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九章 黑色流光
“你不讨厌黑暗?”
  
  “那是你没有领教过黑暗的恐怖之处!”
  
  “在黑暗中,你不仅会失去视野,还会滋生恐惧!”
  
  “而恐惧?”
  
  “会让你的实力大打折扣!”
  
  “而这,只是普通的黑暗!”
  
  “至于眼前的黑暗?”
  
  “它是你从未体会过的力量!”
  
  索耶德克笑出了声。
  
  对于秦然的言论,这位元蛇完全的不赞同,甚至可以说是满心的蔑视,那是一种站在井边看着一只井底之蛙从心中不由自主产生的优越感。
  
  这样的优越感是来自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首鸦。
  
  白狼。
  
  都是他手中的失败者。
  
  还有那些不知名,却每一个都是‘一人敌一军’的存在。
  
  无数敌人的骸骨,铸就了索耶德克的自信。
  
  就如同他相信自己可以最终获得成功一样。
  
  他认为他可以轻易的战胜秦然。
  
  事实上,如果可以的话,索耶德克不介意用更长时间、更残忍的手段去折磨眼前的目标。
  
  只是一想到自己的目标,索耶德克不由叹息了一声。
  
  “庆幸你的运气吧。”
  
  “不然你会对整个人生都产生怀疑的。”
  
  “或者说……”
  
  “你现在已经开始怀疑了?”
  
  “你是不是发现你的火焰无法燃烧了?”
  
  “你是不是发现你的狼人爪牙无法施展了?”
  
  “相信我,你不是第一个这样惊慌失措的人。”
  
  “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恶意的嘲讽声中,索耶德克的笑声越发的刺耳了,站在黑暗中的对方,犹如是一位从阴影中诞生的王者般肆意而又高傲。
  
  秦然没有回答。
  
  第一,在正常情况下他不习惯回答对手的问题。
  
  第二,对方说的大部分都是事实。
  
  为什么是大部分?
  
  因为他的恶魔之炎还是可以燃烧的,但却威力降低了三个大等级,只是徘徊在入阶的程度。
  
  至于狼人变化?
  
  来自于道具【狼之残宴】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而其它的力量?
  
  晨曦之力温和、坚韧,一如既往。
  
  恶魔之力、原罪之力、瘟疫之力在阴影中跃跃欲试,没有丝毫的削弱。
  
  相反……
  
  还获得了些许增强。
  
  最让秦然感到惊讶的是圣刺之力,在阴影中,这股力量比任何力量都要活跃,如同是一把即将出鞘的长剑般,随时要刺破眼前的黑暗。
  
  秦然控制着体内的力量,让这些力量变得收敛,变得无声无息。
  
  他从不认为隐藏自身力量是一件错误的事情,尤其是在敌人面前的时候,适当的隐藏,总是会带来意外的收获。
  
  就如同这个时候!
  
  黑暗无法阻挡秦然的视野,也没有阻挡索耶德克的。
  
  后者看着默不作声的秦然,明显有了一些误会,以至于那笑声变得越发的响亮、刺耳。
  
  “你曾经有过活命的机会。”
  
  “但是你没有把握。”
  
  “现在,你自然应该后悔。”
  
  “后悔你的所作所为,后悔你和我做对……不、不单单是你,从你的老师开始,狼派一直就和我做对!”
  
  “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就守在那里,真的是自己感动自己。”
  
  “除此之外?”
  
  “你们就是一群傻瓜!”
  
  “一群被蒙在鼓里的傻瓜!”
  
  “现在!”
  
  “去死吧,傻瓜!”
  
  嗡!
  
  阴影开始了抖动,好似是被石子砸中的湖面,带起了一层层的涟漪,而这些涟漪以索耶德克为中心,一层层的波纹荡漾开来。
  
  索耶德克所站范围半径30米内,房屋、地面,所有被波纹扫过的东西,就这么的被挤压成粉。
  
  唯有秦然是例外。
  
  在波纹出现的刹那,秦然就急速的后退。
  
  而这引来了索耶德克更多的嘲笑。
  
  “逃吧!逃吧!”
  
  “就如同你的老师,还有首鸦那样的逃吧!”
  
  “当你筋疲力尽的时候才会发现……”
  
  “一切都是无用的!”
  
  嗡!
  
  阴影的波纹又一次开始了抖动,不过与之前呈圆形不同的时,这一次是对准了秦然所在的方向呈现出一个夹角的范围。
  
  与之前的阴影波纹相比较。
  
  这一次的阴影波纹要更加的快速。
  
  而且,威力也陡然变大。
  
  原本还存在的挤压过程,在这个时候,彻底的被消失了,就剩下了一瞬间的泯灭。
  
  悄无声息间,半条街道就这么的彻底消失了。
  
  仿佛根本没有存在过一般。
  
  一同消失的还有秦然。
  
  犹如夜晚的疾风,秦然出现在了索耶德克的身后。
  
  “真是没有一丁点的创意!”
  
  “你的老师习惯这样的攻击方式,你也习惯这样的攻击方式,我该说你们狼派不愧是一脉相承吗?”
  
  “一脉相承的技艺、知识,以及……愚蠢!”
  
  “我可是蛇派的元蛇!”
  
  “我可是刺客之王啊!”
  
  仿佛是宣告一般,索耶德克的身后阴影波纹就再次出现了。
  
  索耶德克面带冷笑。
  
  他似乎以及听到了秦然死亡时的哀嚎。
  
  但是,就在阴影波纹即将溢出的时候,一抹深邃的黑暗出现了。
  
  比眼前的阴影更加漆黑。
  
  比眼前的阴影更加锋锐。
  
  犹如是在阴影中盛开的黑暗之花,这片黑暗突兀以秦然为圆心,笼罩周围半径15米。
  
  【黎明降临】!
  
  唯一称号【黎明之剑】随着秦然的心意而瞬间开启。
  
  在这片黑暗中,阴影波纹就这么的被吞噬了!
  
  一丝不剩!
  
  一点不留!
  
  无声无息的出现。
  
  无声无息的消亡。
  
  就连发现不对,已经转身的索耶德克自己都没有看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
  
  他的视野被这片黑暗所阻挡。
  
  他那能够穿梭阴影的视野,短时间内并不适应眼前这一片黑暗。
  
  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里充斥着致命的危机。
  
  不单单是眼前的黑暗,还有……
  
  下意识的索耶德克抬起了头。
  
  在他视线无法触及的位置,三柄通体黝黑,剑刃只有两指宽,却布满碎痕,剑刃极长的长剑凭空悬浮。
  
  那是……
  
  【极夜】!
  
  在【黎明剑幕】复制下,拥有着本体所有属性、特效的【极夜】。
  
  黑色在三柄【极夜】上弥漫。
  
  足以抵挡Ⅲ阶攻击的【夜幕】还在持续。
  
  而判定攻击级别为Ⅲ阶的【夜斩】已经蓄势待发。
  
  下一刻
  
  三道黑色流光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