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四章 ‘尸体’
这具‘尸体’并不是猛地窜起,而是缓缓的移动。
  
  如果不是双目紧盯着这里,任谁也不会发现这样的异动,其中自然包括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各自对手身上的韦伯斯特和对方的合作者。
  
  拳头与利爪的交锋,带起了一道道狂暴的劲风,就这么的在大厅中肆虐。
  
  天花板、地板、墙壁,紧随那些玻璃容器与摆设之后,迅速的被撕裂,烟尘不可抑制的出现在整个大厅,笼罩着所有视线。
  
  一切的痕迹似乎都要在这烟尘中消散,但是交战的双方却根本不介意暴露出各自。
  
  “库克?韦伯斯特?”
  
  “真是有趣啊。”
  
  那位合作者声音阴冷的说道。
  
  “是啊,真的是很有趣……”
  
  “死而复生的厄拜斯.K,令人敬畏的K侯爵。”
  
  “恐怕那位D阁下也没有想到,自己干掉的会是一个替身吧?”
  
  “而我?”
  
  “也从没有想到我的合作者竟然是以为血裔。”
  
  韦伯斯特满是感叹的回答着。
  
  似乎这真的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而事实上?
  
  他的身躯早已悄无声息的开始了移动。
  
  并不是向着K侯爵发出声音的位置,而是向着锥形物飘落的位置。
  
  相较于和对方交战,韦伯斯特更在乎的是这件东西。
  
  而且,他也清楚,他的这位合作者恐怕也是这样想的。
  
  因此,在整个移动过程中,韦伯斯特都是小心翼翼的。
  
  锥形物飘落的位置早已在劲风激荡之下偏离了最初的位置,但最后烟尘彻底笼罩整个大厅的前一刻,哪怕是惊鸿一瞥,也足以让韦伯斯特确认这件东西的位置。
  
  十步!
  
  五步!
  
  三步!
  
  在距离记忆中锥形物最后飘落的位置时,韦伯斯特停下了脚步,他没有径直拿取那件东西。
  
  而是静静等待着。
  
  当鼻尖传来了丝丝若有若无的血腥味时,韦伯斯特嘴角一翘,全身的力量灌注在右拳,向着味道传来的方向狠狠砸出。
  
  ……
  
  在合作之处,K侯爵就知道自己的这位合作者是怎样的阴险与狡猾。
  
  因此,在出声的那一刻,它就开始移动了。
  
  它要那件东西。
  
  为了那件东西它已经谋划了不知道多少年。
  
  它是迫不及待的。
  
  同样的,它也是信心十足的。
  
  它知道自己的优势是什么!
  
  速度!
  
  它一直隐藏着的速度!
  
  它的速度是对方无法比拟的!
  
  而一切就如同K侯爵预料的那样,它抢先对方一步来到了锥形物体飘落的位置,没有任何的犹豫,K侯爵就向下捞去。
  
  但……
  
  捞空了!
  
  在记忆中理应存在着锥形物体的位置上空无一物!
  
  难道被抢先了?
  
  K侯爵一愣,身上的气息不可抑制的出现了激荡,几乎是下意识的,这位血裔侯爵就想到了自己的合作者:韦伯斯特。
  
  但还没有等到K侯爵思考再多,一股凶猛的力道就出现在身后——
  
  呜!
  
  韦伯斯特蓄势待发的一击,如同是架在车上的攻城锤,就这么的重重的砸在了K侯爵的身躯上。
  
  砰!
  
  沉闷令人作呕的响声中,K侯爵的身躯就这么的飞了出去,对方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起来。
  
  依靠它的速度,它有机会躲闪,但是却没有闪开。
  
  因为,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那一刻束缚了它。
  
  不仅如此,此刻它被击中的位置上如同是烈焰焚烧般的疼痛。
  
  他不仅早就知道我是血裔,而且还针对性的做了布置。
  
  迅速的反应过来的K侯爵,愤怒涌上了它的心头,它嘴里发出了低低的嘶吼,倒飞出去的身影,凌空一个转折,就再次飞了回来。
  
  双爪上血色的光影一闪。
  
  两道仿佛完全是以鲜血凝聚而成的爪子,就这么凭空出现在韦伯斯特的头顶,直直的落下。
  
  看着头顶上落下的血爪,韦伯斯特不由笑了。
  
  “所以,我才愿意和你们这些非人合作啊!”
  
  “说什么就信什么,而且,更加容易被人激怒!”
  
  “远远不像人类一般狡猾、多疑。”
  
  血爪当头落下,韦伯斯特不闪不避,当血爪接触到韦伯斯特的头顶时,两只血爪就这么发出了一声嗤响后,凭空消失了。
  
  而韦伯斯特也不是毫发无损,他身上的衣物在K侯爵的攻击下彻底的化为了碎片,露出了里面一件闪烁着银色光辉的软甲。
  
  当这件闪烁着银色光辉的软甲彻底绽放的时候,远处的K侯爵立刻发出了痛苦的吼声,飞在空中的身躯如同是一道闪电般,极速的后撤入了大厅外的走廊。
  
  这样的速度,令韦伯斯特惋惜的摇了摇头。
  
  他追不上对方。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哪怕是提前做出了准备,也只不过是重伤了对方,而不是干掉对方。
  
  “可惜了。”
  
  “如果是真正的‘银之制裁’,怎么可能会让一个小小的血裔逃脱!”
  
  韦伯斯特叹息着。
  
  然后,他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
  
  呼!
  
  一阵狂风出现。
  
  残余在大厅内的烟尘迅速的被吹散了。
  
  大厅内的一切,包括那锥形物体再次出现在了韦伯斯特的眼中。
  
  看着与记忆中偏离了两步,依旧悬浮在半空的锥形物体,韦伯斯特眼底浮现了一阵了然。
  
  “劲风的余波让它略微偏移了原本的位置,然后,那家伙才会抢先一步,却没有找到它,并且在惊异下泄露出了丝丝的气息。”
  
  心底给出最为合理答案的韦伯斯特,一把拿起了锥形物体,看着眼前与他所知一模一样外观和分毫不差的分量,韦伯斯特不由一笑。
  
  “你是我的了。”
  
  韦伯斯特这样的说道。
  
  然后,就这么大大方方的向着走了走去。
  
  他当然知道K侯爵就在外面,但只要他身上还穿着这件‘银之制裁’,哪怕只是一件仿冒品,威力比不上原版,时间也十分的有限。
  
  可足以让他在这段时间立于不败之地了。
  
  至于之后?
  
  只要他获得了手中物品中的秘密,一个血裔还算得了什么?
  
  就算那些猎魔人也不足为虑了。
  
  他将踏上云端,俯瞰众生。
  
  那样的滋味……想必是十分美好的。
  
  踏、踏踏!
  
  带着对未来无限的美好幻想,韦伯斯特前行的速度越来越快,他穿过了那狭长的走廊,重新的来到了地面上。
  
  然后,疾行的脚步声戛然而止了。
  
  他看到了夜晚的艾德士。
  
  他看到了那宛如混沌的黑暗。
  
  他看到了黑暗中站立的深邃身影。
  
  他看到了——
  
  死亡。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