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六章 端倪
    “我是谁?”
  
      “我是k家族的组长,厄拜斯.k。”
  
      厄拜斯.k坐在椅子中,端着盛有鲜血的酒杯,有条不紊的说道。
  
      “是吗?”
  
      高级邪灵抱着胳膊,就这么坐在了厄拜斯.k面前的餐桌上,然后,它一字一句,并且拉长了语调的问道:“什么时候开始,人类可以成为血裔的族长了?”
  
      “人类从来都不可能是血裔的族长。”
  
      “而我?”
  
      “只是因为……”
  
      厄拜斯.k仿佛是要向高级邪灵解释一样,但话语才说了一半,对方就突然发动了袭击。
  
      厄拜斯.k杯中的鲜血如同射出的箭矢般,刺穿了高级邪灵的胸膛。
  
      然后,周围的侍者、乐师们就冲向了高级邪灵,他们一个个发出了宛如野兽的嘶吼,行为更是与野兽一模一样。
  
      但却更加的强大!
  
      丝毫没有了之前柔弱普通人的模样。
  
      高级邪灵就这么的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拽入了‘人’群中,迅速的淹没了。
  
      看着这一幕,厄拜斯.k缓缓的从椅子中站了起来。
  
      “原本我们可以继续合作下去的。”
  
      “可惜你太自作聪明了。”
  
      “有些事情,知道了,也不能够说出来。”
  
      “不是吗?”
  
      厄拜斯.k压低了声音说道。
  
      它当然知道,高级邪灵不可能听到这样的话语,虽然对方的能力十分的神奇,但它既然敢和对方合作,无疑是做了完全的准备。
  
      似乎是想到了得意之处。
  
      这位血裔族长忍不住的说了起来。
  
      “这个世界上有着太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了。”
  
      “我虽然不是纯血,但我混杂的血脉中,却让我有了一些纯血都没有的能力,例如:制作一些‘人偶’。”
  
      “只需要挑选合适的人类,灌注一些血裔的鲜血,他们就会变得无比顺从、强大。”
  
      “有些特殊的‘人偶’还会诞生出类似血裔的能力。”
  
      “是不是很不错?”
  
      “当然,最让我惊喜的是,在艾德士生活的人类尤为适合制造人偶,特别是那些年纪幼小的女孩。”
  
      “她们简直就是上天赐予我的礼物。”
  
      “或许,我是混血。”
  
      “但我的强大足以让我统领一支血裔,或者……”
  
      “是全部的血裔。”
  
      “k侯爵?”
  
      “不、不不!”
  
      “我会成为艾德士所有血裔的族长,我会成为艾德士唯一被血裔认可的大公!”
  
      厄拜斯.k的声音越来越激动,语速也越来越快。
  
      它的面色不自然的潮红着,呼吸更是急促。
  
      但它自身并没有发现这样的异常。
  
      相反,它越发的兴奋了。
  
      直到
  
      叮、叮。
  
      餐刀与盘子相互碰撞的声音传入它的耳中。
  
      下意识的,厄拜斯.k转过了身,然后,它的双目一缩。
  
      它看到了什么?
  
      本该被炸得粉身碎骨的猎魔人d,竟然坐在餐桌的一侧切割着一块小牛排,哪怕在它的注视下,对方都慢条斯理的拿起了一旁装有黑胡椒汁的金属壶,以认真仔细的姿态在上面浇了一层。
  
      薄薄的一层,但却恰好将小牛排覆盖,却又没有漏到盘子上。
  
      “你怎么在这里?”
  
      厄拜斯.k厉声喝问。
  
      秦然没有回答,他好像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次难得的丰盛晚餐,手中的刀叉快速而又小心的切割着小牛排,然后,将其送入嘴中咀嚼着,期间没有浪费一丁点儿的酱汁。
  
      貌似傲慢的态度,让厄拜斯.k感觉到了愤怒。
  
      它感觉到一股灼热的怒意不可抑制的冲入了大脑中。
  
      它感觉到了它的大脑在沸腾。
  
      它感觉到了它的大脑在燃烧。
  
      然后……
  
      它真的被燃烧了。
  
      黑色的,充斥着情绪的火焰,刚一出现就袭遍了它的全身。
  
      “啊啊啊啊!”
  
      “给我杀了他!”
  
      厄拜斯.k惨呼着,下达了命令。
  
      顿时,将高级邪灵淹没的‘人偶’们就纷纷的站了起来,带着一声声的嘶吼,向着秦然发动了冲锋。
  
      秦然抬头看了一眼。
  
      立刻的,这些人偶就呆愣在了原地。
  
      下一刻
  
      砰砰砰!
  
      这些人偶的头颅就这么的爆炸开来。
  
      【亡者凝视】!
  
      【恐惧幻象】!
  
      随着【半死人之凝视】的激发,这些被灌注着血裔之血的人类,就这么的全军覆灭了。
  
      秦然一抬手,一张硕大的挂毯在【浩之残眼.斥引】的牵引下,迅速从墙壁上飞出,挡在了纷飞而出的脑浆子前,没有让任何不属于餐桌上的东西出现在餐桌上。
  
      “啊啊啊啊!”
  
      厄拜斯.k的惨叫声还在继续着。
  
      不过,声音却是越来越小。
  
      最终,消失无踪。
  
      但黑色的充斥着情绪的火焰却没有因此而消失,相反的,它越烧越旺,就如同愤怒出现时一般:势如破竹、不可阻挡。
  
      很快的,厄拜斯.k的尸体就被烧成了飞灰。
  
      ‘愤怒’难得的在秦然的心脏中发出了满意的怒吼。
  
      同样感到满意的是‘暴食’。
  
      在发现配合秦然就有着数不尽的食物时,‘暴食’几乎是成为了原罪中最好驾驭的一个。
  
      此刻的它,完全没有理会外界。
  
      就这么的伴随着秦然的味蕾品尝着美味佳肴。
  
      ‘傲慢’冷眼旁观,就如同它的名称一样,在发出了高傲的冷哼声,隐匿在了秦然的心脏中。
  
      哪怕它的功劳最大,也没有值得说的。
  
      或者说,它不屑于说。
  
      ‘懒惰’则是打了个哈欠,扭身继续睡着,似乎一切都和它无关,只愿睡个天荒地老。
  
      哪怕‘贪婪’‘嫉妒’在一旁大声吵吵也是一样。
  
      ‘贪婪’‘懒惰’没有理会‘嫉妒’。
  
      秦然更加不会理会。
  
      他专心致志的品尝着眼前的食物,一直到抱着一些东西的高级邪灵出现,他都没有停下的意思。
  
      “这家伙绝对有问题。”
  
      “不然的话,一个大名鼎鼎的血裔家族宝库中,怎么可能就这么一点有价值的东西!”
  
      将手中的这些东西放在餐桌旁后,高级邪灵马上嘟囔着,丝毫没有扫荡了了别人藏宝库的惭愧。
  
      在高级邪灵的认知中,干掉敌人后,必须要努力的打扫战场,不放过一丁点战利品,不然都是对战斗的亵渎这是它在观察秦然的行为后得出的结论。
  
      并且,它很赞同这个结论。
  
      就如同它赞同自己之前的观点一样。
  
      人类怎么可能成为血裔的族长?
  
      什么混血,什么特殊,在高级邪灵的辨识下对方就是真正的人类,非常纯正的那种,在这样的前提下,对方根本没有机会,也不可能成为血裔的族长。
  
      除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