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章 车下
咔嚓、咔嚓。
  
  清脆的响声中,装在篮子中的饼干迅速消失着。
  
  对于食物,秦然从不会挑剔,而且,面对食物,秦然还有着超乎想象的宽容,即使是有一些瑕疵也不会介意。
  
  更加不用说是接近完美的食物了。
  
  秦然真的是吃得十分开心。
  
  当篮子中的饼干全部被吃完后,含羞草从保温杯里倒出了一杯热茶,递到了秦然的面前。
  
  “应该用茶壶的,保温杯虽然保温,但也会让茶叶失去原本的清新感,入口变得浑浊。”
  
  “可惜我根本没有找到合适的茶壶。”
  
  在秦然接过茶杯后,含羞草轻声叹息着。
  
  “对茶我没有研究。”
  
  “不过,它已经很好了。”
  
  “就好像你做的食物一样,总给我一种,其他人没有的感觉。”
  
  秦然笑着回答道。
  
  这样的话语并不是过分的夸赞,而是一种事实。
  
  在副本世界中,秦然品尝过诸多美食,但没有一种可以和含羞草做的相比。
  
  不是色香味。
  
  也不是食材不同。
  
  而是……
  
  ‘暴食’!
  
  每一次品尝含羞草做的食物,‘暴食’总是要比其它任何时候都要活跃。
  
  这一次也不例外。
  
  面对着食物的诱惑,‘暴食’几乎以之前一倍的速度,驱除着秦然体内的混沌、黑暗。
  
  而在满足后,这个速度又提升了一倍还多。
  
  秦然能够感受到他体内的混沌、黑暗迅速的消逝。
  
  不过,当这些混沌、黑暗消耗一空后,位于他头颅内的混沌、黑暗,再一次的补充起来。
  
  对此,秦然早已习惯了。
  
  没有任何的焦急。
  
  他相信‘水滴石穿’的一天。
  
  在此之前,他只需要做好准备就足够了。
  
  杯中的茶水被徐徐饮尽,秦然将茶杯交给了双眼都弯成月牙的含羞草。
  
  对于含羞草来说,还有什么是比秦然的夸赞更值得高兴的吗?
  
  有!
  
  夸赞两次。
  
  “真是不错。”
  
  “我送你回去。”
  
  秦然说着就站了起来。
  
  “嗯?”
  
  “发生了什么吗?”
  
  含羞草一愣。
  
  含羞草可以确定他来到这里,带着‘保镖’是瞒不过秦然的。
  
  而在这样的前提下,秦然还要送他回去……
  
  或许胆怯,但含羞草本人绝对不是笨蛋,相反,含羞草足够的聪慧,而且也足够的敏锐。
  
  秦然没有隐瞒。
  
  在将含羞草划入好友范围后,像是自己被悬赏这样的事情,秦然并不会故意隐瞒。
  
  面对着询问,秦然一五一十的告知了含羞草发生了什么。
  
  “500w积分悬赏2567你?”
  
  含羞草明亮的双眼中泛起了丝丝锐气。
  
  就如同是一朵小白花突然长出了刺一般。
  
  人们很难想象这样的变化。
  
  而见识过含羞草另外一面的秦然,却不意外,但是之后含羞草说出的话语,依旧令秦然感到了惊讶。
  
  “这件事交给我吧。”
  
  “他用你,我会用1000w悬赏他的下落,再用1000w买他的命。”
  
  “那个家伙从不明白金钱真正的威力。”
  
  含羞草认真的说道。
  
  而在这样认真的口吻下,含羞草嘴中的数字似乎变得那样的不值一提。
  
  仿佛w积分对含羞草来说就是一个单纯的数字,而不是玩家们用命拼搏而出的东西。
  
  但秦然却相信含羞草能够说到做到。
  
  只是,他却不能够让对方这么做。
  
  哪怕这样做是最简单的。
  
  “假如那个家伙真的是幕后黑手的话,我真的想要让你这么做,干净利落又一击毙命。”
  
  秦然笑着摇了摇头。
  
  “他不是幕后黑手?”
  
  “也对!”
  
  “在‘掮客’活跃在巨大城市,‘守护者’暗中行走的时候,对方从没有露面。”
  
  “对方要比想象中的有耐心才对,不应该用这种直接的方式除掉巨大城市中最后一个阻碍才对。”
  
  含羞草思考了一下后,立刻说道。
  
  “嗯。”
  
  “所以,我有理由相信那个悬赏我的家伙,就是对方推出来的‘幕后黑手’,吸引我们注意力的存在。”
  
  “放心吧。”
  
  “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要知道,我也很好奇,是那个家伙一直这么有忍耐力。”
  
  “现在?”
  
  “我送你回家。”
  
  秦然说着就站了起来。
  
  含羞草顺从的跟在秦然的身后,走出了华尔威街13号,两人登上了类火车,一直隐藏在暗处的含羞草的两个保镖也跟在后面登上了类火车,不过,两个人非常不知趣的坐到了含羞草一侧的位置。
  
  很明显,两人在履行着保护含羞草的职责。
  
  即使两人相信在这座巨大城市中,此刻的含羞草是最安全的。
  
  炎之恶魔的实力,早已被所有人都认可了。
  
  他们自然也是知道的。
  
  秦然目光扫过两个保镖,微微颔首。
  
  他对于两个保镖的职业素养感到满意。
  
  出了任何问题,他都会保护含羞草,这是事实。
  
  但在这样的基础上,身为保镖的两人依旧将含羞草的安全放在第一位,足以说明两人的专业。
  
  而这样的专业人员,出现在含羞草身边,自然是应该的。
  
  “怎么了?”
  
  含羞草问道。
  
  “很不错。。”
  
  秦然这样的回答着。
  
  看似没头没脑的回答,含羞草却马上明白过来,同样,笑着点了点头。
  
  对于胆怯的自己,保镖从来都是第一道防线。
  
  对此心知肚明的含羞草,自然不会麻痹大意。
  
  类火车迅速的到达了目的地。
  
  两个保镖率先走下了车,当确认安全后,才出声示意秦然、含羞草。
  
  不过,就在和含羞草并肩走下类火车时,秦然的眉头却是一皱。
  
  恶意!
  
  还有……
  
  反光!
  
  狙击手!
  
  脑海中浮想这些信息的时候,秦然的身体早已经行动起来,他一个侧步就挡在了含羞草身前。
  
  砰!
  
  遥遥传来的枪声,橙黄的子弹击打在了【普鲁斯之披甲Ⅱ】制造的力场护盾上。
  
  这枚子弹显然是特殊制造的。
  
  弹头在与极强级别的力场护盾相碰撞后,不仅没有被抵消力量,还发生了一次爆炸,令极强级别的护盾发出了阵阵颤抖。
  
  但终究没有突破极强级别的力场护盾。
  
  啪。
  
  彻底压扁的弹头就这么的落地了。
  
  而这一声脆响,就如同是信号枪一般。
  
  哒哒哒!
  
  前方两侧密集的火力网迅速笼罩了秦然。
  
  更远处的地方,两枚火箭弹带着炎尾,向着这里激射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