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二章 进入
    之后的数天,巨大城市内风平浪静。
  
      波尔也没有再来找过秦然,倒是秦然在丰收酒馆内见过对方一次——那是无法无天的例行聚会,秦然和对方双目一错就没有了更多的交谈。
  
      时间匆匆而过。
  
      在副本冷却完成的时候,秦然再次确认装备、道具后,直接选择了进入。
  
      【单人副本进入!】
  
      【本次单人副本为特殊副本!】
  
      【难度确认:第六次副本难度】
  
      【背景:草原人溃败了,但勒尔德里并没有恢复到往日的平静,更多居心叵测的人开始关注着这里……】
  
      【主线任务:保证30天内玛丽顺利登基成为女王(0/30)】
  
      【获得临时语言,离开副本时,自动消失】
  
      【衣物、背包、武器、物品属性不变,外貌临时改变,离开副本时,自动恢复】
  
      【检测枪械、手雷年代不符,威力下降90%,在进入副本后,你将获得相应补偿(补偿技能不能够提升属性,且离开副本世界后消失)】
  
      (提示:这是你的第六个特殊副本,主线任务可以失败,但你需要付出600积分的赎金,且最高属性下降2级,当积分不足时,扣除装备,当所扣除装备无法弥补惩罚积分时,判定玩家游戏失败!)
  
      ……
  
      “登基成为女王吗?”
  
      秦然对于这个主线任务并不意外。
  
      在詹姆士八世立玛丽为沃伦的继承人时,秦然就知道这一天早晚会到来,特别是在玛丽做为先锋,成功突袭了草原人大营后,一切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当然,其中的麻烦,秦然也早有预料。
  
      从勒尔德里撤走的贵族。
  
      来自南北的援军。
  
      以及,某些隐藏在暗处的家伙。
  
      他们都会成为麻烦。
  
      尤其是后者,他仅仅见识过没落的蛇派、鸦派,那些没有经历没落的流派又会是什么模样?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他们对于玛丽身上隐藏的龙派秘密,是什么态度?
  
      恐怕……
  
      “都有着觊觎之心吧。”
  
      对于人心中的贪婪,秦然是深有体会。
  
      永不满足,在大部分的时候,都可以形容人们的欲望。
  
      当然,秦然没有将自己刨除在外。
  
      他,也是这样的。
  
      只不过,选择的方式不同。
  
      深吸了口气,秦然扫过眼前的帐篷。
  
      根据摆设,秦然肯定这就是他之前离开时的帐篷。
  
      很显然,这次他离开的时间并不长,也就是一两天的时间,整个沃伦营地的士兵们还处于打扫战场的阶段。
  
      而之后,秦然借用火鸦的视野,证实了他的猜测。
  
      以残破的雷霆要塞为原点,沃伦营地的士兵一队队的打扫战场,带回了诸多武器装备,还有……
  
      俘虏。
  
      这些侵略者到了此刻,脸上还残留着惊恐。
  
      特别是,当他们看到从帐篷中走出的秦然时——
  
      “邪、邪魔!”
  
      惊慌失措的叫声,一个最先看到秦然的俘虏径直被吓得跌倒在地。
  
      剩余的俘虏则是循声望去。
  
      接着,惊恐的叫声就此起彼伏。
  
      他们一个个不顾身后沃伦士兵的刀剑,就要逃窜,可捆绑在手上、腿上,又连成一串的绳索,则让他们这样的逃跑变得无用。
  
      不同方向力道的牵扯,最终的结果就是,让他们摔倒在地。
  
      一大串的人,就这么倒地了。
  
      但就算倒地,他们也在挣扎着爬行。
  
      只要让他们远离身后的邪魔,不要说是束缚手脚的爬行了,即使是没有了手脚,也要用身体卷缩而行。
  
      因为,他们可不愿意让自己的灵魂,落入那个邪魔的手中。
  
      死亡不可怕。
  
      可怕的是,死后都不得安宁。
  
      俘虏的异动,让押送俘虏的沃伦士兵们一惊。
  
      不过,这些士兵随即就反应了过来,抡起手中带着剑鞘的长剑,劈头盖脸的打了过去。
  
      啪啪啪的响声中,草原人被抽打着鼻青脸肿,有不少人的牙更是被打掉。
  
      沃伦士兵没有留情。
  
      就如同当初的草原人对着他们、他们的同胞举起屠刀时一样。
  
      双方本就是敌人,哪里有着留情一说。
  
      灌注着百年的仇怨,双方早已是水火不容。
  
      “大人。”
  
      俘虏引起的骚动迅速的平息了,士兵们看向了秦然,目带敬畏的一一行礼。
  
      他们早已知道,这一次的战争能够胜利,他们能够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在战场上,是因为谁。
  
      每一个士兵都没有忘记那遮天蔽日的怪物。
  
      每一个士兵都无法忘记那巨大的熔岩身躯。
  
      每一个士兵都暗自庆幸。
  
      庆幸着秦然和他们站在一起。
  
      事实上,不单单是这些士兵,军营中的军官、将领们,没有一个不是这样庆幸的,即使此刻营地中,还有着一位‘龙之子’也是一样。
  
      年轻的希林伯爵受到了应有的尊敬,但这样的尊敬,大部分是来自他的爵位和支援的情分。
  
      至于实力?
  
      没有一个人明说。
  
      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包括希林伯爵自己。
  
      听到呼喊声的希林伯爵,径直走出了帐篷,他一眼就看到了那沐浴在阳光下的黑色身影。
  
      风衣上的鸦羽,反射着阳光。
  
      既好似是金色,又泛着红色。
  
      刺眼、夺目,令希林伯爵的呼吸都不由为之一顿。
  
      他能够感受到秦然的变化。
  
      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是他血脉中的本能却告知着他,眼前的人是多么的强大。
  
      那是……
  
      超越‘草原之王’的强大。
  
      “果然不愧是蛇派最高奥义。”
  
      明显误会了什么的年轻伯爵面带微笑的走向了秦然。
  
      他再一次记起了家族中秘而不宣的记载:蛇化龙。
  
      不由自主的,这位年轻伯爵看向秦然的目光就变得灼热起来。
  
      在脑海中,这位年轻伯爵已经想好了说辞。
  
      在不违背荣誉的前提下,他会倾尽所有的向秦然换来这项秘术。
  
      可就当这位年轻伯爵走到了秦然面前,伸出手,准备开口的时候,秦然却扭头看向了一处。
  
      一身小号银色盔甲的玛丽也走出了帐篷。
  
      扎在脑后的金色头发,随着玛丽的跑动而左右摇摆。
  
      “这一次……”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快。”
  
      “2567,日安。”
  
      扑在秦然怀中的玛丽,这样的说道。
  
      “日安,玛丽。”
  
      秦然笑着一模对方的头顶。
  
      如同长辈对待晚辈。
  
      玛丽抬起头,看着微笑的秦然,嘴角不由一翘。
  
      一个足以让人目不转睛的微笑出现在了王女的身上。
  
      周围的士兵、军官们立刻目不斜视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唯有年轻的伯爵尴尬的站在那里。
  
      半空中的手,放下不对,继续举着也不对。
  
      最终,他只能是面带苦笑的收回自己的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而在这个时候,远处一位士兵急速的跑来。
  
      “殿下,威尔郡伯爵带着两万援军出现在勒尔德里以南二十公里。”
  
      士兵行礼后,这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