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五章 进入
熟悉的光辉中,文字开始出现在秦然的眼前。
  
  【称号副本进入!】
  
  【本次副本为多人特殊副本……】
  
  【人数:两人!】
  
  【判定仅有玩家两人,且玩家2567与玩家‘吴’为契约结盟状态,副本世界难度提升!】
  
  【判定玩家2567持有副卷,身份匹配中……】
  
  【身份:身为‘金手指’的你隐藏在城市角落中,靠着小偷小摸和唬骗过日子,但前不久一次下意识的盗窃,让你陷入了大麻烦,你成为了众矢之的,你小心翼翼的躲藏着,希望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可惜没人会相信一个‘金手指’。】
  
  【背景:夜幕下的艾德士陷入了恐慌之中,连续的凶杀案让夜晚本该繁华的街道变得空无一人,而那些隐藏在城市角落中的家伙们正在蠢蠢欲动!】
  
  【主线任务:无,停留时间60天】
  
  【获得临时语言,离开副本时,自动消失】
  
  【衣物、外貌临时改变,离开副本时,自动恢复】
  
  【检测枪械、手雷年代不符,威力下降30%,这是称号副本,在进入副本后,你将没有任何补偿】
  
  (标注1:称号副本内,没有主线任务)
  
  (标注2:称号副本内,玩家无法通过击杀方式获得任何装备、道具)
  
  (标注3:称号副本内,玩家不会有通关积分、技能点、黄金技能点、黄金属性点的奖励,而因为契约结盟状态,你获得高于‘吴’的评价也无法获得称号‘祈愿者’,只会额外增加停留时间。)
  
  ……
  
  “被人追逐的‘金手指’?”
  
  秦然看着自己的身份介绍,眉头就是一挑。
  
  此刻,仅仅是看到这个身份介绍,秦然就已经能够想象,他将要面对什么了。
  
  你会相信一个小偷的话语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即使是一位心地善良的人,也会对一个小偷有所提防。
  
  最重要的一点:秦然完全没有在‘身份’‘背景’的介绍中看到一丝一毫有关‘祈愿者’的线索。
  
  甚至就连‘祈愿者’三个字都没有。
  
  “这就是难度提高了的结果吗?”
  
  比较了【黎明之剑】后秦然自语着,接着,他的目光下移,看着之后的注释和标注,从中收获着更多的信息。
  
  “枪械、手雷年代不符,威力下降30%,也就是说已经有了火药的萌芽了吗?”
  
  “而且,契约的存在果然不会让人能够钻空子。”
  
  “希望那个家伙平安无事。”
  
  想着那个毫无攻击力可言的‘契约同伴’秦然不由眉头一皱。
  
  两人在进入副本前曾经沟通过,也就唯一称号【祈愿者】副本进行了一些猜测,可眼前的情况,远比两人预测中的还有困难、复杂。
  
  看着眼前的难度,秦然有理由相信,他绝对不会如同【黎明之剑】内简易找到含羞草一样,找到对方。
  
  呼!
  
  眼前的文字开始消失了,秦然深呼吸了一口,开始调整状态。
  
  当光辉闪烁,失重感消失后,他已经出现在了一栋低矮、潮湿而又破旧的小屋子里,透过窗户的缝隙,阳光正在缓缓的消散。
  
  房间中没有任何多余的摆设,仅有一张破旧的毯子。
  
  秦然随手捡起这件应该是由棉麻组成的毯子,认真的查看了一番,确认没有任何值得在意的东西后,马上开始搜索整个房间。
  
  可惜的是,依旧没有任何的结果。
  
  在做完这一切后,秦然并没有马上离开。
  
  他拿出了【千面】,缓缓戴上后,静静等待着。
  
  他需要一个新身份。
  
  一个足够融入到这里,被人‘认可’的身份。
  
  而还有什么是比‘追捕者’更加容易获得认可的呢?
  
  踏、踏踏!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中,数个面色不善的家伙堵在了这栋破旧小屋前,居住在周围的人,在这些家伙还没有靠近的时候,就纷纷的逃回了屋子里,透过木板窗户的缝隙查看着外面。
  
  “就是这里?”
  
  “我记得我们早上才搜索过这里。”
  
  几人中领头的那个家伙打量着周围,眉头紧皱,脸上的横肉随着这样的皱眉而一阵抽动,本就凶恶的面容越发的凶神恶煞起来,让人看起来心底发憷,特别是当对方的手握紧了腰间的长剑时,更是让人不敢直视。
  
  “老大,你放心吧!”
  
  “我是得到了确切的消息!”
  
  “我在这里的眼线,在一个小时前才亲眼看到这个家伙又返回到了这里那家伙显然认为,这里刚刚被搜索过就是安全的。”
  
  “但他不知道,这里恰好有着我的一个眼线。”
  
  一个身材瘦小,小眼睛长发的男子丝毫没有介意自己头领的凶恶,反而是带着谄笑凑了过来。
  
  “干得好!”
  
  凶神恶煞般的首领点了点头后,对着周围的下属一挥手。
  
  立刻,周围的人就冲向了这栋低矮的小屋。
  
  你不要指望这些人会有所谓的礼仪。
  
  冲在最前方的那个家伙,一脚就向着房门踹去。
  
  薄而脆的门板根本无法抵御这样的力量。
  
  啪!
  
  当脚掌踹在门板上的时候,整扇门板就这么的粉碎了。
  
  周围的人大呼着,一拥而入。
  
  然后……
  
  没有叫骂声。
  
  没有打斗声。
  
  有着的就是一片寂静,仿佛黑漆漆的门后是一只怪兽的大嘴,这些人全都被无声无息的吞噬了。
  
  凶神恶煞的头领,谄媚的消瘦男子面面相觑后,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不安。
  
  前者一把抽出了长剑,剑尖指着房门的方向。
  
  后者则是冒出了冷汗,不由自主的向后推着。
  
  踏、踏、踏。
  
  脚步声响起了。
  
  与这群人来时凌乱、嘈杂的脚步声不同,此刻的脚步声清晰而有力。
  
  两个追捕者紧紧的盯着漆黑的门洞。
  
  一道深邃的人影在黑暗中浮现。
  
  随着这道深邃的人影,原本的黑暗仿佛都变得明亮起来,而照耀在身上还算温暖的夕阳却在这一瞬间失去了温度。
  
  因为,当这道人影踏入夕阳中,如血般的赤红倒映在对方的身上时,对方冷峻的目光就放在了两个追捕者的身上。
  
  “你……”
  
  噗通!
  
  凶神恶煞的首领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当他的目光接触到那道冷峻的目光时,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只剩下被杀意震慑后的惊惧。
  
  而对方的身躯更是在这样的杀意下彻底的失去了控制,就这么的跌倒在地。
  
  至于对方的跟班?
  
  更是瘫软在地屎尿齐流了。
  
  秦然目光扫过两个连小卒子都算不上的人,径直的向旁边走了一步,整个人就这么融入了阴影中,消失不见。
  
  而就在秦然消失不见的刹那,远处响起了一生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