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七章 未变
    带着心底的猜测,高级邪灵看向了扫荡最后几盘菜肴的契约者。
  
      “你不认为你应该更加关心一下我们现在所面对的问题吗?”
  
      高级邪灵抱着肩膀靠在了餐桌上。
  
      “现在所面对的问题?”
  
      “难道你还没有发现?”
  
      “实在是太明显了。”
  
      “明显到我更愿意在烤羊排上多加孜然、香草汁而不想要去思考的程度,他……就是一个被人推到前台的可怜虫罢了。”
  
      秦然咽下了嘴中的羊肉,话语间有着一个明显的停顿。
  
      而看着自己契约者的这副模样,高级邪灵忍不住的问道:“他是可怜虫,但你就没有一丁点的意外?”
  
      高级邪灵恨不死心。
  
      它十分期望见到自己的契约者吃惊的模样。
  
      但结果,却令它无比的失望。
  
      因为,这一次秦然连回答的兴趣都没有了。
  
      看着秦然刀叉齐舞,狼吞虎咽的模样,高级邪灵深呼吸了数次后,开始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冷静。
  
      冷静……毛线啊!
  
      明明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够放弃?
  
      想到这,高级邪灵再次开口了。
  
      “你为什么不感到意外。”
  
      “一个人类成为了血裔的族长。”
  
      “而且,还是最为针对人类的那一支。”
  
      “不论是情理,还是逻辑上都说不通……呃!”
  
      高级邪灵连续不断话语戛然而止了。
  
      它看着秦然竖起的右手。
  
      或者准确点说是秦然右手食指上的【梅斯丽之戒】。
  
      秦然的回答很明显了。
  
      【梅斯丽之戒】能够控制他人。
  
      那么,为什么不能够有类似【梅斯丽之戒】的道具、秘术呢?
  
      如果有类似的道具、秘术,以人类之躯成为血裔的族长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同样的,谁控制对方也变得顺理成章了。
  
       K家族的族长。
  
      原本血裔的那位。
  
      除了这个答案外,秦然暂时还想不到其它的可能。
  
      而看着秦然冷静的模样,高级邪灵无力的松了一下肩膀,但它还是有些不死心。
  
      “一切都在你的预料中?”
  
      “即使出现了类似【梅斯丽之戒】的道具、秘术也是?”
  
      高级邪灵紧紧盯着自己的契约者,希望看到自己契约者脸上神情的变化。
  
      可惜的是,依旧是面无表情。
  
      甚至,眼神中都没有多余的波动。
  
      “我不是神,无法预料到一切。”
  
      “况且,就算是神,也无法全知全能,我所能够做到的就是尽最大可能的估算着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在【梅斯丽之戒】出现后,我就设想过我遇到拥有类似道具、秘术的敌人应该怎么办。”
  
      “因此,一旦遇到了,我就按照我所计划的那样去做就好了。”
  
      面对着自己的契约邪灵,秦然并没有隐瞒什么。
  
      毕竟,在某种程度上,对方比好友无法无天、含羞草还要和他亲近。
  
      “独一无二呢?”
  
      “每个人不应该都是独一无二的吗?”
  
      “获得的东西也应该是独一无二的!”
  
      “为什么你会没有这样的想法?”
  
      高级邪灵以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秦然。
  
      秦然端起一旁的牡蛎浓汤咕咚咕咚的饮尽,脸上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神情后,这才缓缓的说道:“是啊,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所以,你认为重要的,并不能作为我确定目标的根据!而也只有我自己才知道,什么东西对我最好。”
  
      话语落下后,秦然突然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
  
      “难道你不是吗?”
  
      “还是说……”
  
      “你放弃了?”
  
      秦然问道。
  
      是啊,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对方比好友无法无天、含羞草还要和他亲近,但秦然从不会认为对方会超过无法无天、含羞草。
  
      刀,能伤人。
  
      也能伤己。
  
      自始至终,他都对包括高级邪灵、原罪在内的特殊存在有着一份提防、警惕。
  
      也正因为这样,这些特殊存在始终无法和无法无天、含羞草相比较。
  
      在秦然浮现那个玩味笑容的时候,高级邪灵的心底就是一凛,然后,不自觉的它的眼神开始游移起来。
  
      它故作打量大厅,似乎想要寻找更多有价值的东西。
  
      但它的气息却极具变化起来。
  
      那种属于邪灵的邪异感,怎么也无法压制。
  
      即使,它表面上伪装的很好,但归根究底,它的本质并没有改变。
  
      它是逼不得已下,通过契约与秦然合作的,而且,还是极为不平等的契约,因此,如果可以摆脱这个契约的话,它不会介意。
  
      甚至,在它发现了更多的秘密后,它早已有了更多的想法。
  
      但是,它很清楚的知道,想要做到这一点有多么的困难。
  
      所以,它小心翼翼的。
  
      它在耐心的等待,也在寻找着契约者的弱点。
  
      眼前的时候,它认为是一个好的机会。
  
      只是……
  
      大厅中的气氛几近凝固。
  
      秦然没有开口,刀叉在食物被吃光后,整齐的摆放在了餐盘的两旁,但高级邪灵恨不得此刻还有更多的食物来分担秦然的注意力。
  
      可这样的想法,真的是难以实现的。
  
      最终,高级邪灵游移的目光看向了气息变得危险的秦然。
  
      “我不希望在我的身边有不受掌控的存在。”
  
      “或者说……”
  
      “你需要拿出更多的筹码,让我认为你即使有着威胁,也能够留在我的身边。”
  
      秦然淡淡的说着。
  
      他的右手拿出了【范妥思手稿】,左手上一抹火焰陡然闪现。
  
      高级邪灵双目一缩。
  
      它能够感受到秦然的杀意。
  
      常常伴随秦然左右的它,更是不会怀疑秦然的杀伐果断,它知道如果不给秦然一个满意的交代,那么当【范妥思手稿】被焚烧后,接下来就该它被焚烧了。
  
      恶魔之炎的滋味,它可不想要尝试。
  
      “我、我愿意臣服。”
  
      高级邪灵犹豫了片刻,拿出了自己唯一的‘筹码’。
  
      除了它自己外,它还能够有什么呢?
  
      【判定高等邪灵主动臣服……】
  
      【契约改变中……】
  
      【是/否使用100积分,签订奴隶契约?】
  
      “是。”
  
      秦然给予了肯定的回答后。
  
      【契约改变中……】
  
      【判定‘血腥玛丽(高等异态)’完全接受控制,获得详细属性。】
  
      【是否查看‘血腥玛丽(高等异态)’详细属性?】
  
      ……
  
      “高等异态?”
  
      “详细属性?”
  
      秦然一眯眼,选择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