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七章 大厅

  
  “奥德卡你要对我尊贵的客人干什么?”
  站在吧台后的旅店老板看到三人的动作后,径直吼道。
  “不干什么!”
  “你的规矩我知道!”
  “不仅不能够在旅店内见血,而且还要保护客人的安全,但是……他不可能一辈子成为你的客人。”
  “所以,我来慰问他一下。”
  名为奥德卡的高大男子这样的说着。
  在说话间,对方的脚步并没有停下,就这么来到了秦然的面前,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秦然。
  “小子听说你刚刚……”
  “滚开。”
  对方话语才出口,就被低头吃着食物的秦然打断了。
  对方一愣,对方身后的两人跟着一愣。
  而周围在对方出现后,就抱着看好戏的旅店客人们也是一愣。
  他们纷纷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坐在那里慢条斯理咬着面包片的秦然。
  “这家伙不会是疯了吧?”
  “敢惹奥德卡!”
  “嘿,这次真的有好戏看了。”
  ……
  满是幸灾乐祸的低语声中,被秦然打断话语的奥德卡回过了神。
  砰!
  对方狠狠的一拍桌子,面容靠近了秦然。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可是……”
  对方的话语戛然而止了。
  因为,对方再也开不了口。
  秦然戴有【威尔克之救赎】的手掌轻轻点了对方的额头一下,【寒冰之触】立刻被触发。
  强大级别的冻气横扫对方的身躯。
  瞬间,对方被冻成了一座冰雕。
  静!
  等待着看好戏的旅店客人们一个个瞪大了双眼。
  秦然的速度太快了。
  他们完全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仅有三人能够看起秦然抬起手掌,旅店老板拉格仑和那讨论的一老一少,而这也是因为秦然有意让他们看清楚的缘故,不然的话,就算是他们也不会明白发生了什么。
  秦然放慢的速度,让他们看清了发生的一切。
  三人目光一凝。
  拉格仑停下了走来的脚步,抱着肩膀返回了自己的位置,他的规矩是保护他的客人的,至于捣乱者?
  谁会理他们。
  去死好了。
  一老一少在对视了一眼后,那位年长者低下头,静静的喝着杯中的酒,年少的那位则用探究的目光看向了秦然。
  然后……
  跟在奥德卡身后,与秦然有过一面之缘的两个属下,转身向着旅店外跑去。
  周围的人随着这样的跑动而回过神。
  他们戏谑的看着两人。
  不过,就在他们以为两人也会被冻成冰雕的时候,两人却跑出了旅店。
  这一幕再次出乎了人们的预料。
  他们愕然的看着秦然。
  而秦然则是继续慢条斯理的吃着剩余的食物。
  看着这一幕,很快的旅店内就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人们推杯换盏,窃窃私语,不过,那位年少旅客的翠绿双眸中则浮现了饶有兴致的的目光。
  然后,对方就这么端着酒杯走向了秦然。
  “喝一杯?”
  对方走到秦然面前,一脚踢开那座冰雕,径直拉开了秦然对面的椅子做了进去,身躯微微后仰后,露出了一道惊心动魄的曲线。
  声音虽然沙哑,但满是魅力。
  看看周围被吸引的客人们就知道了。
  但秦然却对此熟视无睹。
  “没兴趣。”
  秦然冷冷的说道。
  “要不然……我请你?”
  对方再次开口了,但秦然这次连回答的兴趣都没有了,就这么低头啃着那份烤鱼,似乎这份烤鱼要比对方有吸引力的多。
  而事实上?
  在秦然看来也正是如此。
  或许对方掌握着某些他不知道的消息。
  可秦然相信,那不是唯一的消息,不然的话,对方两人也不会在这种公开的场合说了出来。
  相反的,对方和他搭话,则带着试探。
  对于对眼前副本世界还了解不深的秦然,他十分清楚的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不仅要避免和对方搭话,甚至,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不要和对方接触。
  面对着无动于衷的秦然,眼前的少女丝毫没有气馁,她眨着翠绿色的双眸,显然是想着什么。
  而就在这时候,旅店外突然响起了两声惨叫。
  “蜜尔!”
  年长的男子一声低喝,拎起拐杖就向着旅店外冲去。
  上一刻还坐在秦然面前的少女,下一刻就紧随年长的男子冲了出去。
  而一同消失的,还有几位旅店的客人。
  不过,大部分的客人却是坐着没动。
  拉格仑从厨房拿出了又一份烤鱼,走向了秦然。
  “需要再来一份吗?”
  “我请你。”
  “谢谢。”
  面对着给予食物的善意,秦然点头示意。
  “很少有人能够像你一样,如此认真愉快的吃下。”
  “要不是我有自知之明的话,我还真以为自己的厨艺大进了。”
  “不打扰你了,慢慢吃。”
  拉格仑说着就粗豪的笑了起来。
  然后,这位旅店老板非常自觉的拎起了一旁的冰雕,走向了旅店大厅的大门,就这么干脆的将手中的冰雕扔了出去。
  啪!
  很显然,这位老板并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旅店内的人,都听到了那破碎的声音,但没有一个人过多的关注这些,他们都是目光看着旅店门口,静静的等待着。
  直到……
  那一老一少走回了旅店。
  两人与离去时没有什么两样,但只要不是鼻子失灵的人,都能够闻到那股淡淡的血腥味。
  两人回到了旅店大厅属于自己的桌子旁。
  而跟在两人身后一同离去的几位客人却没有再出现。
  大厅中的客人们有的用眼神交流后,选择了离去,有的则是很干脆的离去,而有的则选择了在‘火炉烤鱼’开一个房间。
  不一会儿的工夫,整个旅店大厅,除了靠在吧台内眯着眼假寐的旅店老板外,就剩下了秦然和对方两人。
  秦然对新上来的烤鱼发动着攻势。
  两人则看着秦然。
  那位少女明显对秦然越发的感兴趣了,想要过来和秦然交谈,但在站起前的一刻就被年长者阻止了。
  然后,这位年长者走到了秦然面前。
  “打扰了,能够认识一下吗?”
  年长者语气温和的问道。
  “不能。”
  秦然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