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九章 目标
秦然带着高等邪灵与斯密斯出现在柯瑟尔据点的时候,后者无视了那硕大的装满了战利品的包袱,恭敬的向着秦然一欠身。
  
  “大人。”
  
  直起腰的柯瑟尔将一张写满了文字的纸条递到了秦然面前。
  
  在纸条上,详细的记录了奎克.韦伯斯特的生平,以及在对方死去后,对方父亲的反应。
  
  奎克.韦伯斯特,出身极好,从小接受着精英教育,爱好也如同那些接受过精英教育的人一样,擅长各种体育运动,也爱好出席各种的宴会,从记录中看,对方在每次宴会中都是人们注视的中心。
  
  也正因为如此,奎克.韦伯斯特成为了富商韦伯斯特指定的继承人。
  
  如果按照正常的流程,大约在几年后,随着富商韦伯斯特的年老,奎克.韦伯斯特就会成为韦伯斯特家族的掌舵者。
  
  可惜的是,杰克.韦伯斯特的逝去,令这一切变成了泡影。
  
  也令对方的父亲无比的愤怒。
  
  纸条上详细的写出了,这位痛失爱子的老父亲在这半个多月中砸碎了无数次杯子、花瓶。
  
  其中还包括对方最喜欢的那个。
  
  “心有不甘?”
  
  “暗自忍耐?”
  
  “又或者说是另外一个陷阱?”
  
  秦然暗自猜测。
  
  他并没有马上下结论。
  
  之前冒牌的K家族族长已经给他提了一个醒。
  
  他这次所面对的对手要远比想象中的还有诡异、特殊。
  
  略微思考了一下后,秦然向着柯瑟尔发出了指示。
  
  “向那位富商发出一个邀请。”
  
  “就说,想不想知道他儿子真正的死因。”
  
  “如果想,就来舍尔丽街找我。”
  
  “是,大人。”
  
  柯瑟尔一躬身就消失在了房间中。
  
  而在柯瑟尔消失后,一直默不作声的斯密斯突然走到了秦然面前。
  
  习惯沉默的对方没有开口,但对方的意思,秦然却是明白的。
  
  “你在忐忑不安?”
  
  “因为你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帮助你?”
  
  秦然问道。
  
  斯密斯点了点头。
  
  “我看到了,所以,我出手了。”
  
  “我并没有想要帮助你的意思。”
  
  “也没有任何让你欠我人情的想法。”
  
  秦然淡然的说道。
  
  没有任何的强调,更没有所谓的重申,仿佛就是在叙述事实一般。
  
  而这样的回答则让斯密斯一愣。
  
  斯密斯能够感受到秦然并没有说谎,但正因为这样,斯密斯才有些接受不了。
  
  在他的设想中,应该是他的天赋打动了秦然,秦然才会出手帮助他才对。
  
  至于秦然是一个热心肠?
  
  别开玩笑了。
  
  谁看到秦然此刻冰冷而又面无表情的脸就都会知道,所谓的热心肠是不存在的。
  
  以自身的天赋做为筹码,并以这个做为出发点,斯密斯甚至已经想好了能够答应秦然的事情,还有那些是坚定拒绝的。
  
  但等到真的面对事实时,斯密斯突然发现自己想多了。
  
  秦然不在乎他。
  
  也不在乎他的天赋。
  
  更不在乎他的实力。
  
  简单的说,他欠下了别人一个天大的人情,即使别人不在乎,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可以不还。
  
  世界上的人分为善恶,性格更是千奇百怪。
  
  有些人对一切对自己好的,都当做是理所当然。
  
  而有些人则会铭记所有恩情,并且尽可能的去回报对方。
  
  外冷内热的斯密斯就是这样的人。
  
  别扭、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躯后,总结着话语的斯密斯开口了。
  
  “你应该有一些不方便自己出手的事情吧?”
  
  “我可以帮助你……”
  
  话语还没有说完,斯密斯就说不下去了,因为,高等邪灵在秦然的授意下迅速的变为了威尔、蜜尔、拉格仑,乃至是他的模样。
  
  每一次的变化都是无比的真实,他根本分不出真假。
  
  特别是当变化成他时,斯密斯更有一种照镜子的感觉。
  
  无疑,有着这样千变万化的助手,要远比他好用的多。
  
  斯密斯沉默了。
  
  他现在真的想不到该怎么报答秦然的恩情。
  
  最终,斯密斯就这么沉默的站在秦然面前,略带固执的看着秦然。
  
  他希望秦然给他一个答案。
  
  可惜的是,秦然理也没有理对方,就这么的绕过对方向外走去。
  
  他还有着太多的事情要去做,没有时间和对方浪费。
  
  看着秦然背影,斯密斯张了张嘴,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帮助可不单单是特制某一件事,你可以想想最近D在让你干着什么。”
  
  高等邪灵在与斯密斯擦肩而过的时候,突然低声说了一句,立刻,斯密斯双眼一亮。
  
  他最近在干什么?
  
  猎杀血裔。
  
  而猎魔人是干什么的?
  
  为了保护无辜的人而猎杀怪物!
  
  斯密斯的双眼越发的亮了。
  
  他自认为找到了报答秦然最好的方式。
  
  没有任何的犹豫。
  
  斯密斯就迅速的离开了房间,而房间中那些价值不菲的东西?斯密斯看都没有看一眼。
  
  对某些人来说,金钱是唯一的。
  
  但对某些人来说,有许多东西都是比金钱珍贵的。
  
  ……
  
  夜晚的艾德士是寂静的。
  
  秦然与高等邪灵一前一后想着舍尔丽街前行。
  
  高等邪灵扭头看了一眼急匆匆跑出去的斯密斯,它很清楚自己的契约者是怎么打算的。
  
  在这个陌生、诡异的城市中,自己的契约者没有任何的助力。
  
  简单的说,分身乏术。
  
  因此,自己的契约者需要一个帮手去清理那些黑暗中的怪物。
  
  不是为了无辜者,更不会牵扯到正义。
  
  只是因为这些怪物关乎异变罢了。
  
  但高等邪灵可以肯定,那个匆匆跑出去,看似聪明实则是傻瓜的家伙,一定不会这样的想。
  
  在那个傻瓜的心目中,自己契约者恐怕早已成为了徘徊在黑暗中奋杀怪物的英雄。
  
  而且,那个傻瓜极有可能会以自己契约者为目标前进。
  
  “真是傻瓜。”
  
  忍不住的,高等邪灵腹诽着。
  
  不过,马上的,高等邪灵就收敛了想法。
  
  因为,舍尔丽街到了。
  
  并且,一辆看起来就极为坚固的汽车停靠在街道的路边。
  
  秦然停下了脚步,看向了高等邪灵,那意思在明显不过了。
  
  为什么又是我?
  
  为什么我总要充当这种探路的角色?
  
  你一定是在报复。
  
  报复我刚刚的腹诽,对不对?
  
  心底虽然有着万般的不情愿,但高等邪灵根本没有违抗秦然的意思。
  
  深吸了口气,高等邪灵向着汽车走去。
  
  而就在高等邪灵以D的模样靠近汽车时,异变突生——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