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四章 展示
    时间向前略微推移。
  
      在水猿昏迷后不久,勒尔德里的卫兵就找到了对方。
  
      随即,秦然出现在了这里。
  
      然后,他‘看’到了那些痕迹。
  
      不同与被爆炸所毁灭的战场,在水猿昏迷的周围,所有的痕迹都是完整的。
  
      并不是说蛇派纹有八首七尾的男子留下了多么明显的痕迹。
  
      事实上,对方对隐踪匿迹方面做得非常的好,即使是秦然也不认为自己能够超过对方。
  
      但这样的掩饰,面对着秦然达到了超凡级别的【追踪】,实在是不够看,就如同是将头埋在沙子中的鸵鸟一样的明显。
  
      秦然不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去寻找,仅仅是目光扫过,就找到了他想要找的痕迹。
  
      只需要顺藤摸瓜,必然会有所收获。
  
      可越是到了收获的时候,秦然却越是小心警惕。
  
      他眉头微微一皱。
  
      眼前的一切,在秦然看来有些刻意了。
  
      不是痕迹方面。
  
      而是……
  
      之前的战斗!
  
      那样巨大的爆炸声,秦然相信蛇派的人不可能没有预料到。
  
      既然预料到了,那么必然会将他的出现计算到其中。
  
      简单的说,这既是针对猿派的布局,也是针对他的陷阱。
  
      至于死去的纹有八首七尾的男子?
  
      有可能是对方的大意。
  
      但,更大的可能则是对方布局的一部分。
  
      以自己人的死来布局,看似疯狂,可在大多数的时候,却是行之有效的方式。
  
      “既然这样……”
  
      眯着双眼的秦然心底一动,向着玛丽打了个召唤后,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然后,一头白色巨狼如同一道幽灵般,在密林中穿梭起来。
  
      ……
  
      密林深处,衣着破烂的男子,随手擦拭着脸上的脓疱。
  
      他毫不介意,将满是脓液的手掌在衣服上擦拭。
  
      当然,这样的擦拭是完全擦不干净的。
  
      毕竟,那破烂的衣服,要比想象中的还要肮脏。
  
      可周围的人没有一个敢于提醒。
  
      事实上,周围的人在看到这个男子的时候,就噤若寒蝉。
  
      唯有纹有八首八尾怪蛇的男子不同。
  
      对方冷冷的注视着那口不断冒出气泡,散发着恶臭的大铁锅,静静的等待着。
  
      “放心吧,没有问题的。”
  
      “我的药剂,远比想象中的有用。”
  
      衣着破烂男子一咧嘴,露出了黄黑相间的烂牙,而一些如同蛆虫般的东西,在其中爬行。
  
      当对方闭上嘴的刹那,这些蛆虫立刻就被咬碎了。
  
      吧唧、吧唧的响声中,青绿色的汁液,顺着对方的嘴角溢出。
  
      对方再次摸了一把嘴角的汁液。
  
      不过,这一次却没有擦抹在衣服上,而是将其浸入了眼前的大铁锅中。
  
      对方干瘦的手掌,似乎完全感受不到温度,就这么充当着汤勺,搅拌着大铁锅。
  
      “最好如你所说。”
  
      “我们的机会可只有一次!”
  
      纹有八首八尾怪蛇的男子冷冷的说道。
  
      冰冷的声音,极为刺耳,就如同是钢刀在骨头上划过的响声一样,令人听了就不断的起着鸡皮疙瘩。
  
      “猿派的家伙们已经自顾不暇。”
  
      “剩下的那位……”
  
      “我期待他的出现!”
  
      “不然我怎么能够报仇呢?”
  
      “没有谁招惹了幽森派系后可以安然度日,哪怕是‘白狼’也不行!”
  
      衣着破烂的男子露出了一个狞笑,对方脸上的脓包,随着这样的狞笑又被挤烂了数个,黄褐色的恶臭脓液,顺势流出,沿着对方的面颊而下。
  
      “所以,我们合作了。”
  
      纹有八首八尾怪蛇的男子这样的说道。
  
      然后,没有再理会自己的合作者,他快步的向着密林更深处走去。
  
      在那里有着一座毛毡帐篷。
  
      纹有八首八尾怪蛇的男子在距离帐篷还有三步远的距离,就单膝跪地的行礼道:“大人,一切都如同您预料的那样进行着。”
  
      “嗯。”
  
      帐篷内响起了淡淡的鼻音。
  
      似乎对这些完全不关心一般。
  
      不过,做为帐篷中人多年的下属,纹有八首八尾怪蛇的男子太清楚对方的脾气了,因此,并没有起身,继续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
  
      而就如同他预料的那样。
  
      在下一刻,帐篷内的声音再次响起了。
  
      “匹得,血祭的材料齐了吗?”
  
      “齐了。”
  
      “有着那些家伙的配合,一切都极为的顺利。”
  
      纹有八首八尾怪蛇的匹得说到这时,冰冷的神情中出现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那些无知的家伙,根本不知道所谓的血祭是什么!
  
      竟然还妄想重新回到勒尔德里?
  
      下辈子吧!
  
      匹得根本没有欺骗合作者的罪恶感。
  
      对于刺客出身且身处蛇派高位的他来说,这样的欺骗完全就是日常,就如同是吃饭喝水一般。
  
      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那些家伙在得知自己也是祭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了。
  
      一定很有趣吧?
  
      带着这样满是恶意的想法匹得缓缓的站了起来
  
      “盯紧那个家伙。”
  
      “还有提防那个家伙。”
  
      “他该来了!”
  
      帐篷中的声音继续传来。
  
      “知道了,元蛇大人。”
  
      “我已经准备好了天罗地网,就等着他一头扎进来了!”
  
      匹得说着,就躬身后退。
  
      就如同他说的那样,看似祥和的密林内不仅充斥着蛇派的好手,而且,还有着一道又一道的布置。
  
      只要那个家伙敢出现,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对此,匹得极有把握!
  
      因为,这不是他第一次和狼派的‘白狼’交手了。
  
      他和上一任的‘白狼’交过手。
  
      对方的强大,他现在还心有余悸,尤其是胸口的那一道爪印,到现在,他还隐隐作痛着。
  
      可这又算得了什么?
  
      最终的结果,他才是胜利者之一。
  
      而强大的对方死了。
  
      死得很惨。
  
      甚至可以说是憋屈。
  
      想到对方死不瞑目的样子匹得不由嘴角一翘。
  
      “你的弟子和你一样,都招惹了不该招惹的对手。”
  
      “希望你的弟子如同你一样思虑周全,为狼派留下一点火种,不然的话,狼派就该被除名了。”
  
      匹得带着狞笑,自语着。
  
      然后……
  
      他猛地一转身,左手如同流星一般向后击出。
  
      噗!
  
      身后的身影,就这么的被洞穿了胸口。
  
      “你真以为你是悄无声息的?”
  
      “在刺客的面前,展示潜行?而且,还是在刺客的大本营里?”
  
      “你太天真了!”
  
      一击得手的匹得面露得意,但是当他看到濒临死亡的人眼中流露出的嘲弄时,却是脸色一变。
  
      不过,晚了!
  
      噗!
  
      一只巨大的、锋锐的狼爪掠过了匹得的身躯。
  
      这位蛇派的头领就这么被一分为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