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四章 地下
    面对着秦然的拒绝,蜜尔好看的眉毛一紧。
  
      “你是要去查探哈迪.琳遇刺的案件吧?”
  
      “你为什么不带上我?”
  
      “我的身份、知识,都可以给予你同样的帮助。”
  
      顾问少女翠绿色的双眸中浮现着不解。
  
      可秦然却没有给予回答,甚至,在对方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秦然整个人就消失在了对方的面前。
  
      性别、容貌,在秦然的眼中没有什么区别。
  
      他更看重的是能否信赖。
  
      蜜尔,虽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敌意,但在秦然的眼中还达不到朋友的程度。
  
      因此,在尽可能的前提下,秦然绝对不会和对方一起行动。
  
      看着就这么消失的秦然,蜜尔愣了愣,然后狠狠的一跺脚。
  
      “混蛋!”
  
      嘴中的咒骂,并没有令顾问少女的动作有丝毫的怠慢,她直接窜上了路边的车子,扭动了钥匙。
  
      马达的轰鸣中,顾问少女绝尘而去。
  
      她或许追不上秦然的速度。
  
      但她知道秦然要去哪里。
  
      ……
  
      哈迪.琳身为上议院的议长,不仅拥有着非同一般的身份地位,还拥有着极为客观的财富。
  
      至少眼前的独栋别墅,在常人看来是一辈子都无法拥有的奢饰品。
  
      而在哈迪.琳的名下,却有着三栋这样的别墅。
  
      金钱与权力,就如同是一对孪生子。
  
      当一个出现的时候,另外一个也就不远了。
  
      秦然没有深究哈迪.琳的财富是从哪来的,他在轻易避过了仅有的两个留守警察后,就就直接进入了别墅中,细细的打量起来。
  
      地毯上,在秦然的追踪视野中,有着诸多纷乱的脚印。
  
      仅仅是看着这些脚印,秦然就能够想象的到哈迪.琳的尸体被发现后,这里是怎样的一种纷乱景象。
  
      警察、法医、仆人、记者等等,完全将这里搅成了一锅粥。
  
      不过,最核心的现场并没有被破坏。
  
      白色的痕迹中,一个仰面朝天的人形出现在了沙发上。
  
      这里是别墅的客厅位置。
  
      三组沙发围拢着一张木质茶几。
  
      按照留下的咖啡污渍和清水痕迹,茶几上应该还摆放着一杯咖啡和一杯热茶。
  
      “韦伯斯特敲了门,哈迪.琳将对方带入了客厅,并且,亲自为韦伯斯特端上了饮品。”
  
      “哈迪.琳熟识韦伯斯特,所以,没有犹豫,直接选择了热茶。”
  
      “而就在哈迪.琳放下饮品的时候,韦伯斯特发出了攻击!”
  
      秦然的目光锁定在那个沙发上。
  
      鲜血的痕迹并未完全的干涸,粘稠的鲜血逐渐的渗入了破裂的沙发靠背,被其中的海绵所吸收。
  
      “一击毙命!”
  
      “不仅快,而且角度把握极好,力量更是很大。”
  
      秦然回忆着韦伯斯特老态龙钟的模样,不由眯起了双眼。
  
      在将整栋别墅细致的调查了一遍,没有任何发现的秦然迅速的离开了别墅,他知道在留下来的话,他将花费更多的时间才能够离开。
  
      对于秦然来说,不浪费时间几乎是和不浪费食物一样,放在了人生守则上。
  
      ……
  
      “我可以让你见韦伯斯特,但是你需要保证,绝对不会做出任何过分的事情,包括但不限于带他离开。”
  
      威尔站在警局的台阶前注视着秦然。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的顾问绝对不想要在这个时候见到秦然。
  
      因为,他实在是太熟知猎魔人行为模式了。
  
      猎魔人已经不能够简单的称之为倔强了。
  
      而是……
  
      偏执!
  
      偏执会让人变得不理智。
  
      普通人不理智已经足以让人感到头疼了。
  
      而如果是一个实力强大的人不理智,那就真的是灾难了。
  
      就如同是此刻!
  
      上议院议长哈迪.琳的死亡,对于整个艾德士来说都是巨大的震动,尤其是当对方还不是正常死亡时,即使威尔没有去更多的询问,也已经发现了本就危机四伏的艾德士随着对方的死亡而变得越发暗流涌动了。
  
      他可以保证,假如在这个时候韦伯斯特被眼前的猎魔人救走了,那么,整个艾德士马上就会陷入到一场动乱中。
  
      原本敌视猎魔人势力的议员就会借题发挥,然后,带动一大批不明真相的人,掀起无法抑制的浪潮。
  
      至于最终的结果?
  
      那些肮脏的家伙根本不会理会这么做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他们只会考虑自己的政治资本。
  
      而这是威尔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身为特别行动组的组长,他的职责就是保证艾德士的安全——即使是一种‘体面’的安全,他也在拼尽全力了。
  
      所以,就算是面对着秦然,他也不会后退。
  
      “好的。”
  
      秦然点了点头。
  
      威尔身上涌现出的决绝气息,在他这个高度看来是十分可笑的,不过,秦然没有笑。
  
      而是给予了对方相应的礼节。
  
      一个拼死都要守护他人的人,就算是个傻子,也是一个可爱的傻子,不是吗?
  
      呼!
  
      威尔吐出了口气,他真担心最坏的局面发生。
  
      庆幸的是,并没有出现。
  
      “跟我来。”
  
      威尔说着,就转身向着警局内走去。
  
      秦然跟在后面。
  
      两人一走进警局,就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大都是惊疑不定的,还有一些就是恐惧,当然了,也有寥寥无几的炙热。
  
      秦然无视着所有人的视线,跟在威尔的身后,进入了警局的电梯。
  
      电梯不是向上,而是向下。
  
      虽然按照电梯标示看只有3层,但是当来到地下三层时,所花费的时间却比电梯升高到30层都多。
  
      而当秦然走出电梯后,更是看到了一个个荷枪实弹的特别行动组成员,以及一辆辆钢铁战车。
  
      眼前的一切,令秦然无比断定,这里并不是监狱,而是……小型的军事要塞。
  
      “为了特殊状况而准备的避难所吗?”
  
      秦然目光扫过了远处的物资堆放处后,拐入了一侧的通道。
  
      走入这个通道时,才有了一丝监狱的样子。
  
      铁门、铁栏杆,坚固的水泥墙和警卫。
  
      “这里。”
  
      再走到标注着311的房间时,威尔停下了脚步,拿出了随身的钥匙打开了牢房门。
  
      “离开时,喊我——房间中用对外的通话器。”
  
      威尔提示着秦然。
  
      秦然微微颔首后,迈步走进了房间。
  
      而在秦然走进去后,房间的门‘哐’的一声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