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章 不同
    看起来极为坚固的汽车,在爆炸中直接飞上了天,烈焰熊熊燃烧着汽车剩余的残骸,即使是在黑夜中,浓烟依旧是清晰可见。
  
      舍尔丽街,距离爆炸百米开外的建筑内,韦伯斯特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
  
      “他真的是猎魔人?”
  
      “不是有人假冒的?”
  
      韦伯斯特说着将望远镜递给了仆人,自己则坐到了沙发中
  
      早已没有年轻人健壮、精力的韦伯斯特不仅头发花白,腰背也略带弯曲,脚步更是踉跄,就算随身带着拐杖,也难掩老态,或者说,拐杖的出现,让韦伯斯特看起来越发的苍老了。
  
      “按照我们收集的信息,他应该是的。”
  
      “可真正的猎魔人又怎么会……”
  
      仆人回答着。
  
      不过,话语没有说完,就戛然而止了。
  
      一抹黑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房间中,挡住了窗口。
  
      仆人、保镖们下意识的要去拔枪,却被韦伯斯特抬手阻止了。
  
      “停下。”
  
      “去为我们的客人端一杯热茶来。”
  
      韦伯斯特看着眼前的黑影吩咐着,说完后,这位老者似乎想到了什么,再次看向了黑影,问道:“热茶可以吗?或者需要酒类等其它饮品?”
  
      “热茶就可以。”
  
      秦然淡淡的说着。
  
      “请坐。”
  
      韦伯斯特欠了欠身示意。
  
      秦然点了点头后坐到了沙发中。
  
      在热茶端来的这段时间,双方相互打量着。
  
      韦伯斯特的目光中带着好奇与犹豫。
  
      秦然的目光则是平淡无波。
  
      “您好,D阁下。”
  
      “初次见面,我是韦伯斯特。”
  
      “听说……您对奎克的死有新的看法?”
  
      韦伯斯特以商人的方式展开了寒暄,并且,在略微一顿后,就转入了正题。
  
      “新的看法?”
  
      “那么,能否告诉我老的看法是什么?”
  
      秦然没有回答,反问道。
  
      “老的看法……如果可以的话,我很不想要提到所谓老的看法,他们说我的儿子是死于心脏病,某个较大的栓子堵住了他的血管,让他在健壮、年轻,满是活力的时候,丢掉了自己的小命。”
  
      韦伯斯特深吸了口气,看似平淡的口吻中,隐藏着无尽的愤怒,以至于他的声调都带着一丝颤抖。
  
      “心脏病啊。”
  
      秦然缓缓的说道。
  
      然后,再次陷入了沉默。
  
      韦伯斯特同样没有开口,似乎是在等待着秦然的回答。
  
      可直到热茶上来时,秦然都没有开口的打算,反而是端起了茶杯,抿了一口带着清香的茶水。
  
      茶水是很传统的红茶,大致是三种红茶茶叶相互拼凑后加入了樱桃、百香果和薄荷,以及不可缺少的柠檬汁后冲泡而成。
  
      手艺不错。
  
      当然了,和含羞草相比较,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需要点心吗?”
  
      “我的厨师很擅长糕点。”
  
      韦伯斯特仿佛是遗忘了之前的等待,在看到秦然端起茶杯后,就微笑的问道。
  
      “好的,谢谢。”
  
      秦然没有拒绝,客气的道谢。
  
      很快的,点心就端了上了。
  
      样式是类似曲奇饼干和蓝莓的搭配,但口感却要松软的多。
  
      “年纪大了,我不仅无法饮酒了,牙齿也不允许我吃更多坚硬的东西,就连我年轻时喜欢吃的坚果类,现在也只能是冲茶喝,那滋味,真是……”韦伯斯特说着就摇了摇头,显然冲泡出的坚果茶并不好吃,然后,这位老者的双眼中浮现了淡淡的哀伤,他继续说道:“可这样的滋味,又怎么能够比得上我失去奎克的痛苦呢?”
  
      “奎克,我唯一看好的继承者。”
  
      “他原本应该有着更大的舞台,展示着自己的才华,但是却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家中的庭院内。”
  
      “您知道我接到这个消息时,是怎么样的吗?”
  
      “我感觉整个人都要被击垮了!”
  
      “而现在我还活着的唯一理由就是找到是谁杀了奎克,然后,我要将那个家伙碎尸万段!”
  
      韦伯斯特说着咬牙切齿起来,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掌更是径直握紧。
  
      “D阁下,请您告诉我,杀死我儿子的凶手是谁!”
  
      “我愿意给予您我所有的一切。”
  
      “韦伯斯特家族失去了奎克,最终也会在剩下几个家伙的手中没落,与其到了那种地步,还不如做为给奎克报仇的酬劳给您。”
  
      韦伯斯特抬起头,期盼的看着秦然,希望秦然给予答案。
  
      可秦然却摇了摇头。
  
      “我从没有说过,知道是谁杀了您的儿子。”
  
      秦然这样的说道。
  
      “那你约我来这里……”
  
      韦伯斯特双目一眯,眼神变得凌厉起来,犹如一把刀子,紧紧盯着秦然。
  
      “我只是来告诉您儿子的死因。”
  
      “我可以十分明确的告诉你,你的儿子不是死于心脏病。”
  
      “哪怕它看起来很像是心脏病。”
  
      “但也就是看起来像。”
  
      秦然丝毫没有理会这样的目光,他以自己的节奏说道,并且,在说完的一刻,秦然就站了起来。
  
      他向后退了一步,整个人就消失在了阴影中,仅有淡淡的声音还在房间中回荡着。
  
      “感谢您的红茶和茶点。”
  
      ……
  
      秦然沿着阴影而行。
  
      再次出现的高等邪灵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契约者。
  
      它不明白自己的契约者为什么要放过刚刚那么好的机会。
  
      一个有着丧子之痛的老人不会是什么好的帮手,但如果这个老人拥有着相当的财富、人脉的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或许无法在艾德士达到一手遮天的夸张程度,但对自己的契约者来说,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助力。
  
      为什么会放弃?
  
      这个疑问不停的在高等邪灵的脑海中回荡。
  
      “因为,我不相信他。”
  
      突然的,前进中的秦然脚步一顿,开口回答了。
  
      高等邪灵一愣,很意外的看着自己的契约者。
  
      它不敢相信自己的契约者竟然会回答它的问题。
  
      难道是对它另眼相看了?
  
      不由的,高等邪灵看向秦然的目光变得期待起来。
  
      “我告诉你并不是因为我对你另眼相看,我只是不想你脑海中的疑问,一直在我心底响起,影响到我的思考。”
  
      “至于我为什么不相信他,还要和他见面,是因为他的不同。”
  
      在高等邪灵期待的目光中,秦然冷冷的说完就继续前进了。
  
      高等邪灵呆愣在原地,看着秦然远去的背影,夜风微微吹过,它下意识的紧了紧衣物。
  
      因为,它突然觉得心好累、好冷。
  
      不过,马上的,高等邪灵就再次被新的疑问所笼罩。
  
      不同?
  
      那个家伙有什么不同?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