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八章 显露
视网膜上的文字如同逆流的瀑布一样涌起。
  
  而文字所介绍的内容,却让细细查看的秦然,心中暗自惊讶。
  
  【名称:血腥玛丽】
  
  【类型:高等邪灵(异态)】
  
  【品质:稀有之上】
  
  【攻击力:较强】
  
  【防御力:较强】
  
  【属性:1,幻术;2,虚体;3,手掌如刀;4,吸血;5,快速再生】
  
  【特效:1,形态改变;2,神秘知识(精通)3,贵族知识(精通)】
  
  【需求:臣服。】
  
  【备注:因为一次意外,而从血色女王王冠中诞生的高等邪灵(异态)】
  
  ……
  
  【幻术:制造一次需要精神判定不低于C+,感知不低于B+的幻术(一项判定未通过将受到较强级别的精神冲击,两项判定未通过将受到强大级别的精神冲击)】
  
  【虚体:化为虚无,免疫单纯物理伤害,且潜行等级+1】
  
  【手掌如刀:双手如同刀锋般锋锐,判定攻击等级+1(不超过极强)】
  
  【吸血:吸食生灵的鲜血,快速的恢复伤势、体力,驱除负面状态】
  
  【快速再生:消耗一定的体力,快速恢复生命力,并且可消耗更多的体力,让断肢再生】
  
  ……
  
  【形态改变:改变成任何人的模样(拥有自身全部能力),或者变为血色王冠(契约者佩戴时,可选择血腥玛丽的一项属性能力做为技能)】
  
  【神秘知识(精通):熟识诸多神秘侧知识。】
  
  【贵族知识(精通):熟识贵族们必须要掌握的知识。】
  
  (标注:奴隶契约,不需要任何花费)
  
  ……
  
  秦然在看到高等异态后,就知道‘血腥玛丽’有所隐藏。
  
  但在详细的了解到其具体属性后,依旧感到了有些不可思议。
  
  邪灵,无疑是很麻烦的东西。
  
  按照那位‘地上之神’的藏书所说,即使是一位强大的通灵者面对陌生的邪灵时,如果无法掌握对方的特性,也很可能折戟沉沙。
  
  可是!
  
  那本书上从未说过,一个邪灵会拥有如此多的特性。
  
  在最初签订契约时,对方展示的是一定的徒手战斗能力,并没有显示【手掌如刀】,更没有显示【快速再生】的能力,甚至连【虚体】都是以潜行的方式隐藏着。
  
  这样的隐藏从最初就开始了。
  
  回忆着每次对方战斗时,那种几乎‘送死’的行为,虽然其中有着他的安排,但对方想要避免的话,以对方的几个能力一定可以避免。
  
  “有趣。”
  
  秦然淡淡的说着,目光看向了高等邪灵。
  
  “隐藏就是最好的保护。”
  
  “我需要保护自己。”
  
  “当然,那是之前。”
  
  “现在!”
  
  “大人,我乐意为您服务。”
  
  高等邪灵说着如同一位骑士般向着秦然行礼。
  
  此刻的高等邪灵没有了之前的胆战心惊,因为,它很清楚在了解到奴隶契约后,以秦然物尽其用的性格绝对不会在去追究它。
  
  当然,前提是它没有再起什么小心思。
  
  事实上,也不会了。
  
  奴役和奴隶,只有一字之差,但区别却是天与地。
  
  奴役时,还有着一丝公平可言。
  
  但成为奴隶后,它没有了任何的公平。
  
  它的一切,包括思想在内,都是秦然的,以前的它或许还能够隐藏一些心中最深处的想法,但是现在却不行了。
  
  而且,秦然受到了毁灭性的攻击时,它也会跟着一起挂掉。
  
  但它遭受不可逆转的伤害时,秦然却没有任何的事情。
  
  这样的处境是极为凄惨的。
  
  可……
  
  总比立刻死掉来得好吧?
  
  高等邪灵早已拥有着不下于人类的智慧。
  
  而只要是智慧生物,对于死亡就有着本能的恐惧。
  
  秦然不例外。
  
  高等邪灵也不例外。
  
  “大人,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高等邪灵殷勤的问道。
  
  在身家性命全部都挂在秦然身上后,高等邪灵自然知道应该怎么做。
  
  “将这里所有有价值的东西都拿走。”
  
  秦然说道。
  
  “全都拿走?”
  
  “好的,明白了。”
  
  高等邪灵微微一愣后,马上躬身应是,并且,立刻行动了起来。
  
  它按照秦然吩咐的那样,开始如同刮地皮一般,搜刮着整个K家族的巢穴。
  
  当然,会遇到一些阻拦。
  
  但普通的血裔在高等邪灵的面前,真的是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不过,高等邪灵并没有杀死这些血裔。
  
  因为,秦然的命令。
  
  至于秦然留着这些血裔要干什么?
  
  高等邪灵看着悄然出现在这里的斯密斯心底一清二楚。
  
  向着斯密斯点了点头,高等邪灵继续完成着秦然的吩咐了,斯密斯看着与猎魔人D一模一样的高等邪灵虽然惊讶,但却并不妨碍他的行动。
  
  相较于昨晚的略显生疏,这个时候的斯密斯沉稳多了。
  
  看向血裔的目光中再也没有了任何的犹豫。
  
  刚刚‘火炉烤鱼’外的惨状,他看得一清二楚。
  
  摧毁的街道、房屋,隐隐的哭泣声,让他愤怒,也让他颤栗。
  
  他害怕自己成为其中的一员。
  
  更害怕看到那永远不敢想象的一幕。
  
  有些事情,经历一次就足够了。
  
  再多一次,都是绝望。
  
  所以,他需要实力。
  
  需要拒绝这一切的实力。
  
  K家族在内的60余名血裔,一个接着一个的变为了干尸。
  
  不论它们怎么哀嚎,斯密斯都没有心慈手软,就如同它们当初面对普通人时一样。
  
  当最后一名血裔被吸干后,斯密斯身上的气息一凝,肌肉迅速的膨胀起来,直接将斯密斯从一个略带消瘦的年轻人变为了一个高大的如同食人魔一般的壮汉,不过,下一刻,斯密斯就再次恢复了原样。
  
  除了,衣物。
  
  随手捡起一套衣物,斯密斯穿戴好后,返回了大厅。
  
  “阁下。”
  
  斯密斯躬身行礼。
  
  “不错。”
  
  秦然评价着。
  
  这样的评价很中肯,在秦然的印象中,从一个略强变为距离入阶都是一步之遥的存在,除了那个不靠谱的占卜师外,斯密斯是第一个。
  
  “走吧。”
  
  “一些事情,今晚之内必须要解决。”
  
  秦然说着就向外走去。
  
  扛着硕大包裹的高等邪灵和斯密斯跟在后面。
  
  当三道身影消失的时候,大火冲天而起。
  
  夜晚的天空,迅速被映红了。
  
  看着火光的方向,一些人的脸色顿时变了。
  
  而另外一些?
  
  则是笑了。
  
  “一切如同计划的那样。”
  
  “对吗,祈愿者阁下?”
  
  一道悦耳的男声在某处房间响起。
  
  可惜的是,没有人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