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七章 最初的目的
    “啊!”
  
      被【晨曦之印】光辉所照耀的元蛇立刻发出了一声惨叫。
  
      那叫声凄惨的程度,远超之前遭受阴影反噬。
  
      毕竟,一个只是单纯的反噬。
  
      而另外一个?
  
      却是致命的克星般。
  
      哪个更加严重,不言而喻。
  
      ‘傲慢’的战斗方式就如同秦然一般,不会给敌人留下任何的喘息之机,在元蛇发出惨叫的刹那,黑色的巨剑当头而下,
  
      惨叫声戛然而止了。
  
      并不是死亡。
  
      而是……
  
      元蛇抬手将黑色的巨剑接住了。
  
      锋锐、沉重的黑色巨剑,被一只血肉组成的手掌捏在了手中。
  
      似乎那种锋锐,不能够伤害对方分毫。
  
      而且!
  
      【晨曦之印】对对方造成的伤害也是急速的减弱着。
  
      对方仿佛适应了本该是致命的克星般。
  
      “你完全不懂得‘元蛇’的含义!”
  
      “我……”
  
      噗!
  
      索耶德克犹如说教一般,可话语才出口,阴影中射出的窄刃长剑,就这么的刺穿了对方的脖颈。
  
      【蒲公英之穿刺】随之一绕。
  
      索耶德克的头颅就飞上了半空,而对方的身躯,也跟着跃上了半空,似乎要接住自己的头颅般。
  
      呜!
  
      ‘傲慢’手中的黑色巨剑再次斩出。
  
      砰!
  
      黑色的巨剑斩在了对方的身躯上,但却像是用棍子击打熟牛皮,只有灌注在剑身上的力量作用在了对方的身躯上,黑色巨剑的锋锐彻底被对方的身躯无视了。
  
      不单单是黑色巨剑的锋锐,刚刚极为奏效的【蒲公英之穿刺】也失去了效果。
  
      在被巨大力量拍飞的对方身躯上,【蒲公英之穿刺】连连刺下,除了发出一阵如中败革的声音外,就没有了任何的作用。
  
      “你的老师没有教过你,打断别人的话语是很不礼貌的吗?”
  
      当头颅与身躯合二为一的时候,属于索耶德克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位元蛇站了起来,微微活动了一下脖颈后,用玩味的目光看想着‘傲慢’。
  
      “知道为什么蛇派的首领会被称为元蛇吗?”
  
      “事实上,在最开始的时候,元蛇是‘圆蛇’才对。”
  
      “而‘圆蛇’的本意?”
  
      一边说着索耶德克一边用右手食指凭空的画出了一个圆形,然后,他自问自答的继续说道。
  
      “它是衔尾蛇!”
  
      “一头代表着生,一头代表着死!”
  
      “当两者合二为一的时候,生死的界线被模糊了!”
  
      “所以……”
  
      “我,是不死不灭的!”
  
      索耶德克的声音变得高昂而清晰。
  
      以一种几乎宣誓的方式说着。
  
      而做为回应?
  
      ‘傲慢’又是一剑斩下。
  
      ‘傲慢’本身就做为一种极为特殊存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是不死不灭的。
  
      可这样的不死不灭,基本上就是一种‘障眼法’。
  
      只要秦然死了,他和他们都会死。
  
      甚至,只需要那颗心脏伤到损伤,他们就会遭遇灭顶之灾。
  
      因此,‘傲慢’根本就不相信所谓的不死不灭。
  
      之所以对方会表现出不死不灭无外乎两点。
  
      第一:没有积累够伤害。
  
      第二:没有找到真正的弱点。
  
      对于‘傲慢’的观点,‘懒惰’是极为赞成的。
  
      躺在地下,探出一颗头的‘懒惰’看着又是一剑无功而返的‘傲慢’,不由叹息了一声。
  
      “原本以为可以躺赢的。”
  
      “真是麻烦。”
  
      在这样的嘀咕中,一直保持睡眼朦胧模样的‘懒惰’突然的睁大了双眼,黝黑的瞳孔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他隐藏在土壤中的双手,不由自主的破土而出,十指如同弹奏钢琴般连连挥舞着,更好似是……
  
      计算!
  
      这样的计算几乎癫狂,那挥舞的双手带动着‘懒惰’的身躯都站了起来。
  
      而当‘懒惰’的身躯站直的时候,瞪大的双眼再次变得睡眼朦胧起来,甚至,神情也是越发的萎靡。
  
      抗拒着昏沉的睡意,‘懒惰’大声的喊道。
  
      “喂,一种攻击不行,不代表所有攻击都不行。”
  
      “而且,难道你不会一同攻击吗?”
  
      大声的呼喊后,‘懒惰’直接倒地不起,似乎那一声呼唤似乎消耗了他全部的力量一般。
  
      呼呼呼。
  
      鼾声再次响起。
  
      而在这样的鼾声中,‘懒惰’渐渐的消失了。
  
      砰!
  
      又一次被黑色巨剑拍飞的索耶德克目光看着消散的‘懒惰’,一直平静的面容泛起了波澜。
  
      “你的老师不仅获得了‘龙派’奥义,还将其推演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独立的智慧,特殊的能力……是和狼派的驭狼术结合了吗?”
  
      “真是不错。”
  
      “不过……”
  
      “就算你知道了又有什么用?”
  
      “你手中的武器就算是同时攻击,也不会对我造成任何的伤害?”
  
      索耶德克赞叹有声,但面对着冲来的‘傲慢’却是摇了摇头。
  
      他看着那柄黑色的巨剑,又看了看飞刺而来的【蒲公英之穿刺】,就这么站立不动等待着。
  
      他的身躯已经熟悉了这样的攻击。
  
      那柄黑色巨剑不错。
  
      那柄窄刃长剑也不错。
  
      但也就是不错而已。
  
      他,还不放在心上。
  
      砰!
  
      几乎合为一声的斩击、刺击,在黑色巨剑、【蒲公英之穿刺】击中索耶德克的瞬间响起。
  
      一切就如同索耶德克预料的那样。
  
      这样的攻击,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用,看着死死握着剑柄,不想放弃,还要做出蓄力动作的秦然,索耶德克再次摇了摇头。
  
      “没用的。”
  
      “我们的差距……呃!”
  
      居高临下的言论并没有说完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
  
      黑色的巨剑中露出了一丝丝妖异而又桀骜的紫色。
  
      啪!
  
      犹如脱去了剑鞘一般,黑色的巨剑直接消失不见,露出了藏在其中的【狂妄之语】。
  
      “狂斩!”
  
      ‘傲慢’一声低喝。
  
      上一刻,索耶德克还固若金汤的身躯,这一刻,就被一剑两断。
  
      血花飞溅,‘傲慢’收剑而立,【蒲公英之穿刺】迅速的飞回了他的身边,就如同在秦然身边一样飞舞盘旋。
  
      ‘傲慢’低下头看着并没有完全死去的索耶德克。
  
      “不错、不错。”
  
      “不愧是‘白狼’。”
  
      “但最终的胜利者依旧是我!”
  
      “你真的以为这里就是我要和你决战的地方?”
  
      “你太天真了。”
  
      “我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
  
      “勒尔德里啊!”
  
      说到得意之处,索耶德克又一次大笑出声。
  
      “聒噪。”
  
      ‘傲慢’收起剑落。
  
      顿时,周围再也没有了任何异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