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八章 木屋
汽车穿过了层层街道,驶向了艾德士偏僻的щЩш..1a
  
  虽然地方偏僻,但是人却不少。
  
  透过窗子,秦然能够清晰的看到荷枪实弹的军警,也能够看到赤手空拳,但身上气息凌厉的特事处成员。
  
  “请你一定帮我找到斯洛.德尔。”
  
  “那位大人说了,只有你能够找到他。”
  
  在上车后,就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威尔突然的开口了。
  
  一直关注车外风景的秦然,扭过了头,看着威尔。
  
  他没有多说什么。
  
  更不会随意说出自己的猜测。
  
  他仅仅是点了点头。
  
  不算是承诺,也不是保证。
  
  因为,他本身就要找到对方。
  
  但威尔却明显有了误会,他在看到秦然点头后,立刻说道:“感谢您为我所做的一切。”
  
  “我会铭记这一刻!”
  
  在老顾问几近发誓的姿态中,车子停了下来。
  
  秦然推门走下车。
  
  他看着眼前不高,但也足有六层的建筑。
  
  外墙已经略显斑驳,周围低矮的建筑环绕在这里,如果不是因为周围的人,这里就仿佛是一个破旧的老城区。
  
  “请跟我来。”
  
  威尔在秦然收回目光后,就径直走在前面带路。
  
  一路上畅通无阻。
  
  虽然会有好奇的目光,但早已学会无视的秦然,根本没有理会,就这么的走到了六层建筑中。
  
  玻璃门是威尔推开的。
  
  秦然在迈步穿过玻璃门的刹那,眉头就是一跳。
  
  外界的声音彻底的听不到了。
  
  而且,这里的空气,也要清新许多。
  
  似乎一道看不到的结界,将这里和外界隔离,将一切一分为二。
  
  但秦然的【神秘知识】可以肯定,这不是结界。
  
  应该是类似,但却根本不同的东西。
  
  “在这里吗?”
  
  秦然心底默默猜测着,脚步不同的跟在威尔身后穿过了长长的走廊。
  
  从外界来看,这栋六层建筑的面积并不大,就和平常老旧的居民楼差不多,但是走在其中才能够发现,这里远超想象的大。
  
  而且……
  
  也并不全部是现代建筑。
  
  在向前走了大约三百米后,秦然脚下的地板变成了泥土,两边的墙壁也变成了草地、灌木丛。
  
  许多小动物穿梭其中。
  
  鸟儿站在了远处大树的枝头。
  
  鱼跃出了湖面,落下时,荡起了许多晶莹剔透的水花。
  
  在那特殊的宛如太阳的灯光照耀下,一切显得就和郊外差不多。
  
  秦然边走边看了一眼头顶的灯光。
  
  “这是那位大人的喜好。”
  
  “她不喜欢冰冷的现代设施。”
  
  威尔解释着。
  
  但却没有说更多。
  
  或者说,老顾问也不知道更多。
  
  甚至,按照最初这位老顾问的话来说,对方连那位的面都没见过。
  
  “很不错。”
  
  秦然真心实意的评价着。
  
  对于眼前的景观,他并不讨厌,就如同他也不讨厌现代的环境一样。
  
  双方各有利弊。
  
  现代的环境,食物极为的方便,只需要订餐就好。
  
  而眼前的?
  
  虽然需要亲自动手,但是胜在新鲜可口。
  
  看看刚刚跃出水面的鱼吧,秦然可以保证,那条鱼一定肥美可口,且多汁。
  
  思绪在秦然脑海中一闪而过,‘暴食’还没有异动,就被秦然喝止了,但周围的小动物们,却仿佛是受到了惊吓一般,到处乱穿。
  
  鸟儿飞得更高。
  
  鱼直接潜得更深。
  
  就连昆虫也没有了鸣叫。
  
  对于这样的变化,威尔理应发现,但是此刻的老顾问心急如焚,他根本没有注意这些。
  
  同样的,这里也不存在监视器、巡逻者。
  
  因此,只有生存在这里的动物、虫子们才经历了多么可怕的一幕。
  
  食物链顶端的窥视。
  
  可怕,而又致命。
  
  直到秦然走出了老远,这里的一切都没有恢复。
  
  “到了。”
  
  “就是这里。”
  
  “我没有资格进入其中。”
  
  老顾问指着前方十米处的小木屋。
  
  “嗯。”
  
  秦然一点头,就快步的向着小木屋而去。
  
  “等等。”
  
  “d阁下,请您……算了,希望您明白大人的苦衷。”
  
  老顾问突然开口叫住了秦然,想要说些什么,但是马上的,老顾问就想到了猎魔人究竟是怎么样的桀骜不驯。
  
  这样的话语只会起到反作用!
  
  有了这样的想法,老顾问把话全部的咽了回去,并且,换了另外一套说辞。
  
  而后,老顾问就庆幸自己的明智。
  
  因为,自始至终,秦然脚步都没有停,对他的话仿佛是充耳不闻。
  
  “希望……”
  
  “一切顺利。”
  
  老顾问自言自语道。
  
  然后,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了苦笑。
  
  假如他有信仰的神,他一定会马上开始祈祷。
  
  可惜的是,他没有。
  
  不过,就算是有。
  
  又有谁能够改变秦然最初的想法吗?
  
  答案是:没有。
  
  尽管秦然不是以桀骜不驯著称的猎魔人,但有的时候,秦然比一般的猎魔人还要桀骜不驯。
  
  以及……
  
  无视规矩。
  
  木屋内,铺着厚厚的毯子,即使穿着鞋走上去,也能够感到松软,一个火塘残余着点点火星儿。
  
  架在上面的锅中熬制着某种药剂,发出了刺鼻的味道。
  
  以至于秦然捂住了口鼻。
  
  而他的视线并没有停下打量。
  
  他看到了木质的放满了各类书籍的书架,看到了挂着一张完整熊皮的墙壁,看到了三层的木质隔断,上面放着一些瓶瓶罐罐。
  
  再往里,有一张单人床。
  
  上面铺着的同样是动物毛皮,不过不是熊的,应该是兔皮和狼皮混合缝制。
  
  最后,秦然的目光才放在了房屋主人的身上。
  
  一个身着黑色长袍,帽兜放下的年轻女子。
  
  房屋中的一切,对方的打扮,假如再有一枚水晶球的话,完全就是森林女巫的形象!
  
  “很高兴见到你,d。”
  
  对方以一种缓慢而又无比清晰的方式说着。
  
  这样的腔调,令对方拥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
  
  秦然看着对方。
  
  他清晰的感受到了这股气势。
  
  不过,他不在乎。
  
  他更在乎其它的东西。
  
  “很高兴认识我?”
  
  秦然这样的问道。
  
  显然,秦然这样的询问,不符合对方的猜测。
  
  对方明显一愣。
  
  而就在对方发愣,组织语言的时候,秦然已经抬手落下。
  
  啪!
  
  一记结实的耳光中,对方摔倒在地。
  
  “现在还高兴吗?”
  
  秦然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