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五章 刺眼
    关门声在秦然的耳边回荡,从天花板上投射下的灯光都仿佛在着巨大的撞击下出现了摇曳。
  
      机械。
  
      厚重。
  
      秦然的脑海中轻易的浮现出了房门在精密机械控制下的关闭,以及隐藏在墙壁、地下的齿轮。
  
      “比想象中的还要防卫隐秘,对吗?”
  
      坐在房间唯一的床上,韦伯斯特向着秦然招了招手,手腕的镣铐随之晃动,发出了哗啦的响声。
  
      “嗯。”
  
      秦然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这里的一切,确实是出乎他的预料。
  
      就如同眼前的韦伯斯特一样。
  
      对方,比他推测中的还要特殊。
  
      秦然的目光扫过那张焊死的金属床,目光最终停留在韦伯斯特尽显老态的脸上,相较于上次见面时对方脸上的愤怒、哀伤,这个时候的轻松、笑意,却要显得自然多了,而且,对方远比想象中的还要配合。
  
      “感谢你来看我。”
  
      “到了这个时候,恐怕也就只有你能够来看我了。”
  
      “我原本是希望我们双方合作追查到杀死我儿子的凶手。”
  
      “然而……”
  
      “我发现了一点事情。”
  
      “所以,我提前动手了。”
  
      不需要秦然询问,韦伯斯特就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一边说着,对方还用力挥了一下手腕,仿佛是在重温刺死哈迪.琳的那一幕般。
  
      “很畅快!”
  
      “比想象中的还要畅快!”
  
      对方补充了一句。
  
      “你发现了什么事?”
  
      秦然饶有兴致的问道。
  
      “很有意思的事情。”
  
      “不过,不重要了,我大仇得报了,我没有遗憾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会静静等待死亡的来临。”
  
      “还有……”
  
      “感谢你的探望。”
  
      韦伯斯特没有回答,反而是耸了耸肩,整个人就是这么的躺倒在了金属床上,并且,闭上双眼,似乎失去了谈话的兴趣。
  
      秦然扫了对方一眼,没有犹豫,转身按向了墙壁上的通话器按钮。
  
      “开门。”
  
      秦然这样的说道。
  
      而就在秦然话音刚刚落下后,躺在床上的韦伯斯特突然再次开口了。
  
      “如、如果D阁下您有时间的话,就去墓园内,替我给奎克送一束花吧。”
  
      “如果没有时间的话,就算了。”
  
      秦然没有表示同意,也没有表示不同意。
  
      在牢房门打开的时候,他不置可否的走了出去。
  
      威尔靠墙而站,在秦然走出来的时候,这位老顾问站直了身躯。
  
      “虽然我知道你不可能听我的,但是我依旧要说,韦伯斯特刺杀上议院议长哈迪.琳这件事已经不是个人的事情了,而是关乎到整个艾德士。”
  
      “我希望,你不要继续插手。”
  
      老顾问诚恳的说道。
  
      “你相信他说的?”
  
      秦然反问道。
  
      “证据摆在眼前,我自然是相信的。”
  
      老顾问强调着。
  
      “人啊,总是愿意相信自己认为的。”
  
      秦然淡淡的说完,没有再开口的兴趣了,他大踏步的向着来时的电梯走去。
  
      一路畅通无阻的秦然离开了警局。
  
      并没有走远,在看到一间花店后,他径直的走了过去。
  
      午茶花圃,四个字雕刻在一个长条的木板上,木板由一个7字型的黑色金属支架悬挂,恰好凸出到路边,令走过这里的人正好能够看到。
  
      叮铃!
  
      秦然推门而入,门上的门铃清脆悦耳。
  
      “欢迎光临。”
  
      “您有什么需要?”
  
      服务员热情的迎了上来,一个长相普通,但声音甜美的少女,穿着黑色的便装,系着围裙,头发高高的盘起,手中拿着剪刀与裁剪的花。
  
      “白色的花。”
  
      秦然言简意赅的说道。
  
      “菊花、百合还有马蹄莲,您需要哪一种?”
  
      服务员指了指花架。
  
      “随意吧。”
  
      秦然回答着。
  
      服务员显然很少遇到秦然这样的客人,仿佛是奇怪的看了秦然一眼后,按照自己的想法将刚刚提到的三种花进行了组合后递给了秦然。
  
      “一共是35。”
  
      秦然默不作声的掏出了正好的钱递给了对方后,转身就走。
  
      “感谢惠顾。”
  
      服务员说着,注视着秦然消失的背影。
  
      当确定秦然消失后,这位服务员脸上的微笑瞬间消失不见,她快步的向着店铺后走去,与此同时,她身上的围裙也被快速的解下,重新套在了走廊内昏迷着的,真正的花店服务员的身上。
  
      对方一会儿就会醒来。
  
      醒来后,也只会认为是自己摔倒昏迷了。
  
      人在没有答案的时候,总是会自己给自己找出恰到好处的答案,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
  
      哪怕是错觉。
  
      就如同她,认为这次的任务,可以与以往一样顺利完成般。
  
      ……
  
      墓园位于艾德士的中心公园一侧,幽静却又不偏远。
  
      很自然的,能够进入这个墓园的人,无一不是非富即贵的,普通人连询问这里价格的资格都没有。
  
      当然,也没有进入的资格。
  
      捧着花的秦然避开了守卫,从一侧进入到了墓园,借着阳光树木、墓碑交错而成的阴影穿梭其中。
  
      他在寻找奎克.韦伯斯特墓碑。
  
      这对秦然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特别是当奎克.韦伯斯特的墓碑旁站着蜜尔这样明显的‘招牌’时。
  
      “我说过了,我的身份和我的能力,能够解决很多你不想要触碰的麻烦,包括但不限于知道你和韦伯斯特的对话,以及进入这里。”
  
      蜜尔环抱胸前,丝毫不介意将那曼妙的弧度挤出了一个凹陷,让其显得越发的惊心动魄起来。
  
      秦然没有回答,仿佛是看不到顾问少女一样,将手中的花束放在了墓碑前。
  
      墓碑上有着奎克.韦伯斯特的照片。
  
      一个哪怕是在黑白二色中,依旧有着一分阳光笑容的年轻人。
  
      但任何看到这张照片的人,都会心生可惜。
  
      因为,这里是墓园。
  
      是死者安息之地。
  
      而对方?
  
      太年轻了。
  
      年轻到根本不知道真实的世界是多么的凶险与……恶毒。
  
      秦然目光从照片上移开,开始扫视周围。
  
      看到秦然的动作,因为对死者保持敬意的蜜尔再次开口了。
  
      “我找过了,根本没有……”
  
      顾问少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
  
      秦然一脚踹倒了墓碑。
  
      黑色泥土组成的脚印,恰好印在了那张年轻人的照片上。
  
      阳光的照耀下,沾满了泥土的照片,显得格外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