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三章 反击
    水猿淡漠的‘看’着对方。
  
      这样的目光令这位纹有八首七尾的男子一皱眉。
  
      他讨厌这样的目光。
  
      或者说,他讨厌不畏惧生死的人。
  
      “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这个瞎子的眼神真的很让人讨厌?”
  
      对方说着,手臂连挥。
  
      八首七尾的怪蛇图案随着眼前男子手臂的挥舞,而不住扭曲,仿佛就要脱离男子的手臂择人而噬般。
  
      不过,真正脱离手臂而出的却是一根根金属箭矢。
  
      嗤、嗤嗤!
  
      一连三支箭矢准准的扎入了水猿的身躯。
  
      血花冒出,本就无力的水猿,显得越发的无力了。
  
      但这位纹有八首七尾的男子却是没有一点解气。
  
      相反,对方越发的恼怒了。
  
      因为,水猿还是那样的淡漠。
  
      哪怕遭到了连续的攻击,眼神、神情,都没有任何的改变。
  
      “哼!”
  
      纹有八首七尾的男子一声冷哼。
  
      对方打算好好的教训一下水猿。
  
      毕竟,这是胜利者的权利,不是吗?
  
      当然了,在此之前,对方十分谨慎的再次射出了四肢箭矢。
  
      嗖嗖嗖!
  
      箭矢飞舞的声音中,水猿的四肢被钉在了地面上。
  
      而在做完这一切后,纹有八首七尾的男子才放心的走到了水猿的面前,抬起脚,一脚踩向了那令他极度不满的面容。
  
      砰!
  
      水猿的面容遭到了重击。
  
      甚至,头颅都深陷在了地面中。
  
      感受着脚底传来的触感,还有细微骨头碎裂的声音,纹有八首七尾男子的嘴角不由一翘。
  
      他露出了嗜血、畅快的微笑。
  
      没错!
  
      就是这样的感觉!
  
      就是这种踩踏、凌辱对手的感觉。
  
      爽快!
  
      太爽快了!
  
      莫名的快感在他的身躯中漫延,让这位纹有八首七尾蛇的男子开始以更加疯狂的姿态踩踏着水猿。
  
      砰砰砰!
  
      连续的踩击,鲜血横飞。
  
      有的落在了地面上,有的则沾染在了施暴者的靴子上。
  
      鲜血越来越多。
  
      鲜血微微的偏移。
  
      这样的变化,如果是在平时自然是无法瞒过施暴者的目光,可是现在,陷入了某种亢奋状态的对方,根本没有注意到。
  
      直到鲜血化为了血剑掠过了对方的小腹。
  
      噗!
  
      施暴者抬起的脚掌,没有再次落下。
  
      对方瞪大了双眼看着躺在那里,面目全非的水猿,然后……
  
      一分为二!
  
      更多的鲜血涌出了。
  
      喷散在水猿的脸上、身上。
  
      让水猿完全的浸泡在了鲜血中。
  
      这样的浸泡很快就结束了。
  
      当水猿重新从鲜血中站起来的时候,地面上的鲜血早已消失无踪,剩下的只有干枯的脏器和尸体。
  
      淡蓝色的长袍,在这个时候早已变成了猩红。
  
      水猿的鼻尖松动,一直保持淡漠的神情中浮现了一丝厌恶。
  
      他极为讨厌鲜血。
  
      如果可以的话,他一点都不想要碰触他人,或者是自己的鲜血。
  
      但是,一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水猿就变得心急如焚起来。
  
      他知道,必须要将刚刚的事情告知‘白猿’。
  
      不然的话……
  
      “呃!”
  
      就在水猿准备离开时,突然从身体内升起的虚弱感,直接令这位猿派的首领之一就跌倒在了地上。
  
      眩晕感充斥着水猿的大脑。
  
      “血液中有毒?!”
  
      在昏迷前一刻,水猿反应了过来。
  
      ……
  
      蛇派的人在血液中藏有毒素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甚至,还有一些人专门以此来完成某些秘术。
  
      对于此刻来说,首要的第一点就是刺杀目标。
  
      只要能够刺杀成功,一些必要的损失是完全可以在接受范围之内的。
  
      昏昏沉沉的水猿仿佛做了一场噩梦。
  
      当他苏醒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
  
      女孩身穿常服,腰间却又一把长剑。
  
      仅看一眼,水猿就能够确认这是一柄不可多得的宝剑。
  
      不过,水猿的目光并没有在这柄剑上停留,几乎是瞬间就看向了女孩身边的年轻人。
  
      在对方的身上,他感受到了淡淡的危险。
  
      而对方身上的家徽,则更让他变得谨慎。
  
      飞龙之章?
  
      希林伯爵?
  
      水猿一愣,再次看向了女孩,当看到那金色的头发和蓝色的双眼时,水猿就大致确认了女孩的身份。
  
      “玛丽.詹姆士?”
  
      询问的口吻,但语气却极为笃定。
  
      能够让当代希林伯爵跟随的人,又是一个未成年女孩模样的,在整个沃伦绝无仅有。
  
      “嗯。”
  
      “你身体怎么样了?”
  
      “宫廷医生的药剂应该是起到了作用。”
  
      玛丽点了点头,满是英气的面容上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
  
      “很好。”
  
      “我现在必须要离开了。”
  
      “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我在完成了我的任务后,会回报你的。”
  
      水猿挣扎着就要爬起来。
  
      可当玛丽将手放在他身上时,水猿的挣扎就变成了无用功。
  
      充斥剧毒的血液,可不是那么好吸收的。
  
      即使有着超越凡人的体质、能力,也是如此。
  
      “宫廷医生说了。你应该好好休息。”
  
      玛丽强调着。
  
      “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必须要……”
  
      “你必须要休息了。”
  
      “剩下的都交给2567就好。”
  
      “我需要去处理一些事情,如果你有什么需要请告诉侍者,我已经吩咐了他们,他们会尽可能的满足你。”
  
      玛丽打断了水猿的话语,在对方愣愣的神情中,向着希林伯爵一点头后,就向外走去。
  
      希林伯爵紧随其后。
  
      不过,当看到愣愣的还没有回过神的水猿,这位正直的年轻伯爵有些不放心。
  
      “放心吧。”
  
      “有白狼阁下出面一切都不会有问题的。”
  
      年轻的伯爵安慰着对方。
  
      “不,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回过神的水猿马上摇了摇头。
  
      “我知道发生了什么!”
  
      “当然,是从白狼阁下那里得知的。”
  
      “相信我,白狼阁下可以搞定的。”
  
      “还有……”
  
      “感谢你们猿派为勒尔德里所做的一切——殿下已经下令,从今天开始猿派人士将可以自由进出勒尔德里。”
  
      说着年轻的伯爵微微欠身,以示敬意。
  
      ‘看’着鞠躬示意的希林伯爵,水猿沉默了。
  
      他知道,对方没有骗他。
  
      他们是真的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不然不会这么友善的对待他。
  
      只是……
  
      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或者说,怎么可能这么快的了解到一切?
  
      “白狼吗?”
  
      水猿低声自语着这个令他记忆深刻的名字,渐渐的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