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二章 脚滑
    贝克非常有礼貌的冲着斯密斯一桌人微笑点头示意后,这才身躯笔直的站在了秦然面前,然后,他右手放在胸前,90°弯腰。
  
      这是特别行动组成员最隆重的礼仪,只有在极为特殊的时候,才会出现。
  
      而此刻,贝克认为是最恰当的。
  
      “感谢您昨晚的救命之恩。”
  
      年轻人郑重其事的说道,语气更是极为诚恳。
  
      没有谁比昨晚刚刚在死亡边缘徘徊回来的贝克更加明白生命的宝贵了,更何况,秦然救了是他们全组的人。
  
      一想到如果昨晚不是秦然的出现,他们面对着恐怕就是全军覆灭的结果,贝克脸上浮现了更多的感激。
  
      秦然没有说话。
  
      既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
  
      他仿佛专注着眼前的食物,而忽略了面前的年轻人。
  
      对此,贝克早有心理准备。
  
      猎魔人的性格、行事风格在特别行动组内可不是什么秘密。
  
      在来到‘火炉烤鱼’前,贝克就猜到了自己会遭遇到什么,但他还是来了,因为,他认为自己需要将自己知道的一些隐秘情况告知眼前的秦然。
  
      既是感激秦然的救命之恩,也是为了让更多人免于他昨晚的遭遇。
  
      年轻人回想着昨晚惊心动魄的一幕,虽然不想要承认,但心底却又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告诉他。
  
      仅靠特别行动组的能力是无法安然度过这次危机的,只有依靠猎魔人的力量,才能够确保艾德士无恙。
  
      来之前,年轻人特意向如同父兄般的组长副组长说明了这一点。
  
      年轻人做好了会被组长训斥的准备,但没有想到的是,他的那位组长选择了沉默,而那位受了伤,手臂骨折的副组长同样没有说什么,只是用眼神给予了他鼓励。
  
      他很清楚,两位组长的想法和他也是一样的。
  
      而他也没有了任何的后顾之忧。
  
      深吸了口气,年轻人压低了声音。
  
      “或许对于您来说,昨晚的事情不值一提,但对我来说,却是必须要记得的恩情。”
  
      “我没有什么可以报答您的。”
  
      “有着的只是一些消息”
  
      停顿了一下,年轻人的声音更低了。
  
      “在异变之前,艾德士半年内发生了连续失踪的案件。”
  
      “这些案件没有谁敢于报道,因为,一些大人物参与了进来。”
  
      “而且……”
  
      “也有几位和大人物相关的人,但最终不了了之。”
  
      “我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样的失踪和眼前异样的艾德士相关,但我本能觉得应该有些联系。”
  
      “如果对于您有用,我将不胜欣喜。”
  
      “如果对您没有用,请您不要责怪我。”
  
      “我叫贝克,如果您有事找我的话,请来特别行动组6号小组来找我。”
  
      一边说着,年轻人一边靠近了桌子,将手中写满了名字的纸条放在了秦然的手边,再次躬身行礼后,转身快步离开了‘火炉烤鱼’。
  
      秦然确认纸条上没有什么特殊的存在后,不动声色的拿起了纸条,并且,向被他控制着的‘风信子’柯瑟尔传达了跟踪、监视年轻人的命令。
  
      秦然不会相信一个陌生人。
  
      即使对方带着善意。
  
      一切都需要证实。
  
      没有立刻看手中的纸条,喝完最后一口汤后,秦然的目光就看向了旅店的门口。
  
      在他的感知中,一个熟人正在靠近。
  
      深色的风衣、礼貌,拿着拐杖的威尔在一分钟后走进了大厅。
  
      “早。”
  
      威尔熟络的向着旅店老板打着招呼。
  
      后者点头示意。
  
      然后,目送着威尔走向了秦然,当然了,旅店老板敏锐的注意到,威尔在经过那个禁止吸烟的牌子时,脚步明显一顿。
  
      显然,威尔也没有在第一时间辨别出牌子上写的内容。
  
      对此,旅店老板抱着双手,哼了一声。
  
      他才不会去改。
  
      这就是他写的。
  
      别人看不懂,又不是他的错。
  
      猎魔人的训练中又没有文化课。
  
      他能够写出这样的字,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
  
      带着属于自己的‘骄傲’,旅店老板返回了自己的房间,他可不希望听威尔接下来和秦然的唠叨。
  
      太无趣了。
  
      事实上?
  
      秦然与威尔接下来的对话,要比旅店老板想象中的还有无趣。
  
      “我能坐下来吗?”
  
      威尔保持着礼仪。
  
      不过,和刚刚的年轻人相比较,这样的礼仪完全是刻板、教条的,令人感到隔阂、不舒服的。
  
      因此,秦然很干脆的回答着。
  
      “不行。”
  
      虽然双方有着合作的关系,但这并不代表秦然就需要和颜悦色的面对威尔。
  
      同样的,威尔也知道这一点。
  
      在经历了昨天埃文路被毁灭的事情后,威尔就对秦然打上了数个完全属于,却又超出猎魔人的标签。
  
      因为,在威尔看来,秦然比传闻中的猎魔人还要不守规矩。
  
      而这也是他来到这里的原因。
  
      “昨晚埃文路附近失踪了一些血裔……和你有关吗?”
  
      威尔问道。
  
      在问话的时候,威尔紧紧盯着秦然。
  
      他期望从秦然的神情中看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但可惜的是,秦然冰冷的坐在那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至于斯密斯?
  
      年轻的混血手微微一抖,就恢复了正常。
  
      全神贯注盯着秦然的威尔丝毫没有发现异常。
  
      或许是之前斯密斯给予威尔的印象太过深刻了吧。
  
      有些聪明、急智,但实力并不强大,不然也不会选择那样蠢笨的救人方式了。
  
      先入为主的威尔,与真相擦身而过。
  
      对此毫不知情的特别顾问,双目没有离开秦然的面容。
  
      然后,他看到了秦然嘴角上翘的勾勒出一个讥讽的笑容。
  
      “什么时候特别行动组也在关心血裔的安全了?”
  
      “因为,其中失踪的一些是选择融入人类生活的守序血裔。”
  
      威尔强调着。
  
      “祝贺你,让血裔成功融入了人类社会,你真应该去看看那间‘餐厅’的名单上,有没有你为之骄傲的血裔。”
  
      “还有……”
  
      “别在我面前提那些杂碎,不然我会忍不住将剩余的杂碎全都干掉。”
  
      秦然冷笑出声。
  
      “d,这里是艾德士!”
  
      “这里有着规矩!”
  
      “这里……”
  
      威尔拔高了语调,他大声重申着。
  
      可秦然根本没有给对方说下去的机会,就这么站了起来,向旅店外走去。
  
      鸦羽随着秦然的步伐而抖动,犹如一只即将展翅、鸣叫的乌鸦。
  
      威尔脸色一变。
  
      他仿佛听到了死亡的哀嚎。
  
      他仿佛看到了血流成河的惨状。
  
      “等等!”
  
      威尔大喊着就要去追秦然。
  
      但焦急的威尔没有注意到,一条腿不知道什么时候横在了他的腿前。
  
      很自然的,威尔的腿和这条腿相碰撞了。
  
      靠着远超常人的平衡和反应威尔没有摔倒,但却是一个很狼狈的踉跄,这位顾问略带愤怒的转过头看着伸出腿的斯密斯。
  
      “抱歉,脚底滑了一下。”
  
      斯密斯面无表情、语气平淡的说道。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