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二章 楼顶
    “感谢惠顾,一共203元。”
  
      在服务员惊叹不已的目光中秦然结了账,向外走去。
  
      这位服务员见识过能吃的人,但像秦然这样的,却还是第一次见。
  
      而且,似乎是将全部的热情都放在了吃的上,对于其它的一切事物,变得莫不关心起来。
  
      至少,从头到尾这位服务员都没有发现秦然有替蜜尔结账的想法。
  
      不绅士?
  
      吝啬鬼的心中从来都是男女平等的。
  
      哪里来的所谓请客一说。
  
      即使是秦然的好友中,也就含羞草、无法无天两个,能够有被秦然请客的待遇,至于其他人?
  
      想太多。
  
      不存在的。
  
      踏、踏踏。
  
      急促的脚步声再次追来。
  
      蜜尔依旧面带笑意的追了上来,她从没有因为秦然刚刚的吝啬做法而有什么不满,相反的,她认为这是正常的。
  
      毕竟,那可是猎魔人。
  
      特立独行,徘徊在黑暗中的英雄们!
  
      而成为这样的英雄,是蜜尔从小的愿望!
  
      所以,她从传闻中学习着猎魔人的行事风格,学习着那些在常人看来十分奇怪、不可思议的举动。
  
      在艾德士上层社会的眼中,蜜尔就是一个疯婆子。
  
      而在艾德士普通人的眼中,蜜尔则变成了一个能吃的,举止和男子一般的女孩。
  
      不过,在漂亮的容颜和傲人的身材下,蜜尔绝对不缺乏追求者。
  
      事实上,很多。
  
      看脸,是任何一个世界都存在的惯例。
  
      天生长的好看的人,就如同是有着超能力般,在任何同等前提下,总是会受到优待。
  
      但自从蜜尔连续将三个喋喋不休的追求者剥光了扔进河里后,这一情况受到了极大的改善。
  
      可这并不代表蜜尔不受到关注。
  
      每当蜜尔出现时,都会有人将目光投向她,顺带着她身边的人也会受到关注。
  
      对此,蜜尔心知肚明。
  
      因此,在看到秦然挑眉的时候,她马上开口了。
  
      “我的人有消息了。”
  
      “跟我来。”
  
      蜜尔说着就快步的走入了一侧的小巷中。
  
      秦然快步跟了上去。
  
      他不介意以更加省力的方式,达到自己的目标。
  
      小巷中,一个身着便服,但是站在那里都习惯性保持笔直身躯的男子等待了许久,在看到蜜尔走进来的时候,对方马上走了过来。
  
      “顾问,您要找的人我们核对过了,应该是斯密斯。”
  
      男子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秦然,在看到秦然腰际挂着的【极夜】后,对方的目光立刻变得警惕起来。
  
      不过,很显然,有着蜜尔在,对方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人呢?”
  
      蜜尔很干脆的问道。
  
      “失踪了!”
  
      “那天救火回来的第二天,他就交了辞职报告。”
  
      “这是我们有关斯密斯的全部消息。”
  
      男子说着,将一个牛皮袋交给了蜜尔。
  
      在蜜尔挥手时,对方马上转身离去,在路过秦然身边时,则给予了秦然一个略带警告的眼神。
  
      秦然根本没有理会对方的眼神,他的目光放在了那个牛皮带上。
  
      对于斯密斯的失踪,秦然并不感到意外。
  
      参与到了这种事件中,假如对方还待在工作岗位上的话,秦然反而要重新思考一下对方所代表的角色了。
  
      “我们去他家?”
  
      “还是?”
  
      蜜尔看也没看就将牛皮袋交给了秦然。
  
      同样的,蜜尔对于斯密斯的消失也是早有心理准备。
  
      当然了,她也有信心再次找到对方。
  
      不论是活着的,还是死亡的。
  
      秦然没有立刻回答,他拿出牛皮袋里的资料,第一眼就看到了放在一摞资料上的照片。
  
      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哪怕是拍照时,也是面无表情,个人一种沉默的感觉。
  
      而对方的资料则是极为简单。
  
      在消防局任职5年,5年中没有犯过一点错误,也没有一点功劳,在人们眼中就是一个透明人。
  
      不参加任何的聚会、活动,也没有任何朋友出现在对方的生活里。
  
      这样的人就如同是天生自闭症一般。
  
      或者说,隐藏了什么秘密,故意变成这样。
  
      “去他家。”
  
      秦然给出了决定。
  
      “我带路。”
  
      “我知道捷径。”
  
      蜜尔看了一眼资料上的地址,立刻从小巷尽头的墙壁翻越了过去。
  
      秦然毫不在意的跟在后面。
  
      就如同,蜜尔说的那样,这是一个捷径。
  
      2分钟后,蜜尔停下了脚步,站在了一栋公寓楼后,对方没有丝毫进入公寓的打算,就沿着公寓楼一侧的铁梯而上。
  
      704。
  
      斯密斯的房间号。
  
      拿着从牛皮袋中得来的钥匙,蜜尔就要开门。
  
      但下一刻,她的脖领子就被秦然拎住了,整个人更是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拽到了一旁。
  
      接着——
  
      砰!
  
      数十颗细小的弹丸飞出,704的房门被打成了马蜂窝,余势不歇的子弹击打在走廊对面的墙壁上。
  
      石屑纷飞中,被秦然拎到一旁的蜜尔开始还击了。
  
      一柄银色的左轮连连扣动扳机。
  
      砰、砰砰!
  
      左轮的子弹从704房门的弹孔中钻入,准确的击打在了房间内持枪者的身上。
  
      “哼。”
  
      带着疼痛的闷哼中,持枪者开始还击了。
  
      砰!
  
      又是一记散弹枪。
  
      这一次,704的房门彻底的报销了。
  
      也让蜜尔看清楚了房间中的持枪者。
  
      惨白的面色与发色,深陷的眼眶中是泛红的双眼,在对方的身上明显有着一个弹孔,但对方毫无所觉般,反而冲蜜尔露出了一个狞笑。
  
      而做为回应,蜜尔抬手就是一枪。
  
      砰!
  
      对面正在狞笑的持枪者,就这么被打碎了头颅。
  
      蜜尔轻轻吹了一下枪口。
  
      转身就看向了秦然,她希望看到赞赏的目光。
  
      但令蜜尔失望的是,她不仅没有看到赞赏的目光,就连秦然整个人都消失不见了。
  
      ……
  
      一个与刚刚手持散弹枪极为相似的家伙这个时候正如同猴子般,灵魂的攀爬在公寓的外墙上。
  
      仅仅是两个呼吸后,对方就从7楼来到了顶层。
  
      但在来到楼顶的刹那,对方的身躯就是一颤。
  
      他最不想要见到的人出现在了这里。
  
      不过,他还是依照礼仪,向着对方一欠身。
  
      “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