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八章 蒙蔽
索耶德克漫步在勒尔德里的街头,他看着周围忙碌重建的人们,嘴角不由浮现一抹冷笑。
  
  在他的心底,一会儿之后,整个勒尔德里就会陷入永久的黑暗。
  
  掠夺生命,诅咒一切的黑暗!
  
  “借用着这股力量,我就能够打破那里!”
  
  “所有的一切,都会回归正轨!”
  
  “按照我原本的计划进行!”
  
  想象着长久以来的目的就能够实现索耶德克不由激动的全身战栗起来,他的脚步越发的快速了。
  
  他向着目的地的终点走去。
  
  在那里,就是他准备了许久的东西。
  
  不过,当索耶德克走到那条偏僻的街道时,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在他的感知中,出现本不该出现的气息。
  
  接着,他看到了那黑色的身影。
  
  索耶德克双眼瞳孔不由一缩。
  
  “你怎么会在这?!”
  
  索耶德克沉声问道。
  
  这和他的计划不符!
  
  而且,这个时候的对方,理应和他布置的‘分身’战斗着才对,即使最终会发现不对劲,但也应该是在勒尔德里陷入黑暗的时候了。
  
  “你是怎么发现的?”
  
  没有等秦然回答之前的问题,索耶德克就再次的开口问道。
  
  “我是一个小心而又多疑的人。”
  
  “而且,我很爱联想。”
  
  “从最开始的草原人入侵,逐渐显露的龙派的秘密,一直到我渐渐的知道二十年前的变故为止,我都发现一个组织和这些事件都脱离不开关系。”
  
  “蛇派,就是由你领导着的,并且消失的蛇派。”
  
  秦然淡淡的说道。
  
  “这些事又有什么关系?”
  
  索耶德克眯起了双眼。
  
  “最初看时,确实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找到其中的几个关键点的话,却变得有联系起来。”
  
  “例如……”
  
  “那位首鸦。”
  
  “被你击败,却没有死亡,与詹姆士八世合二为一的首鸦。”
  
  “按照常理失败的他,即使是为了安全起见也应该选择一个更加稳妥的身份才对,就算是为了龙派的秘密,沃伦王宫中也有着不少可以选择的目标,而且,每一个都比詹姆士八世更合适。”
  
  “那么,他为什么选择詹姆士八世?”
  
  秦然反问着。
  
  “仇恨。”
  
  “不甘心失败的败犬,必然狂吠。”
  
  索耶德克不屑的说道。
  
  “是啊,他不甘心失败!更加不愿意承认失败!”
  
  “因此,他必须要用行动挽回!”
  
  秦然说着露出了一个笑容。
  
  “所以,你翻看了近二十年来,詹姆士八世的所作所为,然后,发现那个家伙除去对沃伦的仁政外,唯一能够值得称道的也就是抵御草原人的入侵。”
  
  “而这让你大胆的把我和草原人联系到了一起!”
  
  “接着,你又发现了一些更有意思的东西。”
  
  “你发现了你的老师,最后的行踪也是在草原。”
  
  “你发现了草原王继承狼派的流言。”
  
  看着秦然的笑容,索耶德克冷哼了一声,张嘴就说出了一些,秦然十分想要知道的信息。
  
  秦然保持着微笑,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他当然不会告知对方的猜测是错误的。
  
  更加不会不承认他此刻的身份。
  
  当然,他最不会承认的就是他在看到那些东西后,大胆的做出了一些假设,开始诈对方。
  
  没错,就是诈。
  
  也能够称之为唬骗。
  
  秦然自称谨慎、小心自然是真的。
  
  所说的草原人入侵,龙派的秘密,二十年前的变故和消失的蛇派也都是事实。
  
  但对首鸦的仇恨推测,就只是一种按照常理的猜测罢了。
  
  就如同他一直在猜测眼前这位元蛇的秘密一般。
  
  对方有着秘密,这是毫无疑问的。
  
  在所有流派都表现出对龙派传承有着极大兴趣的时候,早已获得了最大优势的对方却近乎是按兵不动。
  
  这是反常的。
  
  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对方掌握了龙派的某些传承。
  
  又或者……
  
  对方有着更加重要的事情。
  
  从眼前的表现来看,对方却是应该掌握了龙派的某些传承,这些传承十有八九是来自沃伦王宫。
  
  以对方二十年前在勒尔德里的势力,想要做到这一点虽然困难,但不是不可能。
  
  最可悲的就是那位首鸦了。
  
  自始至终,都被一直蒙在鼓里。
  
  想必在那位首鸦嘲笑詹姆士八世的时候,眼前的元蛇同时发出了类似的嘲笑,而且,一直笑到了最后。
  
  至于更加重要的事?
  
  自然是……
  
  毁掉草原!
  
  这就是对方更重要的事。
  
  从迷惑那位年轻的草原王,鼓动草原人入侵开始,对方就是这么谋算的。
  
  秦然不知道没有他阻止的草原人入侵会是什么结果,但是十有八九会是失败的,先不说与詹姆士八世融合的首鸦,单单是那些早已隐藏在勒尔德里中的蛇派,就足以完成一次逆转战局的刺杀了。
  
  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
  
  秦然不知道。
  
  但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秦然的双眼中浮现了一抹傲然,就这么看着索耶德克,仿佛是洞悉全局的智者在看着小丑般。
  
  马上的,这样的眼神就收获了成功。
  
  “你以为你知道了一切?”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你也不过是被蒙蔽的可怜虫。”
  
  “你和你的老师,还有其他人没有什么两样。”
  
  索耶德克冷笑起来。
  
  然后,这位元蛇摇了摇头道。
  
  “每一次看到你们这些自认为知道一切的家伙,我总是忍不住的愤怒,这样的愤怒让我总是多说一些不该说出的话语。”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听到这些话的人,全都被我干掉了。”
  
  “只有死人才能够保守秘密,不是吗?”
  
  “所以,你准备好迎接死亡了吗?”
  
  询问的话语中,这位元蛇一挥手臂。
  
  阴影!
  
  秦然所在街道的阴影全部的活了过来。
  
  阴影组成的天空再一次的笼罩这里。
  
  “黑暗,是我的主场!”
  
  “你曾看到过我的‘分身’使用这样的力量,但你看到的就只是一些皮毛。”
  
  “现在!”
  
  “我让你见识一下它真正的力量!”
  
  漆黑中,索耶德克的声音再次响起。
  
  “黑暗,我并不讨厌。”
  
  “因为,黎明前不就是最黑暗的时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