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五章 斯密斯
“那天晚上,月光皎洁,对于艾德士来说是难得的美景,不少人都透过窗子看着那轮明月。”
  
  “所以,艾德士的大部分人都看到了皎洁变为猩红的时刻。”
  
  “血月!”
  
  威尔深吸了口气后,才吐出了这两个字,然后,他的声音变得低沉起来。
  
  “按照记载,每次血月出现都代表着不祥之兆!”
  
  “这一次也不例外!”
  
  “从那天开始隐藏在黑暗中的家伙们蠢蠢欲动,艾德士的夜晚变得比任何时候都要危险。”
  
  “之前你见过了吧,那些食人魔的手笔。”
  
  说着,威尔看向了秦然。
  
  “食人魔?”
  
  秦然下意识的想到了那个四肢、躯干上的血肉、内脏被吞噬殆尽的女人。
  
  “没错,就是那些混蛋。”
  
  “他们已经把整个艾德士当做了自己的狩猎场。”
  
  “不仅肆无忌惮的出手,而且……”
  
  “还有不知名的家伙在背后支持着它们!”
  
  “不然以这些家伙的大脑,可做不出这么缜密的‘消失计划’,让我们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找到它们的老巢。”
  
  威尔的拳头不由自主的攥紧了。
  
  对于任何一个生活在艾德士的人来说,食人魔都是必须要除去的存在。
  
  与其余还有可能和人类和平相处的怪物不同,完全以人类为食的食人魔,就是上天注定的敌人!
  
  事实上,在很久之前,艾德士就曾对食人魔发动了一次毁灭性的攻击。
  
  那次之后,食人魔彻底的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里,直到这次才又一次的出现。
  
  而且,变得比以往更加的危险。
  
  因为,它们拥有了为它们出谋划策的家伙。
  
  “那‘金手指’呢?”
  
  “他的偷盗发生在什么时候?”
  
  秦然询问着自己最为在意的事情。
  
  “在‘血月’之前的第一天!”
  
  “而且,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那天的‘血月’和那个‘金手指’偷盗的物品有着重大的关系。”
  
  威尔不仅给予了肯定的回答,还透露出了一个重要的线索。
  
  
  “你们怎么证明?”
  
  秦然追踪着这条线索。
  
  “我无法如实的告诉你。”
  
  “那位大人的身份是秘密。”
  
  威尔摇了摇头。
  
  “这和我们之前约定的不同。”
  
  秦然眯起了双眼。
  
  “我们的约定中并不包括这一条——我告知你我所知道的一切,但那位大人并不在这一切中。”
  
  “她,是特殊的。”
  
  “我并没有见过那位大人。”
  
  “但我相信那位大人的命令。”
  
  “因为,她从没有出错。”
  
  即使是在提到对方时,威尔都是面带敬意。
  
  而秦然则是关注着其他方面。
  
  例如:她!
  
  女人!
  
  从没有出错。
  
  秦然注意到了威尔的措辞。
  
  而当这些要素组合后,秦然很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吴’。
  
  那个拥有占卜能力的临时合作者。
  
  “会是你吗?”
  
  秦然心底自语着。
  
  同时,秦然并没有放弃对威尔的追问,当数次确认威尔不会知道更多后,秦然掏出了照片纸,递给了对方。
  
  在照片纸上,黑色的油性笔清晰的写着:埃文路17号。
  
  这是一个艾德士地址。
  
  距离这处公寓非常近,步行五分钟的路程,急速奔行的话,一分钟就能够到达。
  
  “集合,行动。”
  
  威尔一声大喝,早已因为异动而赶来的特别行动组员们,迅速的出现在走廊中,而后跟在威尔的身后,向着目的地冲去。
  
  蜜尔也在这支队伍中。
  
  虽然她带着犹豫,但是职责依旧占据了上风。
  
  不过,在马上就要走出公寓大厅的时候,这位少女顾问又一次的向着秦然大喊起来。
  
  “晚上我去找你。”
  
  这样的话语,很自然的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力。
  
  他们或是惊诧,或是好笑的看着蜜尔。
  
  但蜜尔完全不在乎。
  
  
  本能的,这些人又看向了站在大厅门口的秦然。
  
  冰冷的面庞上根本看不出任何的表情,而那双深邃的眼睛,则给每一个看向他的人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一想到这位可能的身份,这些人立刻明智的选择了放弃打趣的做法。
  
  有关猎魔人的传说,可不单单是蜜尔一个人知道,对于这些和怪物们打交道的人来说,猎魔人的传说真的是耳熟能详。
  
  特别是猎魔人的两个特点,更是让他们记忆犹新。
  
  第一,强大。
  
  第二,不守规矩。
  
  强者让他们在狩猎怪物的时候无往不利,而后者则让每个地方的统治者都极为厌恶。
  
  他们不理会你制定的那一套,只会遵循内心的准则。
  
  所以,不想要被无故打一顿的特别行动组员,都知道怎么办。
  
  至于挑战猎魔人?
  
  只要他们的脑子没有坏掉,他们就不会这么做。
  
  虽然他们在常人眼中十分强大,再加上配备着种种特殊武器,面对凶恶的怪物都不会退缩。
  
  但和猎魔人相比较,还是差得太远了。
  
  而下一刻,这样的差距就再次显现出来。
  
  因为,在他们的注视下,秦然就这么消失了。
  
  诸多特别行动组员瞬间瞪大了双眼。
  
  “这、这怎么可能?”
  
  不少人惊呼出声。
  
  他们知道自身和猎魔人的差距,但是从没有想到,竟然差距到了连对方的行动都看不清的地步。
  
  蜜尔看着组员们的模样,不由嘴角一翘,脸上带着自豪、得意。
  
  似乎这一切就是她做的般。
  
  威尔眉头一皱。
  
  他不想要看到这一幕。
  
  不论是自己的孙女,还是自己的组员,他都不希望过多的受到猎魔人的影响。
  
  因此,这位老人马上发出了一声大喝。
  
  “加快速度!”
  
  立刻,队伍变得安静下来,只剩下了脚步与地面急速摩擦的响声。
  
  埃文路的路边出现在了这支队伍的面前。
  
  而目的地埃文路17号,也近在咫尺了。
  
  
  ……
  
  滴答、滴答。
  
  鲜血从斯密斯身上七纵八横的伤口中流下,滴落在地面。
  
  其中最深的一道,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内脏的蠕动。
  
  对于正常人来说,这已经是致命伤了。
  
  但斯密斯还活着。
  
  被吊起的他发出了微弱的呼吸。
  
  砰!
  
  远处囚牢的大门被一把推开,一个身材高大的血裔走了进来。
  
  它高傲的注视着斯密斯。
  
  “一个低贱的杂种。”
  
  它这样的评价着。
  
  “呵。”
  
  斯密斯似乎听到了这样的评价,他发出了一声轻笑,拼尽全力的将嘴里的血水吐向了对方。
  
  呸!
  
  血水自然没有落在那个血裔身上。
  
  对方在斯密斯吐出血水的一刹那就侧开了身躯。
  
  啪!
  
  血水落在了地上。
  
  血裔轻蔑的看着斯密斯。
  
  “这就是你的反击?”
  
  “软弱而又无力。”
  
  “和你杂种的身份真的是十分匹配。”
  
  “就你这样的杂种还想着要返回家族?”
  
  血裔高傲的说着,就如同是一个巨人在藐视脚下的爬虫一样。
  
  “呵。”
  
  又是一声轻笑。
  
  遭受了诸多拷问的斯密斯虽然没有死去,但是极重的伤势却让他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开口了。
  
  以轻笑回答,已经是他最大的努力了。
  
  “你是不是还在奢望家族长老会对你的仁慈?”
  
  “或者……”
  
  “你认为你所掌握的东西,就是你回归家族的契机?”
  
  “你真的是痴心妄想!”
  
  血裔看着吊在那里的斯密斯,决定给予斯密斯更深的绝望。
  
  而在这样绝望中挖出的心脏才会更加的富有力量。
  
  做为这次的奖赏,它可不会轻易放过。
  
  为此,它抛出了底牌。
  
  “我已经派人前往你的住所了。”
  
  “当它们带着东西回来的时候,就是你死亡的时候。”
  
  “你是不是觉得很惊讶?为什么会是我的人前往你的住所。”
  
  “那是因为……”
  
  “自始至终,家族的长老会都不知道你的存在。”
  
  “惊不惊讶?”
  
  血裔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满是恶意的笑容,它抬手示意了一下,远处的手下开始转动着绞盘。
  
  立刻,被吊起的斯密斯就下降到了一个十分适合它动手的角度。
  
  不过,血裔并没有动手。
  
  因为,它看到了笑容。
  
  本该深陷绝望的斯密斯笑了。
  
  不是伪装的笑容!
  
  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容!
  
  “你笑什么?”
  
  血裔猩红喝问道。
  
  斯密斯没有回答,只是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
  
  他努力的仰起头,看着眼前自认为掌握了一切的血裔。
  
  对方的把戏,他当然一清二楚。
  
  从他选择对方做为突破口时,对方的性格、行事风格,他就已经了解的一清二楚,而他所花费的工夫并没有白费。
  
  贪婪、反复的对方就如同预计的那样行动着。
  
  他的目的达到了。
  
  那孩子应该能够得救吧?
  
  抱歉了。
  
  把你卷入了这样的危险中,希望你能够忘掉这悲惨的一切重新开始。
  
  斯密斯想到那个孩子,双眼不由浮现出了淡淡的温和。
  
  做为一个血裔与人类的混血,杂种是他从小到大听到最多的词汇,即使是逃离了那里,他也知道他必须要隐藏身份。
  
  不然的话……
  
  血裔不会容纳一个拥有人类血统的‘家人’。
  
  人类同样不会接纳一个拥有血裔血统的陌生人。
  
  这样的隐藏极为的辛苦。
  
  他拒绝着一切的善意。
  
  因为,他不知道在这样的善意中那些是真的,那是假的。
  
  最终,他成为了一位沉默寡言的消防员。
  
  这是他的母亲曾经希望的。
  
  哪怕他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逝去了,但得益于他的能力,他清晰的记得所有的一切。
  
  也正因为这样的能力,他顺利的逃出了家族。
  
  就在斯密斯认为他的生活会这样波澜不惊的继续下去的时候,他的隔壁搬来了一对母女。
  
  母亲年轻,女儿幼小。
  
  为了生计,年轻的母亲每天奔波不停,女儿大部分的时候会在家中,偶尔会跟在母亲身后出现在走廊内。
  
  他和对方两人经常的擦肩而过。
  
  初始时是陌生、害怕的。
  
  他的沉默寡言令对方怯步。
  
  但随着相见次数的增多,这样的沉默寡言变成了习惯。
  
  她们开始和他搭话,而他一如既往的沉默。
  
  直到又一次当几个不怀好意的家伙靠近这里的时候,他没有忍耐住出手了,很干脆的赶跑了那几个混蛋后,她们的眼中出现了崇拜,晚上的时候为他送来了一些食物——那是她们能够拿出最好的东西。
  
  也是他记忆中最美味的食物。
  
  一餐食物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他还是沉默寡言。
  
  但,他的嘴角开始上翘了。
  
  这样的变化让周围的人感到惊讶,可没有人深究。
  
  人,大都是顾着自己。
  
  这样的发现,令他松了口气,嘴角开始越发的上翘,在一次合影中,他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个被称之为微笑的表情。
  
  他,感受到了快乐。
  
  可这样的快乐却被突如其来的噩耗所终止。
  
  年幼的女儿在家中失踪了。
  
  毫无声息。
  
  没有一点线索。
  
  警察素手无策。
  
  匆匆赶回的他看到了几近崩溃的年轻母亲,莫名的,他感到了心痛,那是在他回忆母亲是才有的痛苦。
  
  他走了过去,他给予了承诺。
  
  他会带回他的女儿。
  
  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房间中残留的,属于血裔的味道,他怎么会忘记。
  
  他开始努力、急迫的完成自己的承诺。
  
  他知道时间有限,那些混蛋不会太长时间的放置食物。
  
  而在这个时候,血月出现了,随之而来的事情,让他迅速的想到了一个铤而走险的计划。
  
  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
  
  唯一可惜的是……
  
  他见不到她们了。
  
  “愿、愿你们无忧、快乐。”
  
  轻得如同蚊蝇般的自语中,斯密斯缓缓的垂下了头。
  
  他,没有力气了。
  
  踏、踏踏。
  
  急速奔跑的声音迅速的接近着。
  
  “大人!大人!”
  
  “我们上当了!”
  
  属下的呼喊,让血裔变得愤怒,而当它了解到两个手下已经被干掉的时候,愤怒的它抬起了手掌就要抓出斯密斯的心脏,可在触碰到斯密斯时,手掌就变为了抓住斯密斯的脖子。
  
  “告诉我!”
  
  “那件东西在那。”
  
  血裔怒吼着。
  
  生命迅速消散的斯密斯无法回答。
  
  “在没有得到那件东西的下落前,你这个杂种不能死。”
  
  血裔感受到了这样的消失,它马上转身就要去寻找食物。
  
  然而,就在它转身的时候,阴影中伸出的一只手掌,就这么的抓住了它的脖颈——
  
  喀吧。
  
  一声脆响。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