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章 懂得
    中心墓园,艾维娜艾格泽尔冈之墓。
  
      在那张纸条上写着这样的内容。
  
      “中心墓园吗?”
  
      想到了什么的秦然不由嘴角一抿。
  
      这次的收获似乎比想象中的还要大一些。
  
      “你们的目标也是那里吗?”
  
      秦然带着心底的自语走出了这栋建筑。
  
      在外面的阶梯下,威尔和一个身着特事处服饰的男子并肩站立,当看到走出来的秦然时,那位身着特事处服饰的男子快步的迎了上来。
  
      “D阁下,这是大人给予您的。”
  
      “如果您有什么吩咐的话,请一定要告知我。”
  
      将一个手提箱交给了秦然后,对方几乎用一种谄媚的口吻说道。
  
      “嗯。”
  
      秦然不置可否的接过了手提箱。
  
      然后?
  
      看也不看对方一眼,就向着来时的车子走去。
  
      自始至终的,秦然都不需要所谓的帮手。
  
      因为,他很清楚,这些人并不可靠。
  
      看着秦然的背影,男子脸色数变。
  
      不过,对方并没有恼羞成怒。
  
      仅仅是下一秒,一个热情洋溢的笑容就浮现在了男子的脸上,对方快走两步,来到车子旁,隔着车窗继续说道:“D阁下,请慢走。”
  
      接着,当对方直起腰,看向威尔时,面容却是一板。
  
      “威尔从现在起,你需要24小时跟随在D阁下身边,为他处理一切事物,如果有处理不了的,记得通知我!”
  
      “懂了吗?”
  
      颐指气使的话语中,威尔看也看不对方,就这么的走向了驾驶位。
  
      老顾问实在是太清楚眼前的家伙是什么样的人。
  
      这样的人完全不需要理会。
  
      你一旦理会了,对方就会如同粘着狗屎的狗皮膏药对你如影随形的跟随。
  
      因此,威尔一刻都不想要久留。
  
      启动了车子后,一脚油门踩下,车子立刻如同是脱缰野马般的冲了出去。
  
      ……
  
      “D阁下,你去哪?”
  
      远离了那栋建筑后,威尔张嘴问道。
  
      “回‘火炉烤鱼’。”
  
      秦然回答着。
  
      没有多一个字,更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这让想要询问有关斯洛德尔事情的威尔根本不知道如何开口。
  
      但是面对好友的被劫持,这位老顾问又无法做到真正的视而不见。
  
      最终,他硬着头皮问道。
  
      “您有斯洛德尔的消息了吗?”
  
      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老顾问并没有指望秦然会回答,但出乎老顾问预料的是,秦然竟然很干脆的回答了。
  
      “没有。”
  
      这样的回答,令老顾问面色一黯。
  
      片刻后,他苦笑了起来。
  
      “如果可以的话,我宁肯你不开口回答。”
  
      “那位大人物找你果然是为了别的事情。”
  
      “是啊,就算斯洛是市长又怎么样?”
  
      “身为议长的哈迪琳都死了,杀人凶手不明不白的死在了监牢中,这位大人物都不闻不问,那么一个被劫持市长又算得了什么?”
  
      说着,老顾问的苦笑中多出了自嘲。
  
      在这样的自嘲下,老顾问的笑容越发的苦涩了。
  
      通过倒车镜,秦然清晰的看到了这个笑容。
  
      但他依旧保持着面无表情的样子。
  
      即使不是为了扮演一位合格的猎魔人,秦然在此刻也不会多说什么。
  
      哪怕老顾问看起来很诚实可靠,但这并不代表,秦然就有义务让对方知道本不该是对方需要知道的事情。
  
      简单点说,秦然并不信任对方。
  
      想要和一个多疑的家伙成为朋友,那是极为困难的。
  
      不仅需要并肩作战的实力,还需要不错的运气。
  
      而老顾问?
  
      没有这样的实力。
  
      也没有这样的运气。
  
      之后的车厢中陷入了沉默。
  
      一直到车子停在了‘火炉烤鱼’外,秦然推门走下车时,这样的沉默都没有被打破。
  
      “啧,收获不错。”
  
      看着秦然手中多出的手提箱,拉格仑一挑眉毛,然后,抬手冲着走进来的威尔打着招呼。
  
      “威尔来点什么吗?”
  
      “热茶。”
  
      “没有茶,白水行吗?”
  
      “嗯。”
  
      拉格仑拿起空空如也的茶罐向着威尔示意,威尔随意的回答着。
  
      老顾问的目光跟随着秦然,哪怕秦然消失在了楼梯的尽头,他的目光都没有收回来。
  
      “有些事情是不能够强求的。”
  
      “这些家伙有着自己的行事风格,也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他们不会因为某个人而改变自己的行事风格。”
  
      “也不会因为某件事而改变。”
  
      “他们坚持着他们的原则。”
  
      “他们热爱着他们的生活。”
  
      “哪怕在外人看来,这一切都是一塌糊涂也是一样,毕竟,这些家伙可是被称之为猎魔人啊。”
  
      拉格仑端着一杯热水放在了威尔面前后,耸肩说道。
  
      “我知道。”
  
      “但我很担心斯洛。”
  
      威尔又一次苦笑起来。
  
      “所以,你就更应该期望D坚持自己的原则。”
  
      拉格仑坐到了老顾问面前。
  
      “什么意思?”
  
      老顾问略显不解。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说明,一切都是稳操胜券啊!”
  
      拉格仑笑道。
  
      ……
  
      旅店老板对老顾问的劝慰,秦然听到了。
  
      他没有在意。
  
      他不是猎魔人。
  
      他所坚持的,与猎魔人不一样。
  
      而且,眼前还有着一件事需要秦然去解决——
  
      他打开了新得来的箱子。
  
      里面放着两块【残缺冰魄】和五片比【残缺冰魄】还有低了一级别的【冰魄碎片】,与【残缺冰魄】的属性类似,只是效果要差了许多。
  
      可正是这效果差了许多的【冰魄碎片】引起了床下的异动。
  
      一直躲藏在床下的霜狼幼崽发出了呜呜的轻叫声。
  
      并且,在得到了秦然的许可后,马上就跑了出来,不住的围绕着秦然跑动,且摇晃着尾巴。
  
      “你想要它们?”
  
      秦然拿起了【冰魄碎片】。
  
      立刻,霜狼幼崽就点了点头。
  
      “聪明的小家伙。”
  
      秦然摸了摸霜狼幼崽的头顶,然后,将所有的【冰魄碎片】放到了霜狼幼崽的面前。
  
      秦然并不担心霜狼幼崽会吃撑,在拿到【残缺冰魄】时,霜狼幼崽并没有任何的异样,很显然,霜狼幼崽知道现在的它能吃什么,以及不能吃什么。
  
      补药虽好,但大补过头,一样致命。
  
      看着霜狼幼崽伸出舌头,将一片【冰魄碎片】舔入了嘴中,秦然静静的等待着。
  
      而这样的等待并不需要多久,霜狼幼崽的身上就出现了异变。
  
      一股寒气直接溢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