皱起了眉头。
  
      “殿下,您永远不要小觑这些人的贪婪和愚昧。”
  
      年轻的伯爵一撇嘴角。
  
      对于那些寄生虫般盘踞在勒尔德里的贵族,年轻的伯爵没有一丁点的好感。
  
      以前没有,以后更不会用。
  
      一群那一位可怜老者的死亡做文章的家伙们,都应该上绞首架才对。
  
      “如果他们忘记了疼痛,那只说明那次疼痛不够让他们铭记!”
  
      未成年的王女低声念叨起来。
  
      “是2567阁下说过的?”
  
      年轻的伯爵听着这种完全不符合未成年王女说话风格的话语,立刻就做出了猜测。
  
      “嗯。”
  
      “我认为很有道理。”
  
      “派出足够的人手,去让他们感到疼痛。”
  
      未成年的王女点了点头,下达了最终的命令后,这位王女从椅子中站了起来,走向了一侧的武器架。
  
      认真的从上面拿起一柄长剑,未成年的王女走向了‘国王会议室’的空地,在那里一位剑术教官早已等待多时了。
  
      为什么不是秦然?
  
       实力相差太多的对战是没有意义的。
  
      深知这个道理的玛丽,因此选择了宫廷剑术教官,而不是秦然或者希林伯爵。
  
      她和对方相差的太远了。
  
      看着挥舞长剑发动着迅雷一般进攻的玛丽,年轻的伯爵赞叹的点了点头。
  
      既为对方的天赋,又为对方的努力。
  
      每一天里,除去必要的处理公务时间外,玛丽都会进行剑术训练,从来没有间断过。
  
      “只要坚持下去,追上我也就是时间问题了吧?”
  
      年轻的伯爵心底浮现了这样的想法。
  
      不过,马上的,这位年轻的伯爵就摇了摇头。
  
      因为,他想到了秦然。
  
      有着秦然的教导,玛丽可不是简单的追上他,超越他才是正常的。
  
      而一想到秦然,这位年轻的伯爵再次叹息了一声。
  
      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找到能够和对方交换蛇派奥义的东西。
  
      “我该用什么做为交换呢?”
  
      年轻的伯爵喃喃自语着。
  
      ……
  
      有关玛丽的发出的命令,秦然通过佩里克娜第一时间知道了。
  
      对此,他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
  
      玛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有着独立的思维,不是他的附庸,不需要以他的意见为主。
  
      不过,秦然依旧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位老伯爵的死,对于玛丽的影响。
  
      ‘不告诉你!’
  
      一想到那位老伯爵死前的话语,秦然就忍不住深吸了口气。
  
      对方明显是故意的。
  
      而且,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的余地。
  
      “报复吗?”
  
      秦然摇了摇头。
  
      他没有嘲笑对方的幼稚。
  
      更不会讥讽对方的天真。
  
      对方坚持着对方的想法,贯彻着自身的意志。
  
      或许理念不同。
  
      但……
  
      足够任何一个人向对方表示敬意。
  
      只是,对方的选择,不会成为他的选择。
  
      为了好友去冒险。
  
      哪怕是九死一生,秦然也无所畏惧。
  
      可在好友死后,追随好友去死,秦然自问是做不到的。
  
      至多……
  
      将好友生前的所有敌人都干掉,以此祭奠好友的在天之灵。
  
      “果然,理念不同吗?”
  
      发出一声叹息的秦然,将注意力彻底的集中到了对方死前的秘语上——
  
      “死寂之光,贯穿天地?”
  
      “会是什么?”
  
      秦然皱着眉头思考着。
  
      对于这样没头没尾的秘语,秦然是十分讨厌的,更加讨厌的是,说出这个秘语的人,已经死了,让他无法得到更多的信息。
  
      这无疑是最坏的消息之一。
  
      当然,也不是没有好消息。
  
      他,并不是一个人在寻找答案。
  
      马克西姆,鸦派的纪录者,坐在一侧新搬来的书桌后,俯首翻阅着与沃伦王室相关的书籍。
  
      这些书籍一些是来自沃伦王室的藏书。
  
      另外一些则是来自鸦派的收藏。
  
      嘴里嚼着类似麦芽糖一般零食的赛尔提同样专注认真。
  
      他努力的让自己的舌头上的甜味不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不过,很可惜……
  
      “赛尔提,安静点。”
  
      被好友吧唧嘴吵到心烦意乱的马克西姆忍不住的抬起了头。
  
      “好的、好的。”
  
      赛尔提连连点头,但是吧唧嘴的声音却更响了。
  
      马克西姆眉头紧皱。
  
      但是对自己的好友却是毫无办法,最终,只能是再次低头看向了手中的书籍。
  
      而仅仅是十几秒钟后,马克西姆径直的站了起来。
  
      这样的动静吓得赛尔提紧紧的抿住了嘴,生怕自己的好友来抢他嘴里的糖般,但是马克西姆却是径直绕过了好友,一脸欣喜的冲到了秦然面前。
  
      “大人,有发现!”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